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199章:試探

第199章:試探

說點閑話吧,放心這一章3200字,千字才漲價,我盡量800字內說完。希望大家能容忍一個老胖子的嘮叨。

讀者群里回饋,說書評有讀者說水。好吧,我因為碼字忙,看書評的時候確實不多,先道個歉。

另外,說說水的問題。

這個文并非快節奏,而是對話流,更貼近生活,我希望創造的是一種代入感,讓大家感覺這些人就活在身邊。而不是直通通的富二代無腦挑釁立刻反手打臉這個套路。

現在閱讀的市場已經成熟了,我認為這種套路更適合無線,而不適合我本身。

再次,一個故事的發展,有啟程轉接。高chao不可能永遠高,始終會落下來,落下來之后,需要的是情緒的舒緩和過度,為下一個故事做鋪墊。我不知道說水的是想看更多,還是真的覺得水,如果真的覺得,那只能說各花入各眼了,本書可能不太對你胃口。

娓娓道來的代入感,我認為更超過瞬間的爽快,無線上的書能記住的又有多少?我希望這本書讓人記住,而且,我并不覺得水,我發出來的每一張,起碼在我自己這里是過關的,人的一些有趣的小日常,一些互動,看起來也很有味道,同時為以后做鋪墊。

最典型的,如果覺得水,請自己刪掉那一段,然后自己直接看結果,看看味道一樣不一樣。寫出來的東西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,我從第一本書開始就說過,從來不水,最多只是做鋪墊。當年土豆寫斗破還被人說水,我也從第一本到現在都有人說。

我只能說,喜歡的自然喜歡,懂的自然懂,沒有任何書是一直高chao不下來的,上一個高潮才過幾張,下一個情節正在鋪墊,而且過程也很有趣,類似的書也有很多,比如放開那個女巫,比如全球高武等等,這些增加代入感和鋪墊下一段情節的就章節,我根本不覺得是水。非要說水,只能說相性不合。說老套路的,可以舉例,很奇怪,我寫了這是第四本書,還從沒人說過我任何一本是老套路。

章口就萊?

好了,就說這些,祝各位看書愉快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nmsl,wsnd!

秦夜從周先龍辦公室出來氣得不輕。

“早特么知道找他就沒個行!”磨牙罵著,他抱著一疊厚厚的報紙走向其他導師和教授的辦公室。抽空看了一眼“修行周報。”

“還有這種報紙?”現在沒看的心情,拍賣行底蘊深厚至極,為了流【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】通在國內無法流通的東西,居然有能量到公海上拍賣,而且一百個位置看樣子次次全滿。這種規格的拍賣會,自己手中的藏品絕對能拍出天價!

頂住海黃巨款入手前的幾個月真空,這筆錢太過重要了。

但現在,別說李桃和許安國,周先龍這關都過不去。

靜氣……靜氣……戒急用忍……他深呼吸了好幾口,當推開陶然的辦公室時,已經滿臉笑容。

“送報紙來了?”陶然正在看著一份資料,此刻的他,滿臉和藹,和鄰居老爺爺沒有任何區別。但那一夜看過教授發威的學生沒有一個會這么想。

秦夜放下報紙,陶然推過一杯茶,他也沒拒絕喝了一口,大吐苦水:“陶教授,你說,有沒有辦法能讓我出去一趟?爺爺忌日,一周的時間就好。”

“沒有。”陶然微笑著翻著報紙:“第一修大是軍事化管理,不搞特殊。”

秦夜被噎得吞了口唾沫,干笑道:“法律不外乎人情么……”

“小小年紀,哪來這么多油嘴滑舌?”陶然沒好氣地放下報紙,瞪了他一眼,想了想嘆了口氣:“其實,你這句話沒錯。但是時機不對。”

“你想想,第一修大才開學多久?剛一個多月,寶安直轄才多久?也就幾個月。可以說,寶安市直轄就是為了成全第一修大,讓這里成為全國對抗陰靈的橋頭堡。為什么封閉網絡?還不是為了不讓你們憂國憂民,從而好高騖遠。”

“在這種情況下,第一修大的任何人,在外面透露了身份,就是天大的事。無數眼睛在盯著寶安,你知道外面的輿論都怎么討論寶安直轄?別說我們,寶安市民出現在外都會引起爆炸式的議論。誰敢隨便放人出去?”

陶然抿了口茶,苦口婆心道:“你自己想想,你有事。別人有沒有事?全校幾百導師,誰沒個事?你出去了,他也要外出。這里的事情政府在沒有鋪墊好之前絕對不會往外透露。我也給你交個底。下學期開學之前,無重大變故,無人可以外出。”

秦夜長嘆了一聲。

這就是他覺得這次事情難如登天的原因。

難的不是出去這件事,是如今的背景。這個時間節點,四處風聲鶴唳,政府高壓,誰會放著他們這些知道寶安整件事情底細的人,出現在寶安之外?

尤其是他這種正兒八經的當事人,經歷過寶安巨變的一整夜。

陶然看了他一眼,問道:“你也要體諒我們的難處……你想去哪里?”

“東海吧……”秦夜不確定地順口說道。剛說完,陶然斜著眼睛就用一種“你演,你繼續演,我就看看不說話”的神色瞅著他。

“爺爺忌日?慶廣市搬到東海去了?”

“……爺爺祖籍東海!”秦夜硬著頭皮道。

為你的臉皮厚度點贊……陶然都氣笑了,將報紙鋪在他面前:“那更不可能了,你看看這個。”

他點了點報紙,秦夜仔細一看,眉頭就緊皺了起來。

“東華國海**始末。”

這個名詞非常敏感,因為……東華國海,就是在釜山,廣州,到日本四國附近的海域!

也正是……佳德拍賣行的拍賣地點附近。

“新年期間,東華國海出現五起靈異**。五艘游輪,貨輪,成為鬼船飄蕩海上。”他喃喃讀著,看了一下旁邊的配圖。眉頭深深皺起。

不知道是誰拍的,整艘輪船,看不到一個人,看不到一絲打斗痕跡,然而……所有人,全部不翼而飛!

甚至酒菜飲料都擺的好好的,仿佛上一秒還在吃飯,下一秒就瞬間成為空無人煙的幽靈船。

修行報紙和新聞報紙不同,沒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詞匯,大多是單刀直入地講述事實:“檢測不到陰氣,但絕非人力所為,定位為d級靈異**,至今無法偵破……”

“東海那邊,向來不大安寧。d級**只是寫出來給大多修煉者看的。其實……”陶然輕撫茶杯蓋,淡淡道:“一周前,東海特別調查處發來求援信息,定位的是……a級。”

“事態已經有些失控,東海是進入東華國海的橋頭堡,出去就是海域。而好幾個碼頭的船只,出去也跟著消失了。所以,你要去東海幾乎不可能。”

這尼瑪……也太巧了吧!

秦夜只感覺頭痛欲裂。和陶然道別了一聲,就離開了,也沒有再去校長辦公室自討沒趣。

吃過晚飯,回到宿舍,阿爾薩斯難得地從游戲中抬起頭來:“你一副人之將死的表情是為什么?”

“事情比我想象中的更難辦。”秦夜眉頭緊鎖,看著手機上的日歷:“要不……只能等下學期了。”

阿爾薩斯終于停止了操作,皺眉看向秦夜,沒有說可不可行,只是平靜開口:“這中間幾個月,可不好過。”

秦夜苦笑,誰不知道不好過?秦園一期剛提出來的時候,報名陰建司的人瞬間破萬,幾個月下來仍然只能看到一兩輛機械奔走廣袤的土地,陰靈心中點燃的火已經漸漸平息,再次恢復了那種得過且過的生活。

這就是一堆堆在一起的黑、火藥!

不出事還好,一旦出事……

搖了搖頭,他根本不敢想。

“懂取舍,未必不是好事。不過,哪怕放棄這次機會,我們也可以拿到拍賣的錢。”秦夜小心翼翼地鎖死了門,從床下拖出一個密碼箱,深呼吸了一口,帶上白手套,珍重地打開了箱子。

箱子里完全和其他旅行箱不同,有四個空間,周圍被塑料特制的箱底完整保護著,鋪著黑色的絨布,下面還墊了厚實的棉花和泡沫。而在四個凹槽中,放著四樣古意盎然的藏品。

最先印入眼簾的,是一只大約半尺長的杯子。

這只杯子絕非普通,而是沒有杯底的虎首杯!

整只杯子呈弧形,如同古式號角。材質秦夜看不出來,但上面雕金漆玉,華貴非常。一根翡翠鏈從杯角的虎頭連到杯口。看起來更像藝術品,而絕非酒杯。

“好東西。”阿爾薩斯贊道:“應該是冊封給某位將軍的。軍中用虎最多。如果是皇室,應該是龍頭杯,這東西本宮以前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只鳳首杯,可惜……當年本宮的行宮也不知道便宜了哪個王八蛋。”

“當然不普通……”秦夜眼睛都在發光,吞了口唾沫道:“鑲金獸首瑪瑙杯……它的兄弟叫這個名字,為華國最昂貴的十大古董之一。不同的是,那只酒杯用紅瑪瑙制成,是至今所見的唐代唯一一件俏色玉雕,是唐代玉器做工最精湛的一件。雖然這不是俏色,但是價值應該同樣不菲。千萬輕輕松松!”

他輕輕撫摸過,看向了旁邊的東西。

就在這只虎首杯旁邊,放著一塊小孩巴掌大的原石,開了一半,透出盈盈綠光。月光下看去通體翠綠,毫無一絲雜質。

并非通透的綠,而是一種含蓄的翠,如同初春的綠葉,似有一汪水霧在其中游弋,綠得通透,卻又仿佛無法一眼看穿,好像蒙著一層無形的玻璃。

細膩而悠遠,深邃而柔和。

層次感,水色,都代表著這是一塊翡翠中的極品,冰種帝王綠。

“我記得原石不經雕刻,十克最少百萬,這塊大概有幾十克了……約等于三臺多的二十噸重德國進口技術塔吊……值錢啊……”秦夜興奮地撫摸著,手指輕輕從已經開出一小半的翡翠面上劃過,輕輕一敲,叮的一聲輕響,如若蟬鳴,在寂靜的黑夜中卻清晰無比。

阿爾薩斯已經看得眼睛發光。

“不是……你什么時候瞞著本宮偷藏了這些東西?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?”阿爾薩斯義正辭嚴地說著,手毫不猶豫伸了過去:“為了確定它的質量,讓本宮為你掌掌眼……”

隨后她的就被秦夜死死鉗制住了。

秦夜的眼睛發紅:“我強壓住不賣了它然后遠走高飛的邪念已經相當不容易了,你就不要火上澆油了好嗎?”

阿爾薩斯干笑一聲,手訕訕地縮了回去。

動不動用罷工要挾本宮,什么人吶?

秦夜哼了一聲,目光迷醉地再看向旁邊。

那是一塊小巧的印璽。一片奶白之色,含蓄而優雅,入手絲滑幽涼,雕刻成一只鳳凰的模樣。

最絕的是,在鳳凰的尾部,翅尖,頭冠上,竟然帶著一抹血紅之色!讓這只鳳凰仿佛振翅欲飛,栩栩如生!

和田血玉!

而且敢用鳳,絕對是皇室用品,甚至很可能是皇后用品!這東西的價格比虎首金杯都絕對只高不低!

最后一樣,則是兩只一尺長的唐三彩。

一龍一鳳,絕對少見到極點!現存唐三彩大多是馬匹,人物,神話,少之又少。這對唐三彩不知道是哪個盜墓賊從哪位唐皇的墓里帶出來的,黃亮川收藏它,最少花了幾千萬!

“寶貝。全都是真正的寶貝!”他用手機仔仔細細地拍了幾段視頻,傳到電腦上。隨后,再次進入了佳德官網。

這一次,直接顯示白掌柜接待他。

“我要拍賣點東西。”秦夜打字道。

“好,麻煩您將東西拍照過來。視頻也行。我們這里初步為您判定一下價格,如果是好貨……”對方頓了頓,仿佛文字里都帶著興奮:“三天后,我們的鑒寶大師將到達您的城市,為您的拍品做全面鑒定!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