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176章:靈堂

第176章:靈堂

“他們要勾魂,必須附體學生的**!這也是葉星辰當初為什么被襲擊!他們要奪舍,但我們來的太快,他們沒來得及下手!但是,學校里一定有已經被奪舍的學生!是了……古先生是病逝,病逝之前肯定有遺囑,他們早就注意到了古先生的遺囑會埋在這里……”

他瞇著眼睛掃過第一修大:“也就是說,很可能在第一修大學生入校之前,就被奪舍了。而襲擊葉星辰的,是后來得到消息趕來的。這才被你我發現。”

很幸運。

想到這里,他如釋重負地舒了口氣,如果不是有這位后來的外域陰差動手,他們甚至不知道第一修大混進了其他陰差!

“所以,他們要動手,必定會被周先龍發現。而不動手,我卻可以勾走古青的魂!”

周先龍的存在是一把劍,本來只對著秦夜,而此刻,這把劍已經放到了所有陰差頭頂!

在一位判官面前,誰先動手,誰先死!

而隨著第一位陰差的動手,這根導火/索馬上就會被點燃,瞬間爆發的數道陰氣會吸引所有人的目光,而他……

兩人目光對視,說不出的奸詐:“螳螂捕蟬,黃雀在后。”

不僅要拿古青的靈魂,還要讓這些人全都留下來!

華國地府,那怕是新地府,威嚴也不容踐踏!

“你能確定他們附在誰身上,本宮就能讓他們有來無回。”阿爾薩斯嗜血地笑道。

秦夜搖了搖頭,皺眉道:“太難,當時來的不止學生,還有各位領導的秘書,來混個臉熟的其他公務員。根本找不出是誰。不過……是誰有關系嗎?”

阿爾薩斯微愣,隨后釋然。

“是啊……沒有關系。”她冷笑著看著陽光明媚的校園:“反正,到時候所有魑魅魍魎都要現形的……不是么?”

她轉過頭:“你知道為什么它們提前去么?”

秦夜搖了搖頭。

“因為……他們要布置好獨有的結界。他們肯定發現了這個學校里有人間判官的存在,他們要做好完全的準備,確保自己就算犧牲,伙伴也能勾走古先生的魂。從昨夜開始,就忙碌得很呢……”

秦夜點頭道:“那我們……”

“欺負華國無人么?”阿爾薩斯淡淡道:“今夜,等會兒本宮畫一套陣法,貼在鞋子上,沿著周圍五百米外走一圈。足夠讓這群跳蚤頭痛一陣子了。”

秦夜皺眉:“你身為判官只能讓對方頭痛一陣子?是不是太不敬業了?”

阿爾薩斯沒好氣道:“你懂什么!任何結界陣法都需要地府支持,沒有老地府的存在,新地府的規則還沒有運行完全,能讓他們頭痛一陣子已經很不錯了!”

結果還是自己的鍋?

秦夜明智地不準備討論這個問題,輕咳一聲道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:“那……你什么時候去?”

阿爾薩斯見鬼了一樣看著他,指著自己鼻子的指頭都在顫抖:“本宮去?!”

秦夜莫名其妙:“不然呢?”

話音未落,阿爾薩斯的聲音潮水一樣噴了過來:“要你是干什么吃的!身為區區拘魂不為判官排憂解難居然讓本宮親自動手?我堂堂判官來你們魚塘炸魚?!剛才你不是還和柯南一樣明智嗎?什么都想到了結果到頭來讓本宮去!你怎么好意思說出口的!啊……我懂了,你腦海中從一開始就沒有只身犯險這個選項對嗎!”

秦夜據理力爭:“看你說的……柯南從來都是推理,你見過他真身抓犯人嗎?他抓犯人的時候一定要現場多人保護,你身為判官不覺得應該像毛利叔叔一樣保護我這個脆弱的閻羅嗎?”

“滾!!愛勾不勾!!”

秦夜嘖了一聲:“你這人……你去明明比我方便快捷得多,萬一誰看我不順眼把我弄死了怎么辦?要不……你有沒有什么辦法讓本官安全一些?”

“有啊。”阿爾薩斯都被氣笑了,優雅道:“讓本宮徹底奪舍你,一了百了,無病無痛苦了解一下?”

這個提案就些驚悚和不講道理了……

阿爾薩斯翻了個白眼:“其實你沒必要太過擔心,只要對方沒有帶著真正的冥王寶藏,古青的靈魂絕不會流落外域。你這一行更是安全無比,他們的實力布置的結界,動作大點床都能被晃塌,昨晚的攻擊也不過試試水而已。看看各方的成色。”

“……如果帶著呢?”

“嗤……三秒的熱血……不過罷了。”阿爾薩斯懶懶地打開了電腦:“不得不說習慣是個可怕的東西……本宮現在居然覺得:啊……就是這樣,這才是你,剛才義正辭嚴的模樣到底是誰奪舍了你,這種感覺……”

電視劇的音樂響了起來,秦夜灰溜溜地準備出去吃午飯。剛打開鎖,阿爾薩斯的聲音就淡淡傳來:“小家伙,你現在是新地府的主人,記住華國地府的傳統犯我中華,雖遠必誅!”

秦夜頓了頓,瘋狂試探:“如果……打破了這個傳統呢?”

阿爾薩斯微笑回答:“那,你的生命也該被打破了。”

媽的……就知道是這種結果!

恨恨地關上門,秦夜靠在門外狠狠揉了揉臉。

很危險。

危險來自于未知,這一次的敵人,是完全未知的存在。對方看似境界和他相當,但是,卻有著完整的傳承,完整的術法,甚至身上還帶著完整的陰器。而且還要瞞著所有第一修大的修煉者。

放棄古青的靈魂?

看似可以,古青畢竟只是一道靈魂而已。他的來到能大大加強新地府的短板,但如果和性命比起來,還是可以放棄的選項。

然而,這是一道慢性死亡題。

如果真的讓古青的靈魂完整地去到國外,這種信號太過危險了,等于告訴全球地府:華國地府沒有抵抗入侵的力量,任由你們來回。

就像第一次鴉/片戰爭。

同樣是一場局部戰役,甚至戰役在華國的比重,還不如嘉慶十七年殺入紫禁城的天理教起義。但就是這樣一個局部城市戰爭的信號,開啟了華國近代的黑暗史。

30年代出生的秦夜,太清楚之后的一段歷史了。所以,他更清楚古青靈魂的去留,已經不單單是地府發展那么簡單。

“就不能安安穩穩讓我發展下經濟嗎……隨時都來gank,實在讓人煩不勝煩啊……”

埋怨毫無用處,只能怪現在華國地府實在太幼小。所以,當夜他仍然12點出現在了祠堂外。

穿著第一修大的校服迷彩服。然而軍靴上,卻綁著一條條繃帶,上面不知道用什么東西寫成看不懂的文字,隨著他來到五百米外的時候,每一腳印下,竟然在原地踏出一個詭異的文字,悄然沒入夜色。

隨著他的奔跑,可以將這些符文印滿祠堂周圍五百米。

對方在祠堂內設置,因為他們動手的范圍必定是停靈現場。而他在五百米外布置,則是要對方……插翅難逃!

很安靜。

原本破敗的祠堂,此刻已經打理一新,短短一天時間,不知道是哪位教授或者周先龍親自出了手,地面青石磚中雜亂的野草一掃而空,原本有些支離破碎的祠堂煥然一新,如同從古至今從未損毀。甚至有橘紅色的古燈懸掛屋檐下。窗欞處還有輕紗飄起,古色古香。

他沒有下去,仍然呆在樹上,十二點已過。他不想任何人發現自己。只有確定安全之后,他才會繼續布置結界。

一只望遠鏡握在手中,距離祠堂大約五百米,如同雕塑一樣靠在樹干上。

夜空漆黑如墨,繁星點點,狂風吹動樹木沙沙作響,仿佛死神的奏鳴曲。十二點半,一點……一點半……

就在兩點的時候,一陣夜風突兀吹過,祠堂外的宮燈齊齊一暗,不到半秒,隨后又亮了起來。

來了!

秦夜輕輕握了握拳,身體伏得更低,他清楚地看到,就在陰影之中,一道人影已經悄無聲息地站了起來。

“這是……”望遠鏡中,他的瞳孔驟然縮了縮。

黑影兩只眼睛冒著慘碧的鬼火,全身陰氣繚繞。然而,它是……一頭狼。

確切地說,是狼頭人身。頭上帶著王巾,上面鑲嵌著金銀。手上,腳踝,脖子上,全都帶著鐲子。手持一根蛇頭杖,同樣金銀纏繞。

“這個風格……來自于埃及。也就是說,這是埃及死神阿努比斯的下屬?”太過醒目的著裝,讓秦夜馬上分辨出了對方的身份:“日本,埃及,希臘,歐洲……加上我,已經五方勢力在角逐。”

這一刻,他忽然明白了,老地府在全球號稱第一地府有多么不容易。

平常人根本不會知道,黑夜之下,華國的陰差,外域的陰差,在進行怎樣的爭斗。

屏住呼吸,他仔細看著望遠鏡中的一切。

不止一個……在第一只狼頭人出現之后,黑夜中又出現了兩道影子。它們仿佛樹木一般一動不動,緊緊貼著墻壁,手中死死握著蛇頭杖,只有它們的影子,如同活過來一般,蛇一樣順著房檐游走。隨著影子的蔓延,一道道暗淡之極的符文,悄然閃耀,隨后沒入祠堂。

然而,就在此刻,為首的狼頭人胸前陡然刺出一柄雪亮的武士刀!透過墻壁將對方牢牢穿在墻上!

暗夜殺機,如影隨形。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