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千億萌寶:總裁爹地,你被捕了 > 第二百零一章 對不起

第二百零一章 對不起

“康伯,對不起,這些天有些忙,沒有來看你。”

景若夕看著康伯還是十分虛弱的躺在病床上,就心里一陣的抽痛。

不由得想到了當初父親也是因為公司的事情一病不起,躺在這冰冷的病床上,那時候的自己就像是無頭蒼蠅一般。

她靜靜地坐在康伯的床邊,幫他整理著凌亂的頭發。

“康伯,當年景氏的破產好像還有很多的隱情,你說當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

景若夕嘆了一口氣,想到邱峰給自己的那一份當年父親和邱父簽署的合同,心里就無比的惆悵。

“你說難道真的是邱伯父和別人串通好了,一點點的蠶食景氏嗎?可是為什么最后景氏又到了程翰君的手上呢?”

景若夕將心里的疑問對康伯說著,雖然不知道他能不能聽到,但是說出來,她心里總是能夠輕松一些。

景若夕的眼前回想著父親當時面對公司破產時的淡定從容,就算是自己問了那么多,父親也從來不告訴她,只是讓她好好地過一個平凡人的生活,說身上的金銀多了,名望大了,自然就會有人惦記上。

難道程翰君當初讓景氏破產都只是一個表象,還有更深入的事情,是她不知道的嗎?

景若夕將康伯的冰冷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,心力交瘁的想著。

突然間她感到手中的那雙枯瘦的手輕微的動了一下,景若夕立刻驚訝的看向康伯。

“康伯?康伯?你醒了是嗎?”

景若夕激動地看著康伯,卻看到康伯本來沉睡的眼睛此刻已經虛弱的瞇著,眼神有些渾濁。

嘴里不知道在說著什么,只見他嘴唇顫抖著,景若夕貼在他的嘴邊,可是卻什么都沒有聽到。

一滴又一滴滾燙的眼淚從康伯的眼中滑落,他的手顫抖的厲害。

“康伯,我去叫醫生。”

景若夕站起來準備出去叫醫生,可是康伯卻是緊緊地抓著她的手,一直輕輕地對她搖著頭。

“康伯,你不讓我去叫醫生?”

景若夕看著康伯,不知道他是怎么了,有些疑惑的對他問道。

康伯微微的點了點頭,景若夕更加的好奇了,康伯似乎在害怕著什么。

“康伯是怎么了?你是在害怕什么嗎?”

景若夕疑惑的對康伯問道,只見康伯干裂的嘴唇再一次一張一合的,但是景若夕卻怎么都聽不到康伯說的話,只能感到嗚嗚的聲音。

【147小說】 她更加的奇怪了,這個時候她卻突然間看到了康伯的口腔,一瞬間淚流滿面。

康伯的舌頭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沒有了,這些日子她一直都陪著康伯的身邊,以為康伯只是太過于虛弱昏迷了,沒有想到他竟然連舌頭都沒有了。

這讓景若夕感到一陣崩潰的感覺,她緊緊地抱著康伯。

“康伯,到底發生了什么?你的舌頭呢?”

景若夕哭泣的對康伯說道,康伯的眼淚更像是決堤的河堤一般,嗚嗚的發著哭聲。

景若夕感到康伯拽了拽自己的胳膊,她好奇的看向康伯,只見他顫抖著手,在她的手心寫著“小心”兩字。

“康伯,到底是怎么了?你要我小心什么?是一直抓你的那些人嗎?”

景若夕顫抖著身子,傷感的對康伯問道。

康伯顫抖著手,繼續在景若夕的手心寫了一個金字,好像是用盡了他所有的力氣一般,他眼鏡無力的垂了下去,再一次陷入了昏迷。

“康伯?康伯?你醒醒啊。”

景若夕傷心的抱了抱再一次昏迷的康伯,最后立刻沖出病房,叫來醫生護士幫康伯查看。

只是她并沒有說康伯蘇醒過來,只是說康伯剛剛動了動手指。

看著護士醫生在為康伯做著檢查,景若夕哭的更加厲害了,她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一般,她害怕極了,當初父親突然的離開,康伯是她唯一的親人了,她真的不敢想若是康伯都離開自己的胡啊,自己到底還能不能撐下去。

“沒事的,康伯肯定會好起來的。”yyls

程翰君在接到阿奎的短信,說景若夕在醫院的時候,就立刻動身趕往醫院,剛一進門,就看到景若夕那形單影博得背影,他心疼的將她摟進懷中,溫聲對她說道。

“康伯的舌頭為什么會沒了?”

景若夕面帶淚水的看著程翰君,哭聲的對他問道。

“你都看見了?”程翰君皺起了眉頭,嘆息的問道。

其實康伯沒有舌頭的這件事,他們早就知道,就是害怕景若夕會害怕或者崩潰,所以他還沒有告訴她,想等康伯好起來之后,再慢慢告訴她的。

“你聽我說,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,我就是想過段時間再告訴你,我害怕你會受不了這樣的刺激。”

程翰君看著景若夕的眼淚,輕輕地幫她擦掉眼淚,可是眼淚卻是怎么都擦不完。

“你早就知道?為什么不告訴我?你知道康伯對我是有多么的重要嗎?看著康伯這樣,你覺得我能安心嗎?”

景若夕現在是將所有的錯都怨在了程翰君的身上,就像是在發泄自己心里的憤怒一般,對著程翰君的胸口是又捶又打。

程翰君知道景若夕需要一個發泄的方式,所以一直忍受著她的捶打,一句話也沒有說。

最后景若夕終于打累了,程翰君將她緊緊地抱在自己的懷中。

景若夕似乎還沒有解恨,狠狠地在程翰君的肩膀咬了下去。

程翰君緊皺著眉頭,強忍著肩膀上的疼痛,咬著牙關挺過去。

知道景若夕將程翰君的肩膀咬出了血來,血腥的味道將景若夕瞬間換回了清醒,她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發瘋所做的事。

“你,你干嘛不還手啊?”

景若夕著急的哭的更厲害了,手忙腳亂的想要幫程翰君止血,程翰君卻再一次將她抱入自己的懷中。

“消氣了嗎?”

程翰君輕聲的在景若夕的耳邊問道,景若夕聽到程翰君溫柔如水的聲音, 瞬間心里更加的酸澀。

“你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!你明明以前對我是那么壞!你為什么不能一壞到底!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讓我有多糾結?我是回來報仇的!”

景若夕哭的像是一個孩子一般,輕輕地錘著程翰君的胸口,現在的她軟弱的沒有一點力氣,也完全沒有了剛回來時候的強勢,現在的她就只是一個柔弱的女人。

程翰君抱著她,安慰的輕拍著她的后背。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