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222章:鬼之眼(三)

第222章:鬼之眼(三)

“抱元守一,別被拖進去。”阿爾薩斯淡淡說完這句話,雙手飛快地結印起來。

速度幾成幻影,隨著她的印法,整個房間仿佛震動了一下,緊接著,放在床上的曜變天目碗中央,無數的黑色陰氣油然而生,緩緩旋轉。

它輕輕震顫著,數秒之后,空中忽然響起一聲銅錢落地的聲音。

當……

刷!與此同時,阿爾薩斯和秦夜全身須發衣袂齊齊筆直舞動,那只小小的碗仿佛成為一個風暴聚集中心。陰氣憑空滋生,在其中瘋狂轉動,凝聚,數秒之后,就在碗底,倏然睜開了一只血紅的眼睛!

秦夜深吸了一口氣,此刻的碗底,陰氣環繞,如同一個小型云洞,眼睛就在最中央。赤紅,血腥,帶著沖天怨氣,審視地看著這個世界。

織田信長?秦夜只看了一眼就確定了對方的身份。

明明只是一只陰氣中的眼睛,他卻能感受到對方的怨氣和冷漠。不是和他一樣的對人冷漠,而是真正視人命如草芥,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冰冷。被他的目光毫無感情地掃過,對方沒有絲毫停留,卻讓秦夜從心底生出一種抵觸。

殺人魔和英雄之間,好像也只差著一層膜。

然而……還不等他驚訝完畢,刷刷刷!隨著一片片響動,一只只眼睛不約而同睜開碗底,那些碗上的宇宙耀斑,全部化為了一只只猩紅的厲鬼之眼!帶著沖天殺意觀察著這個四百年后的世界。

血腥,冷漠,貪婪,怨念。沒有一絲絲美好的感情。只有如山似海的負面情緒。

轟!!

整只碗仿若地獄盛開的彼岸花,一道道漆黑的陰氣從碗中噴泉一樣爆發,無數的哭嚎聲,刀刀入肉聲,烈焰燃燒木頭的噼啪聲,伴隨著血目睜開聲聲入耳,如同地獄的交響曲。

“每一道陰氣都代表一道靈魂,你自己數數,這有多少?”阿爾薩斯淡淡道。

這么多?

秦夜都愣了。

怎么會這么多?這只碗不是只有織田一家親嗎?其他陰氣怎么來的?

沒有理會秦夜的震驚,阿爾薩斯在陰氣中巍然不動,繼續說道:“其實,說日本戰國是戰村也不恰當。畢竟,當年他們也有十萬人左右的軍力,在亞洲,這已經是除了華國以外最大的武裝力量了。只不過本宮看不得他們一個宮本武藏居然比趙子龍大人武力值還高。”

畫風突變的對話……秦夜沉默了足足三秒才說:“你玩了三國志?”

阿爾薩斯甩過一個“這不是很正常嗎?本宮雜食。”的眼神,冷哼一聲道:“宮本武藏此人,說來好笑,號稱劍圣,其實只是一介百夫長,生平無耀眼戰歷,靠后世吹出來的劍圣。還什么百人斬……當代號稱劍圣的新陰流祖師上泉信綱,最高戰績也不過十人斬。拿來和六方鬼王比,真是笑話。”

“日本戰國時期最強的人,應該是本多忠勝,又稱本多平八郎,一生數十戰不曾負傷。倒是個人才,可惜,當年出動了數位高階陰羽都沒能勾過對方的魂來……而現在你看到的這些陰氣……”她目光微瞇,看向瘋狂旋轉的陰氣,舔了舔嘴唇道:“至少每一道……都在虛名在外的宮本武藏之上!”

秦夜眼睛瞬間亮了,也就是說,拿到曜變天目碗不僅拿到了織田一家親,還有起碼十幾人的高階武士團?

“這是……”

“親衛隊。”阿爾薩斯沉聲開口:“一位日本大名,身邊至少有一只親衛隊。用現在的話來說,就是日本的特種兵。非千挑萬選不可出其一。每一位在當時都是精銳之士,只不過不上戰場,只負責保護大名安全,所以名聲不顯而已。”

“本宮依稀記得幾個人的名字,針阿彌,平尾久助,大冢孫三,湯淺甚介……當年本宮正好在勾織田信長靈魂的陰羽之中,交過幾次手,身手相當不錯。”

就在此刻,整個曜變天目碗猛然一顫,下一秒,一道遠超這些靈魂的陰氣,倏然從碗中升起。

剎那之間,房間里的陰氣瞬間狂舞起來,仿佛在迎接他們王的降臨。一道道陰氣仿佛漆黑的觸手,整棟大樓的燈光啪啪啪齊齊熄滅。

“來了。”阿爾薩斯神色不動,任憑陰氣卷起她三千青絲:“織田信長啊……真是好懷念的名字……”

轟!!

話音剛落,所有陰氣齊齊一合,下一秒,一尊人高的虛影出現房中。

那不是人類……而是一尊日式古代大鎧盔甲。

如同大多數影視動漫中的那樣,鬼面頭盔上,頂著獅嚙的前立,渾身覆蓋冰冷的鐵片,純黑色。剛剛還瘋狂的陰氣,此刻萬流歸宗,轟然沖入大鎧之內,化為一道道慘碧色的鬼火,從其中緩緩升騰。

似真似幻,明明和他們遠隔千里,卻仿佛近在眼前。

刷……整個房間的陰氣猛然一收,鬼面之內,兩點血紅色的火光燃起。整個房間已經沒有陰氣,只有一片死寂的冰冷。

如同步入地獄冰原,四周白骨蒼涼,那種讓人從靈魂中升起的壓抑。

無常高階……秦夜深吸了一口氣,只差一步踏入判官……實力比自己只高不低!不過也很正常,好歹是日本戰國最有名的大名,距離統一一國只差一步的男人。這種人物……自己真的能收歸麾下?

阿爾薩斯緩緩走了上去,沒有絲毫的神色,高貴地如同大唐去日本宣旨的天使,淡淡道:“織田信長……你睜開眼睛看看,可還記得本宮?”

沒有說話。

明明是一片安靜,卻讓人感覺肌肉都在縮緊。一種無聲的恐怖縈繞室內。就在阿爾薩斯話音落下三秒后,一聲驚天怒吼,驟然炸起!

“吼!!!”

大鎧全身的鬼火沖起三米高!火焰繚繞中,一張中年男子扭曲的臉,轟然在其中呈現。

“恨みを抱く恨みを抱く恨みを抱く!恨……恨恨恨!我好恨啊!!!”

“只差一步……只差一步啊!”

“為什么……為什么光秀會背叛我!我不能死……大志未酬!大志未酬啊!”

刷啦啦啦……鬼火狂舞,慘碧色的虛幻面容猙獰而扭曲,咬牙切齒的咆哮,凄厲而泣血,就算秦夜也能感覺到,對方那種幾百年的怨念。

這是真正的厲鬼。和什么那一場風花雪月,李成的級別完全不同。

這是質的區別。

“阿阿阿阿阿!!”隨著他的咆哮,無數人影在他身后晃動,如同在為自己的王歌頌。阿爾薩斯點了點頭:“果然還沒蘇醒么……好歹也是一代名將,別那么難看。”

話音未落,咆哮的織田信長靈魂忽然停住了。他好像這才發現,這里還有兩個人。脖子如同機械一樣卡卡卡地扭過來,猩紅的鬼火光點直對阿爾薩斯,隨后猛然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:“滋!!!!”

幸虧這里早就被阿爾薩斯布下結界。但就算如此,秦夜房間的門和窗戶全部卡卡卡卡地狂響起來,如同颶風刮過。以曜變天目碗為中心,床,被子,書籍……瞬間被吹飛到數米開外,乒里哐啷地砸在墻壁上。

哪怕是秦夜,也在這一聲咆哮下,腳下直接后退兩米。

“握草……”秦夜放下交叉在面前的雙手,見鬼一樣說道。

這也……太強了吧?

不是……同為無常,我兩的畫風是不是有些不太一樣?

阿爾薩斯紋絲不動,臉上甚至帶著一抹微笑。緊接著,硅膠女的脖子忽然伸長了,就像蛇一樣,三千青絲狂舞,直直伸到了織田信長面前。

臉對臉,不過半米。

下一個瞬間,阿爾薩斯下頜忽然拉開足足一米!頭發毒蛇一樣暴漲!從七竅中瘋狂舞動,對著織田信長發出一聲更加可怕的怒吼!

“滋!!!”

轟!!

一聲遠超剛才的巨響,秦夜直接被吹飛撞到墻上。而曜變天目碗周圍,所有物品瞬間化為齏粉!比織田信長的咆哮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!

這是厲鬼的對話。

沒有彎彎繞繞,只有直來直去,我強,你就閉嘴。

明顯,巫妖王比第六天魔王更強……

織田信長也仿佛愣住了,不是……說好的第六天魔王回歸,橫掃日本所向披靡呢?怎么……是老夫拿錯了劇本?

還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?這、這讓本王怎么下得來臺?

所以,肉眼可見,織田信長的靈魂屁都沒放一個,之前累積了如此大陣勢的出場畫面付諸東流,曜變天目碗震了震,緊接著噗咚一聲掉落地面。織田信長的靈魂幻象也隨之消失,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。

你厲害,惹不起,告辭。

秦夜眨巴著眼睛走了上來,手指輕輕戳了戳碗,隨后立刻退到墻角。雙手護頭三秒后,才放下看著碗。

沒有任何反應。

阿爾薩斯看得怒火中燒,隨時隨地畫風都會崩壞的未來閻羅……簡直不能更心塞!

“挺起腰桿來!一個織田信長就把你嚇成這樣。你怎么面對伊邪那美的亡靈大軍?!”

秦夜驚恐:“你在說什么?本官憑什么面對伊邪那美的亡靈大軍?再說,你在諾森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德的天災軍團干什么吃的!”

“早讓一群腳男推平了……等等,話說本宮憑什么要再次回答你這種愚蠢的問題!”阿爾薩斯可以說已經氣得胡言亂語了,磨牙道:“記好了,第五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。”

“你有沒有想過,這次你面對的到底是誰?”

“織田信長?賀茂家?都不是……”她深吸了一口,肅容道:“或者說,都不止。”

“還有那位黃泉比良坂之主,日本死神伊邪那美,和她手下的無數陰差!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