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玄幻 > 我家后門通洪荒 > 第492章 承淵

第492章 承淵

“竟然放棄了吞云淵中孕育的先天法寶!”

此時望著林淵離去的身影,滕云子有些如夢如幻的望向剩下已經成熟出世的一枚先天墨玉玉璽。

一件先天法寶,哪怕是在大神通者眼中,恐怕亦非尋常之物,值得那些大神通者為此大打出手。

滕云子是從先天時代走過來的,很清楚這種先天法寶的價值。

“或許錯過這位先天道君,當真是錯過了一個巨大的機緣!”

滕云子隱隱有些后悔,只不過他內心深處有所持,很快斬出雜念,既然已經下定了決心,后悔已經遲了,不如想辦法推演太乙金仙之后的法門,為沖擊太乙金仙做好準備。

手中扣著那無名帝君,林淵離開虛空,目光看了一眼吞云淵的方向,那枚先天墨玉玉璽,林淵看在其中。

先天法寶自然是不能錯過,不過林淵現在不大缺先天法寶,尤其是秉承殘缺圣德道胎的先天法寶。

再而林淵推演過,這種先天法寶之上蘊含著強烈的劫煞,與他身上的照妖鏡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在大劫中另有使命,那照妖鏡林淵須得借助凌云五子在此次大劫中完成使命,才能煉化,否則自身便要陷入大劫當中。

林淵身為道君自身倒是不懼,可若是一個不慎,亦可能會連累弟子門人,親朋好友。

當然若僅僅只是一些因果,憑借著先天至寶鎮壓氣運之能,林淵未必怕了。

林淵更多的是想看一看這尊金仙未來有何成就。

守衛吞云淵無數年,鎮壓這處神魔戰場,離開吞云淵對于滕云子而言不亞于潛龍掙脫枷鎖,無數功德落下,氣運匯聚,這種氣運龐大無比,未來是必然有一番成就。

方才在離開吞云淵之時,林淵便是注意到有大神通者似乎是注意到滕云子的存在。

……

正如林淵那強橫靈覺感知到的一樣,此時在東岳神州虛空之上,一雙淡金色眸子仔仔細細查看吞云淵中的變化。

原地只剩下了縷縷先天靈氣的涌動,以及一部分法域破碎的氣機。

這雙淡金色眸子全力推演著其中發生的一切。

“命運不可推演,原地留存著極其濃郁的道君氣息,就是不知道是那位道友出手,看起道行吾竟然推演不出這位道友的跟腳!”

這尊道君乃是一尊神魔廢墟當中的道君,亦是先天時代先天神圣出身,道行極強。

東岳神州靈氣緩步上升,最為關注的莫過于推留在神魔廢墟中的先天神祗一族。

吞云淵中,赤鷲等人的復蘇,沒有逃過這尊神魔道君的目光。

這九尊先天神祗的出世原本乃是棋子,可以用以試探九大輪值道君對于先天神祗一族回歸的態度,如今這些個棋子,竟是無聲無息被人給拔除了。

這不得不令這尊道君產生許多遐想!

“無論如何,先天神祗一族的行動還要細致一些!”

如今東岳神州靈氣上揚,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。

……

巴云山脈上空,絲絲縷縷先天靈氣飄蕩在山嵐間,大地之上便是地脈都是多了一絲遠古氣息。

隨著吞云淵被林淵解決,林淵便是看見一部分巴氏修士察覺到變化,開始陸續接近吞云淵,查探其中虛實。

不過恐怕有苦頭可吃。

那滕云子是個十分正派的仙人,巴氏修士以魂煉法,以血肉做傀儡,殺戮靈獸,大部分身上都是業力纏身,在滕云子手中只怕討不了好。

這是林淵另外一個設計,此時林旻可是修行的圣德法門,滕云子若是意欲煉化那枚蘊含著圣德大道元胎的先天玉璽,接觸林旻不失為一個上佳法子。

林淵掃過手中的無名帝君,這尊先天帝君道行折損,但仍然已經有太乙金仙道行。

不需要林淵仔細拷問,只是問及河圖秘境所在,以及河圖符印消息,這位無名帝君當下將所知道的一切,悉數原原本本道出。

他原來的身份確實是河圖秘境出身的一尊先天神【147小說】祗,秉承一處先天泉眼所出,乃是先天壬水之精化形而成,巔峰時期亦曾執掌東岳神州周圍部分海域權柄。

而先天時代一部分真相也是出現在林淵眼前。

在先天時代,濁煞神魔落幕之時,先天神祗們不僅僅是遭受到了煉氣士一脈的清算,還有一部分先天神祗的排擠,比如諸海龍庭的龍族神祗們亦首先成了叛徒,其次是各大先天神族。

這些先天神族為煉氣士一脈的仙人們用多方利益籠絡,最為關鍵的是一部分混元圣人妙法。

在許多先天神族一脈的強者看來,這殊為可笑,用一部分畫餅竟然籠絡了這么多的先天神祗一族強者。

而還有一部分先天神祗始終看不上后天所出的煉氣士一脈,一番角逐終究是被趕出了東岳神州,乃至于大部分三十三天神州,只能龜縮在神魔廢墟,或是散布與諸海龍庭地域中。

失敗者的命運林淵沒有太多關注,只是從這尊先天帝君口中,林淵得到了不少先天時代的秘聞。

“還有河圖符印,河圖符印確實有可能就在河圖秘境中……”

林淵隨手一擊將這尊先天帝君神軀震碎,元神流放,化作一抹光華隱入九幽地府通道內。

道君出手,這尊先天帝君全然無反抗之力。

林淵身形一閃,腳步一步踏出,在渺渺虛空內,失去蹤跡。

……

此時在西南之地,長河大澤所在的承淵仙派熱鬧異常。

混沌分寶巖的出現對于眾多的承淵修士而言,是一場巨大無比的風暴,傳聞中的眾多天地靈材,各種以珍稀靈材煉制而成的法寶令一群修士趨之若鶩。

哪怕是一些承淵仙派的附屬門派聽到消息,亦是趕往承載仙派所在,探聽消息。

此時在承淵仙派之外,數道仙光從云霄之上落下,靈機激揚,化為數道仙光渺渺的身影。

“數萬載未曾回承淵仙派,吾等仙派光景倒是不錯,氣運上揚,還有力壓諸派之勢,頗為熱鬧!”

“看來這一代的掌教還有些能為!”

“許言與寒鏡這兩位小仙倒是令我等刮目相看!”

七八道仙光渺渺的身影望著那溟波濤濤的深處,略為點點頭,目帶回憶以及笑容,他們皆是承淵仙派出身仙人,昔年大都離開了東岳神州,進入元陽法脈,此次這些個前輩仙人乃是感應到東岳神州的變化,攜手返回。

“吾等還是盡快返回,承淵老祖即將降世,令弟子們好生迎接才是!”

“咦,好強的寶光!”

此時卻見其中一位女道驟然出聲,其余諸位祖師頓時循聲望去!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