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165章:死人了

第165章:死人了

秦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到寢室。

整整一夜,他都在面對周先龍的親自詢問,甲三十二應該也是,他們沒有碰面。

直到早上五點,才終于結束。之后又進行了一連串重新兌換陰靈石的手續,兌換的陰靈石將在今天之內送到寢室。

時間已經是早上七點半,幸好【147小說 147xiaoshuo.com】今天沒課……他舒展著有些酸痛的筋骨走出教務處的時候,頭都有些暈。

“到底是什么東西……敢來摸第一修大的老虎屁股?三位道主?如果是他們,為什么現在來第一修大?是察覺到地府成立了?”

一邊走,他一邊揣測,在學校門口吃了點早餐,吃著吃著,又否認了自己的推斷。

“不應該,地府現在太小,說難聽點,三位道主根本看不上。阿爾薩斯說過,他們是史上都赫赫有名的惡人,府君級別,追求的都是一個片區的陰靈歸屬。寶安市這么屁大點的地盤,他們或許都沒感受到。”

“換做是我,就算有些猜測,也不可能立刻來寶安市和陽間的最高戰力面對面。我會觀望,直到確定再出手。畢竟他們不是陰差,不像曹有道那樣可以在特別調查處眼皮底下興風作浪……那這到底是誰?”

想不通,對于地府……不,是對于曾經的陰司勢力他完全不了解。現在回去問問阿爾薩斯才是正事,對方顯然知道什么。

轉身朝著第一修大走去。寶安市既然已經決定修筑修行第一城,也沒有阻礙普通人,在第一修大門外,那個血色夜晚過去之后,曾經冷落一時的小吃街,小賣部,又紅紅火火地開了起來。

然而,就在他剛走進宿舍樓不遠地時候,卻看到幾乎所有學生都沖了出來,討論著什么,震撼的朝著一棟樓沖去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他抓住身邊一位同學問道。

“啊……你……秦導師!”對方喘著氣,滿臉的驚魂未定,嘴唇發抖地說道:“死,死,死人了!”

出人命了?

聯想到昨晚籃球館的驚變,秦夜拍了拍對方肩膀:“不要急,慢慢說,怎么回事?”

“3棟214寢室。”仿佛和導師站在一起有安全感,學生拍了拍胸口顫聲道:“沒有人看到,但是……今天早上剛起來,就發現一位同學已經死了!死狀聽說特別詭異!其他的我也不知道!”

秦夜目光微動,放眼看去,操場上已經嘈雜一片,無數的學生紛紛議論形成喧囂的海潮,上千學子的身影,正驚恐無比地朝著3棟匯聚。

“聽說了嗎?真死人了!”“怎么可能……這可是第一修大!”“有陰邪入侵?”“不知道……我也是聽人說的,現在都鬧翻了!”

人流如織,他靜靜站在人群中,突如其來的巨變甚至讓周圍沖過去的學生都忘記了和他問好。他沒有立刻進入,而是打開了手機,打開了校園網。

“服務器維護中,您登陸的網站暫時無法打開。”

出事了。

秦夜嘖了一聲,皺眉收回手機,第一修大的服務器絕對不存在什么升級問題,不打開校園網,就是控制輿論的第一步,看來……真的出事了。

或許是消息并沒有傳到周先龍那里,對方應該還在和滅魂軍的負責人討論昨晚七星寶庫的驚變。三棟樓下,只能看到一些昨晚沒去七星寶庫的導師,教授維持秩序。三步一崗,五步一哨,將這棟樓圍了個嚴嚴實實。更外面,是臉色驚惶不安的學生潮。卻無一人敢踏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秦夜快步走到門口,五位教授都在。還有兩位帶著src標記的白大褂。神色肅然。看到他過來,無聲讓開一條路,沉默地點了點頭。

“屋漏偏逢連夜雨。”陶然鐵青著臉嘆了口氣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現在最重要的是穩定學生。你進去看一看,看看有什么自己的思路沒有。不要聲張,里面的情況……很古怪。”

多事之秋……秦夜凝重地點了點頭,就在進入樓道的時候,低聲問道:“學校怎么看?”

陶然目光發寒,看著前方熙熙攘攘的學生:“懷疑和昨晚的事情是一條線,有什么找死的東西,藏在了學生之中……你們還看不出來,就是我也看不出來,這是周主任的事情,不要多話,不要瞎操心。”

秦夜頷首,進入樓道之后直沖214。片刻就到了門口,好幾位導師已經在那里了。

林瀚等人也在,看著他來了,沒說什么直接放了進去。剛剛進入,他的眉頭就深深皺了起來。

干尸。

就這么靜靜躺在床上,雙手交、合于胸,皮膚現在緊皺著如同橘子皮,緊貼在骨頭上,雙目緊閉,神色非常安詳。渾身上下看不出一點傷口來。

“死者莫軍。18歲,男。”蘇鋒靠了過來,沉聲道:“東海修煉者聯盟的人,沒有疑點。死亡時間……是昨晚十二點左右。”

秦夜看到干尸就習慣性地看肯對方頸脖,根本沒有什么牙印。

然而……抬起手來之后,手指上一片濕潤。

“十二點……”他瞇起眼睛看了看窗戶,完好無損。

十二點,正是周先龍趕往七星寶庫不久!

“調虎離山……不,是順其自然。”

“它受傷了,雖然不知道它怎么以拘魂級別的境界逃過阿爾薩斯的一擊,但確確實實受傷了。而且……這種受傷很可能導致它被發現,所以,它迫不得已沖入宿舍樓,冒著被發現的風險殺了莫軍。”

“那時候,學校的注意力都被七星寶庫吸引,它正好鉆了這個空子……”秦夜搓了搓指頭,這才出生問道:“這些水是?”

“就是水。”林瀚滿含殺意地看向四周:“宿舍十二點熄燈,這層樓的人全都睡死了過去。而那個陰靈殺死對方之后,還用水清洗了莫軍的身體。”

“死因是失血過多?”

“不僅僅是……”蘇鋒帶著白手套,輕輕掀開莫軍尸體的衣服。秦夜深吸了一口氣,赫然發現,對方已然被開開膛破肚!然而……肚子里卻是空的!

五臟六腑,不翼而飛!

“我們感覺不到它的陰氣。”蘇鋒合上衣服,雙手合十對莫軍的尸體行了一禮:“而且……這種手法,見所未見!”

秦夜眉頭深深皺起,就在剛才,他感覺腦海中一閃而過一絲靈感,仔細去找,卻毫無蹤跡。

是什么呢……

有什么地方讓他感覺非常不和諧。

“見所未見?”他摁著眉心問道。

“是。”林瀚蹲在床邊,兩道粗、黑的劍眉也擰得死緊:“見所未見,華國的陰靈,要么是恐嚇為主,驚嚇人體三盞燈,讓它們出現飄搖,再趁機而入。要么就是具備觸碰陽間物品的實力,殺人極其殘忍。而莫軍的死法……”

三人交換了一下眼色,同時說道:“儀式?”

死后雙手合十,尸體被全部清洗,五臟六腑不翼而飛,簡直就像……一種儀式一樣。

“咚咚咚”就在此刻,樓梯上傳來一片腳步聲。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,隨著轟的一聲,寢室大門洞開,周先龍已經帶著鐵青的臉色出現在門口。

真氣毫不掩飾地從七竅中噴薄而出,手中雷電卡啦作響,走廊上還傳來因為速度過快而帶起的風聲巨響。他誰都沒打招呼,看得出來,心情糟糕至極。

第一修大要打響名氣,絕不能出現這種事故,然而,一晚出現了兩次。

更重要的是,新生剛到,就死在第一修大,自己的地盤陰靈都清理不干凈,外界會怎么看?

這簡直就是啪啪啪的的打臉。

秦夜和其他導師交換了一下眼色,正準備出去,周先龍的聲音響起:“今天的事情,控制一下學生輿論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另外,現在第一要務就是保護所有學生安全。明天,學校內務部會提前打開任務系統,公布s級任務,誰能把這個東西找出來……”

他的聲音咬牙切齒,殺意毫不掩飾:“五萬、功績點!三百教職分!”

“抓到活的,所得翻倍!!”

秦夜點了點頭,對林瀚蘇鋒眨了眨眼,悄然離開。

學校動真格了。

敢摸老虎屁股,就得讓對方知道,馬王爺到底有幾只眼!

他快步走回了寢室,進去之后,首先入眼的就是一口巨大的箱子。一米見方,正方形。

他兌換的陰靈石已經送到了。

阿爾薩斯沒有玩游戲,仿佛正在和明世隱交談著什么,看到他進來,兩人同時停止了動作。

“到底是什么東西?”秦夜坐在沙發上看著兩鬼:“以前不告訴我,現在應該告訴我了吧?”

沒有回答。

數秒后,阿爾薩斯淡淡道:“說實話,剛才我和明大人就在討論,要不要告訴你。”

“然后?”

“然后,結果是:不需要。”

秦夜翻了個白眼吐出一口氣,猛地站了起來,指著窗外咬牙低聲道:“你知道嗎,死人了。”

“一個學生,在判官,無常的眼皮底下死了!而學校根本找不出誰動的手!”

“他死了我不在意,我在意的是會不會動到我頭上來!這個該死的東西神出鬼沒,你就不能給我交個底嗎?!”

他直視著阿爾薩斯的眼睛:“什么東西比六道眾的優先級更高?嗯?”

“什么東西陽間判官級別的高階修煉者都發現不了……不,就連本官都感覺不到?嗯?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