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都市 > 大醫凌然 > 第754章 危墻

第754章 危墻

雨似乎沒有要停的意思。

坐在莊園里笑看風雨的牛仔們等不住了,紛紛出門,頂著雨去驅趕牛群,以將它們帶到安全的地方去。

此時此刻,驅趕牛群都變成了一件略微有些危險的工作了。專門用來放牧大牛群的直升飛機因為磅礴的大雨無力起飛,全得依靠牛仔們騎馬來收攏牛群了。牧場內有又大量的低洼地帶,在莊園都開始出線積水的時候,低洼處的水已經可以淹死一頭牛了,當然,更可能的狀況,還是淹死人。

“今年會損失很多只牛犢的。”管家望著窗外,面現憂慮。

“牛群能活下來的話,它們會保護好自己的牛犢的。”田國正的表情凝www.klhait.tw重,在輪椅上挺了挺腰,頗有些灑脫的樣子。

管家微微頷首:“江湖走馬,風也好雨也罷……希望牛仔們都能順順當當的。國正先生,我們也去鎮上吧。”

田國正剛點了點頭,未說話,一直守在旁邊的魯俊杰就受不了了,忙道:“現在去?雨這么大,車都走不了吧。”

“魯先生,現在不走的話,等莊園徹底被水淹了,就走不了了。”管家的表情平淡,就像是看一個傻孩子胡鬧似的。

魯俊杰沒有看管家,還瞅著田國正,道:“田叔叔,您這個莊園有考慮過大雨的情況吧,被水淹什么的,太夸張了吧。”

田國正微笑:“當然考慮過。君子不利于危墻之下嘛。”

“那咱們現在……”

“現在也不能立于危墻之下。”田國正淡定的道:“全州都在下雨,目前看來,大雨兩三天內都停不了,咱們就算要留在莊園內,也得住到二樓以上了。與其如此,還不如趁早去小鎮,然后撤離就好了。”

魯俊杰頓時說不出話了,如果莊園要被淹掉一層樓,那以國內的標準來說,妥妥的也是洪水了,再賴著不走,那就顯的太愚蠢了,到時候,不光水電沒有了,網絡估計都要停了,留在沒有網的地方,那不等于是腦子進水了?

“我去準備車。”管家沒有再啰嗦,快速起身,下去吩咐去了。

田國正也微笑道:“大家都去收拾一下東西,既然決定了,30分鐘后出發。”

這時候,田國正就表現出異乎尋常的雷厲風行了。

魯俊杰仍然有些猶豫,小聲道:“既然決定了,咱們不是應該直接撤離嗎?怎么還要去小鎮。”

“陸上撤退的路線,總歸要經過小鎮。”田國正繼續微笑:“不能小看人民群眾,庫巴鎮雖小,也是歷經了100多年的歷史的,這些年,其他地方有被水淹沒的時候,庫巴鎮最多只是有些生活不便,而沒有遇到太多的危險……”

田國正有點教育魯俊杰的意思,年輕人太啰嗦了,有點影響他的心情。

魯俊杰卻沒聽出教育的意味,而是追著問:“沒有遇到太多的危險,那還是有危險了?”

“大洪水死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嗎?”田國正的表情嚴厲起來:“每次死掉的,都是自以為是的年輕人。”

魯俊杰這次總算是聽明白了,臉色不由一變。

田國正滿意點頭,再和顏悅色的與凌然和田柒道:“你們也快點去收拾東西吧,不好拿的就掛上標簽,讓留守的人員搬運到頂樓就好了。”

“還會有人留守?不會太危險嗎?”田柒有些憂心。

“宅子里還有不少值錢東西呢,總得派人看著,否則怕是有人鋌而走險。”田國正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,又道:“牛仔們將牛群趕到高地上以后,有距離宅子近的也會回來,到時候,如果雨還沒有停的話,他們會乘坐沖鋒艇,道鎮上去的。”

“你的膝蓋恐怕不適合長期乘車。”凌然這時候提醒了一句。

田國正笑笑:“我幾輛烏尼莫克,一輛是房車,應該沒問題。”

半個小時后,眾人就見到了田國正的烏尼莫克……車隊。

從外觀上看,掛著奔馳車標的烏尼莫克更像是霸氣的卡車,但是中型款的,只是長長的一排開出來,頗令人驚訝。

魯俊杰則是看的叫出聲:“田叔,你買了這么多的烏尼莫克?這一輛就得三四百萬吧,您這是弄了一個小目標呀。”

“牧場用得著。”田國正說著指指前面的車,道:“你先上車,三輛三輛車的走,互相有個照應,也不要互相影響。”

外面的雨是越下越大了,魯俊杰突然也有些擔心了,應了一聲,再回頭看看田柒,道:“田小姐和我先走吧,女士優先。”

“你先去吧。”田國正擺擺手,道:“后面的車多著呢。”

魯俊杰只好爬上了前面一輛烏尼莫克的車頭。這輛車的后斗里裝著的似乎是食物和水,魯俊杰感覺,跟著這樣的車走,應該會更安全一些。

“魯先生好,請系好安全帶,我們出發了。”開車的司機等魯俊杰關上了門,就笑呵呵的說了一句,并將車門落了鎖。

魯俊杰聽著那笑聲有點熟悉,再猛回頭一看,就見牛仔帽下的司機,正是剛才給自己擦身子的五大三粗的男仆。

魯俊杰的眼神,不由自主的望向他的那雙粗糙的大手:“怎么是你?”

“就是這么巧。”司機笑的露出一顆金牙來:“管家也說我的運氣好,是那種上了死囚車,都會因為交通事故摔出來的命。得,您坐好了,我保證給您安全送到地方。”

司機說著一踩油門,車就奔著泥水地去了。

“哎,怎么不走馬路?不是去小鎮嗎?”魯俊杰被顛的人都險些跳起來。

“系好安全帶。”司機又提醒了一聲,再道:“車隊要分開走的,這么大的雨,也不知道路上的情況怎么樣,我們走備用路,這里是牧場自己開的路,到鎮上更近,以前經常用來拉牛羊,也方便的。”

被泥水泡過的泥土路,已經變成了泥漿路,沒多遠就有幾十厘米深的大水坑,魯俊杰瞬間就被顛的難受,再回頭,就見一輛烏尼莫克的房車,也緩緩啟動,在另外幾輛烏尼莫克的引導下,順著柏油路,平直的一路向前。

魯俊杰絕望轉頭:“凌然他們坐房車走了?總共兩條路?”

“總共三條路,還有一條是以前的舊路,年久失修了,但大部分也是柏油路。二瘤四瘤它們坐的卡車走那條路。”

“我連牛都不如?”

司機奇怪的看魯俊杰一眼:“人家可是有名字的牛!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