147小說 > 都市 > 開個診所來修仙 > 1291章 神獸天葬

1291章 神獸天葬

從上神山到現在,寧濤都沒有看到一個神,別說是神了,就連真正的人都沒有一個。人是造出來的神造人,還有純靈魂的神明。可即便是不能算是真人的神造人和神民,也只是在天啟神國之中有,而它在神山內部,神山上只有神廟的廢墟和石頭,就連一棵草都沒有。

這真的是一個奇詭的世界啊。

金帆飛船飛出了天啟城,繼續往北飛。出城的時候并沒有明顯的能量屏障,寧濤跟潘布來的時候也沒有發現有什么能量屏障。沒有能量屏障也就意味著沒有防御法陣,而即便是在仙界,別說是一國的國都,就連一些小城也都有自己的防御法陣。

一座不設防的城市?

這也是一個不正常的地方。

寧濤的腦子里積累了一大堆的困惑,可是找不到答案。

金帆飛船飛行了一段距離之后放低了飛行的高度。

寧濤將視線移到了地面上,一座座雄偉的山峰連綿起伏,那是一座大山脈,一眼望不到盡頭。山脈的一側是平原,神草繁茂,葉片上的金輝匯聚成一片,風一吹,隨風起伏,酷似一片金色的海洋。平原上村莊星羅棋布,依稀可以看見在田地里勞作的鐵民農夫,已經在山里的礦場里開采礦物的鐵民礦工。

這是一幅壯美的畫卷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看著這畫卷一般美麗的金色,寧濤忽然生出了一點奇怪的感覺:“這世界……我怎么感覺……”

可即便是感覺,他也描述不出來。

金帆飛船在山里飛行了一段距離之后降落在了一個山谷之中。

山谷的盡頭【147小說】是一個礦場,鯤靈的莊園就坐落在山谷中間,莊園里神木成林,溪流潺潺,一座座精美的建筑坐落在溪流邊,神木林里,金輝掩映,也是一幅神仙范兒的風景畫。

金帆飛船停在了莊園的花園里。

鯤靈先下了船,隨后兩個藍甲武士將寧濤帶到了一個圓形的露天場地中。這圓形的露天場地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縮小版的羅馬的角斗場,一堵神石高墻圈出了一塊圓形的空地,高墻之上安置了一些座椅。

高墻的一側有一道金屬柵欄,柵欄后是一條黑深深的通道,一般人看不見里面有什么東西。可寧濤并不是一般人,即便那無光的通道還拐了一個彎,他也知道里面關著什么恐怖的野獸。這一點從柵欄前的一串巨大的腳印也可以看出來,那片地面上除了巨大的腳印,還有一些鐵民的殘肢斷骸,一只斷掌,半條腿什么的,藍色的血跡與沙粒混在一起,已經凝固成了一團。

“小子,這里是斗獸場,你現在交代還來得及,不然等一下后悔都來不及了。”將寧濤帶進斗獸場的藍甲武士一邊說話,一邊給寧濤松綁。

寧濤連理都不想理他。

“哼!不知死活的蠢貨!”那個藍甲武士推了寧濤一巴掌,轉身從進來的鐵門出去了。

鐵門關上的時候鯤靈和幾個神民出現在了看臺上。

除了鯤靈和幾個神民,還有幾個鐵

民小孩出現在了看臺上,男孩和女孩都有,他們捧著香爐,還有果盤,顯然是伺候鯤靈和那幾個神民的童奴。

在天啟城中寧濤也見過了一些鐵民孩童,但數量不多。

這樣的情況其實不難理解,神造人都是被制造出來的,天空神廟又怎么會造很多性價比很低的孩童。

鯤靈入座,幾個神民坐在了他的左右兩側。

幾個童奴來到了鯤靈和幾個神民的面前,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,雙手托著香爐和果盤。

香爐里紫煙裊裊,果盤之中也都放著散發著神性能量的果實,有的看上去像葡萄,有的看上去像是仙桃,但在這里肯定不會叫葡萄或者仙桃。

寧濤心中很好奇這幾個純靈魂體的神民會怎么吃那些水果,他們就連一顆真正的牙齒都沒有。

他剛剛好奇這個的時候,鯤靈便將手伸進了一只果盤里。

詭異的一幕發生了。

他將那顆靈果拿了起來,遞到了嘴邊,張嘴一吸,那顆靈果的水分和神性能量便牽著線的往他的嘴里流去,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拿著習慣在吸飲料似的。一轉眼,那顆靈果在他的手里快速干癟,最就只剩下了一點點灰渣。

鯤靈隨手一彈,那一點點灰渣便飛了出去。

另外幾個神民也是這樣的操作,拿起靈果,然后吸掉水分和神性能量。

神民能拿起東西,這點寧濤并不感到意外,因為即便是在地球凡間,他的元嬰也擁有五斤之力,更何況這些在神山之上的神民。這些神民的能量形態比他在地球凡間的元嬰高級了不知道多少倍,昨晚他還看見了一對神民夫妻,既然能結為夫妻,相比夫妻生活也是少不了的。他現在看到了神民怎么吃東西,就差神民怎么過夫妻生活沒有看見了。雖然想法有點不健康,可是他真的很想親眼看一看。

吃了一顆靈果,鯤靈才移目看著寧濤,淡淡地道:“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,說出你的秘密,我要知道你的所有的秘密。”

寧濤攤開了雙手:“神使大人,每個人都有秘密,你具體想知道什么?”

鯤靈冷哼了一聲:“你還在我面前裝傻?好,我直接問你,你是什么人,從哪里來的?”

寧濤說道:“我是從下野城的鄉下來的。”

鯤靈怒道:“你還敢撒謊!你在雷丁府上說的每一句話我都不相信,你知道為什么嗎?”

寧濤很平靜的搖了搖頭。

鯤靈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:“你能騙過雷丁,因為他只是身份卑微的鐵民,如果不是看在他還有利用的價值,我可以輕而易舉的將他拆成一堆零件。可我是誰,我是天空神廟的神使!我掌握著所有的義肢買賣,你說的下野城里的義肢店也是我的,而我在下野城的義肢店從來就沒有被什么大盜洗劫過!”

寧濤的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:“這么說來,你是鐵民義肢的全國總代理了。你說下野城的義肢店沒有被洗劫,那就算我記錯了吧。”

之前,

去雷丁府上的時候,他還故意問了馬克一些遠方城市的情況,所以才加了下野城的故事內容。卻沒想到,故事倒是豐滿了,可卻是畫蛇添足了。

但他相信,這并不是鯤靈懷疑他的唯一的破綻。

鯤靈接著說道:“還有你畫的那張畫像,你是在哪里看見過的畫中的女子?”

寧濤試探地道:“你認識她,你又是在哪里見過她?”

鯤靈從座椅上站了起來:“她根本就不什么大盜,你一個卑微如塵的鐵民竟然敢侮辱她,你好大的膽子啊!”

寧濤從這句話里得到了一些他想要的信息。

鯤靈見過丹妮莉絲,而且他知道丹妮莉絲是身份,不然他也不可能如此貶低寧濤,斥罵寧濤。

丹妮莉絲就在天啟城里,極有可能就在天空神廟里。

鯤靈陰惻惻地道:“說吧,你究竟是誰?你從哪里來?”

寧濤說道:“她在天空神廟里,對嗎?”

鯤靈微微愣了一下,隨后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:“你不說也沒有關系,我也不想在你這樣一個卑微的鐵民身上浪費我的寶貴的時間。我殺了你,取下你的腦核去神廟,我照樣能挖出你腦子之中的秘密。”

他揮了一下手。

那道金屬柵欄緩緩打開了。

黑深深的通道里傳出了沉重的腳步聲,那東西每走一步,地面都會為之顫動。

寧濤移目看著那通道的出口,很快那東西便出現在了通道里,那是一只機械和仿生血肉拼湊而成的怪獸。那造型與貔貅金藏有些相似,說它是麒麟也是可以的,介乎兩者之間。

可像什么樣子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構成它的部件竟比雷丁的部件還要高級和強大!

如果將雷丁放在這里,與這怪獸廝殺的話,估計他僅僅能支撐幾分鐘時間。

“吼!”那怪獸出來沖著寧濤怒吼了一聲,金色的眼睛里滿是兇悍的神光,還要發自骨子里的不屑。

寧濤故意露出了緊張和害怕的表情,說話的聲音也顫抖了起來:“神使大人,這這是什么東西?”

鯤靈冷笑道:“你怕了嗎?它叫天葬,你們這些鐵民以為能推翻神廟的神權嗎?可笑,可笑啊!神廟能創造出你們這些鐵民,它就能創造出更強大的鐵獸,你們永遠都只有被奴役的命運!”

寧濤試探地道:“天空神廟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?智慧女神希米亞在里面嗎?”

鯤靈怒斥道:“大膽!天葬,撕碎他!”

天葬突然向寧濤沖了過來。

“等等!”寧濤向天葬抬起了一只手,“不要過來,我還有話說!”

天葬哪里會聽寧濤的招呼,埋頭沖向了寧濤。

鯤靈輕蔑地道:“你以為你是誰?天葬只聽我的命令。”

他的話音剛落。

天葬突然停了下來,而起還保持這沖刺的姿勢,相當詭異。

鯤靈頓時愣在了當場:“這……怎么回事?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