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187章:官居無常

第187章:官居無常

住院中……暫時一更,醫院人太多,不敢帶電腦……存稿箱發布……4天后恢復2更……體諒一下快40的老頭吧~~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結束了。

秦夜閉上眼睛,長長舒了一口氣,心情就像繃緊的弦,現在終于完全放松。

整座古廟中,只剩下陰司錄刷刷刷翻動的聲音,秦夜笑了笑:“無常……付出這么大的努力,終于到達無常了……”

“多大?”阿爾薩斯不屑道:“臉皮?形象?”

秦夜睜開眼狠狠瞪了對方一眼:“前幾天我在祠堂七進七出的時候,冒險刺探敵情的時候,你忘了?”

“……本宮總覺得這些形容詞和**本身有相當大的差距……”

還不等秦夜發動“臉上貼金”技能,忽然,整本陰司錄輕輕一顫,緊接著,四面八方響起一片嗡鳴之聲。

官升無常,開始!

四周不知何時,已經聚集起無邊陰風。整個安華山樹木沙沙作響,盡皆俯首,那些土葬在安華山的古老墳冢,那些殘缺的墓碑,此刻全部卡卡作響,招魂幡齊齊對著古廟的位置飄揚。

“這是……”秦夜愕然看著四周,伴隨著黑夜,陰氣大江入海一樣,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。穿過破廟的漏洞,突破窗欞,就像錢塘海潮,奔涌不息。而這間破廟,就是陰器的入海口!

大雨傾盆,烏云密布,本身看不到空中的月亮,然而此刻,不知為何,月亮卻悄然探出了頭,純白的月華灑滿大地,那些陰氣仿佛海潮沖開了堤壩,轟然沖到秦夜身上!

刷啦啦!一層又一層的陰氣圍繞破廟,形成一個巨大的陰氣漩渦,此刻就算千米之外,都能看見安華山上陰氣盤旋,如同云洞。

秦夜感覺得到,這些陰氣沖入他的每一條靜脈,骨骼。和之前進階完全不同,他能清晰看到……自己體內的每一塊肌肉,居然在緩緩蠕動!體內諸多經脈,有的越來越昌盛,有的則漸漸萎靡,甚至自己的骨骼都開始緩緩發黑。

不是普通的黑色,而是轉換為一種黑玉一樣的顏色,晶瑩剔透,如同藝術品。

“這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拘魂到無常的變化太大,他感覺心中有些忐忑。看著四周繚繞的層層陰云,差點有種走出去的想法。

但還不等他喃喃自語的聲音消失,阿爾薩斯的聲音就響了起來:“無常,陰司公務員系列中至關重要的轉折點。掌一市陰靈,從現在開始,你的威勢可以傳達寶安市一市五縣,所有死去的陰靈會自動依附過來。這就是所謂官威。”

“縣市,是華國最經典的構成單位。縣和市之間,管轄的陰靈有大幅度的提升,鬼差或許可以兼任拘魂官職。但拘魂絕不可能兼任無常官職!能達到無常官職的,都堪稱地府的中流砥柱。一旦有幸達到這個官位,會接受陰氣灌頂。就像現在。”

“不要抵抗,抱元守一。你的身體會進化為最適合捕殺厲鬼的形態……”

秦夜已經聽不到了。

越來越多的陰氣從七竅進入他的軀體,他只感覺軀體中越來越脹,好像**都要被撐破那樣,同時,一種昏昏沉沉的感覺侵入神經中樞,很涼爽,也很……催眠。

阿爾薩斯漂浮在十幾米大的陰氣之繭外,旋轉的氣體球終于漸漸平息了下來。紙鶴忽然綻放出一片黑色光華,扭曲為一團深邃的陰氣,數秒后,阿落剎娑本體從里面踏了出來。

撐著油紙傘,五彩的衣服,舌頭拖到地面,無數的頭發毒蛇一樣從七竅中蔓延而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出。她轉身走出了破廟。

屋外暴雨依舊,砸在周圍的樹葉上,發出啪啪的聲音。然而……就在他們來的路上,卻沒有一點聲音!

仔細看去,那里的雨竟然沒有一滴打在樹葉上,仿佛在恭迎什么重要人物的駕到,雨滴……居然紛紛避開!

“就知道瞞不過你。”阿爾薩斯輕輕嘆了一口氣。周圍卻忽然響起一個震撼的聲音:“陰差?!判官?!”

是周先龍。

“沒有把本宮本體認為厲鬼,算你有眼光。”阿爾薩斯桀桀笑道:“借貴寶地一用,一個小時就好。”

沙……無數的真氣從樹林中飄飛出來,迅速凝結為周先龍的身體,他瞠目結舌地看著阿爾薩斯,聲音竟然都有些發顫。

想說的話太多,但一時根本無法說起。

陰司怎么了?

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多厲鬼?

你們為什么切斷和陽間的聯系?

為什么……我們找不到你們?

為什么……看到陽間烽煙四起,你們傳說中的十殿閻羅,六方鬼王動也不動?!

“為什么?”許久,周先龍才有些發顫地閉上眼睛,聲音沙啞地說道。

阿爾薩斯輕輕嘆了口氣:“地府……已經不存在了。”

周先龍猛然睜開眼,眼睛都有些發紅。

這八個字,他知道代表的意義有多大。

阿爾薩斯接著說道:“出現了一個重大的意外,你們熟悉的十殿閻羅,六方鬼王,應該都不存在了。而遺留在陽間的東西,被稱為六道眾的三道主,每一位都是府君巔峰。”

周先龍喉結動了動,痛苦地舒了口氣。

他從未想到,今天能聽到陽間遍尋不獲的真相。完全沒有心理準備。

“其它的你們沒必要知道,這是地府自己的事情。只要你們頂住,百年之后,新地府會再次建立。我們在努力。”

“能撐到百年嗎?”周先龍抬頭看著冰冷的雨幕,聲音中帶著一絲哽咽:“因為你們的失職,你知道陽間真正的模樣嗎?”

不等阿爾薩斯開口,他沙啞地說道:“每一天,都有無數人在驚恐中死去。是不是覺得寶安市很安全?當然,這是世外桃源。你如果去其他省,嵐江,松峰,云澈……這些省份……除開省會,縣,村……幾乎都是人間地獄……”

“你想不到的……你根本不知道父母僅僅是上個班,回來看到四分五裂的兒女是什么心態。你想不到每天晚上,全家靠在一起睡,父母提心吊膽地輪番守夜是什么感覺。你也想不到……在我們顧不到的山村,活一天都是幸運!人被當豬養是什么滋味!!”

“這些,都因為你們的失職!!”

轟!!話音剛落,四面八方樹木齊齊斷裂亂飛,周先龍白眉舞動,目光血紅地直視阿爾薩斯。

真的怒了。

不知從何而起,或許有地府的失職,或許有特別調查處的無能為力,或許為那些他都不敢看的,沾滿血的卷宗……此刻他的怒意如同排山倒海,卻找不到發泄的地方。

沉默。

一片死寂。

數分鐘后,阿爾薩斯居然微微鞠了一躬:“抱歉,我們也沒有想到。本宮當日躲在深淵之下才逃過一劫,但相信我們,我們正在用最大的努力重建地府。如果你們堅持一下……”

“堅持?”周先龍仿佛聽到了最大的笑話,冷笑道:“用人命堆出來的堅持?不需要,陽間會用陽間的辦法解決。不惜一切代價,我們都會扛過這次危機!”

阿爾薩斯點了點頭。

周先龍舒了一口氣:“外域陰差?你們是這么叫的吧,怎么樣了?”

“死了。”阿爾薩斯淡淡道:“犯我中華,雖遠必誅,哪怕它逃過太平洋,也有陰羽前去斬殺。”

周先龍沒有再說什么,冷哼一聲拂袖離開。

就在他身形化作真氣飄散之際,阿爾薩斯忽然開口:“不計一切代價……包括犧牲陰差?恕本宮直言,現在每一位陰差都珍貴無比,是未來地府重建的希望。”

“包括犧牲陰差。”周先龍的身形倏然消散,無數真氣飄沒山林之中,冷聲道:“你們是不是搞錯了?陽間現在和地府毫無關系,陽間撐不了百年,任何希望,我們都不會放過!”

他的身形漸漸消散。山林中重歸寂靜,阿爾薩斯站在破廟門口足足過了一個半小時,忽然,破廟中響起一聲巨大的轟鳴,整座山的陰氣瞬間潰散。

刷!

這一瞬間,天空砸下的雨滴都被這股無形沖擊波沖成肉眼可見的雨水圓環。而就在破廟之中,一道漆黑的身形緩緩走了出來。

頭戴**一統帽,但是高了很多,上面寫著四個黑字:天下太平。舌頭拖出于地,頭發是碧綠色,仿佛燃燒著鬼火。臉型異常瘦削,一身白袍,上繪獬豸黑紋,手中的鬼差刀……居然成為了一根哭喪棒!

就在秦夜踏出的同時,寶安市一市五縣,所有陰靈,都若有感應地看向寶安。

在一個個靈體眼中,寶安頭頂,陰云匯聚如天幕,其中一方印章隱隱約約沉浮其中,只要看一眼,就讓這些陰靈渾身顫抖。

咚!

不知道誰先跪了下去,接著,這些毫無意識的自然靈一個接一個,全都跪了下去,還有那些捕食區中的編號陰靈,此刻簡直是瘋狂地尖叫著,瑟瑟發抖地藏在黑暗之中。

官居無常,陰靈誰敢喧囂?

“這就是無常嗎?”秦夜看看自己的手,碧綠的指甲,皮膚白的好像透明,緊接著目光閃了閃,一把抓起拖在外面的舌頭,見鬼了一樣看向阿爾薩斯:“你解釋一下……這特么就是你說的‘最適合捕殺厲鬼的形態’?!”

阿爾薩斯看都沒看他,而是看著已經泛出魚肚白的雨幕,忽然道:“周先龍來了。”

秦夜頓時話音一頓。

“本宮試探過他,如果平息陽間要犧牲陰差怎么辦?”

“他的答案是:理所當然。”

“本宮早猜得到啊……地府的失職,讓惡鬼出籠,陽間是無辜的,卻受了太多的危害,他們心中肯定有不滿。這才是你一直隱藏的理由,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們的不滿能達到什么程度,只能一點點試探……”

“現在,不用試探了。”她轉過頭,恐怖的面容看向秦夜:“好好做你的哈士奇,我們現在的實力,根本沒有和陽間談判的資格。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