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正文 第238章:出海

正文 第238章:出海

秦夜手指頭輕輕敲打著鍵盤:“明大人。請立刻幫忙尋找陰陽師……在到達對馬海峽之前,我必須和他們見面。”

“好。”

明世隱的鏡面上,開始閃爍起東海各個地方的畫面。而秦夜這才終于松了口氣,開始專注于契約的臨時撰寫。

所幸,經過論文的洗練,他對于這種東西算得上手到擒來,加上萬能的度娘文庫,三個小時之后,一份還算差不多的契約就出爐了。

不是秦夜看不起織田信長。

如果他能跨越四百年看懂了這份現代化契約,那才真的見鬼!

這叫什么?

這就是降維打擊啊!

又是數個小時之后,本能寺結界,在明世隱的見證下,織田信長終于掏出了自己的信印。

咔擦……印章烙印在契約上,冒出道道陰氣,呈現出一文錢的家徽。

“好,那……祝我們合作愉快。”織田信長沙啞的聲音從竹簾后傳出,秦夜并沒有多留。就在他離開后十分鐘,如同石雕一樣的織田信長忽然開口道:“信忠。”

刷啦啦……陰風怒卷,一具大鎧帶著尖銳的鬼哭從外屋飄來,無數陰氣籠罩,數秒之后,大鎧下亮起兩點紅芒:“父親。”

竹簾之后,織田信長第一次站了起來。他有些跛,無頭尸體輕輕挑起竹簾:“我們的兵力情況如何?”

“父親,兩千二百人。除了您是無常級別,還有我等拘魂級別的猛將十五人。鬼差級別的隊長三百人。其他的雖然沒有官位,但是這幾百年中,已經牢牢聚集在了您周圍。被我們訓練得如臂使指,遠超普通陰靈。”

沒有回答。

折扇輕輕敲擊在手心,許久,織田信長才淡淡道:“準備吧。”

織田信忠愣了愣,數秒后才狂喜道:“父親……我們、我們馬上就能出去了嗎?”

“對,到不了華國,我們就能出去。”織田信長幽幽開口:“信忠啊……你說,這個包天子的說客,可不可靠。”

“當然可靠。父親,去華國地府朝貢之時,我也跟著您,這面古鏡確實是……”

不等他說完,織田信長冷笑道:“如果可靠,為什么他不說最關鍵的問題?”

大鎧中,血紅的光芒閃了閃,隨后馬上明白過來,森然道:“父親是說……兵力?”

“沒錯。”織田信長的頭顱從胸腔里飛了出來,咔擦一聲安頓到了脖子上,看了看自己漆黑焦臭的手,厭惡地說:“真是丑陋的軀體……”

“信忠,你要記住,包天子如果真的援助我們,不可能不談兵力。只有兵力,才能給我們現在的情況最大的安心。華國地府旗幟所揚之地,伊邪那美屁都不敢放一個!但是,他沒有。”

“他從頭到尾提都沒提……他在無意識地逃避這個問題。一旦他沒有兵力,必定會提前放我們出來。信忠,通知所有麾下,時刻待命!”

織田信忠愣了愣,隨后大鎧輕輕顫動了一下:“父親,您這是要……和神明對峙嗎?父親啊,那、那可是……神話中的死神啊!”

“那又怎么樣!”織田信長猛然回頭,死死盯著大鎧,陰氣在七竅中飛快盤旋,聲音如同雷霆響起:“死神又怎么樣!當年我們知道冥府的存在,去華國地府朝貢,見到的死神還少嗎?”

他的神色此刻無比猙獰:“信忠,哪怕死神,也無法阻止一文錢的旗幟插滿日本!我們的日本!當年我們天下布武的志向,難道你忘記了嗎!”

織田信忠紅色的光芒猛然閃爍,數秒后堅定地說道:“嗨!”

“無論是面對誰,織田家的一文錢,勢必通傳天下!”

織田信長緩緩走了出去:“去吧,用織田家的鐵騎告訴他們,告訴托庇于那個老娼婦麾下的所有大名,我……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,從本能寺的大火中……帶著我的鐵騎,回來了。”

“父親,那么這份契約……還是和以前一樣,我保管嗎?”

“契約?”織田信長嗤笑的聲音傳來:“扔了吧,燒了也行。這種契約,還是要和包天子當面簽才有用。嘴巴上說的故事,能當真么?”

“嗨!”

話音剛落,大鎧化為漫天陰氣飄散。

燈籠的光芒照耀在織田信長臉上。可以說,除了蒼白一點,其實還是很有魅力的。

濃眉,大眼,臉型如同刀刻斧鑿一般鋒銳,沒有梳月代頭,而是如同古華國那樣的沖天小辮,留著一圈濃密的短須。看起來不僅沒有殺氣,更顯得儒雅。

“是想讓我們交投名狀?還是……別的原因?”折扇輕輕劃過欄桿,他喃喃自語著,忽然失笑道:“不過,只要你能助我統一日本。實現一府兩制的承諾,我就信你一次又有何妨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秦夜從本能寺結界中出來的時候,看著手中的契約,簡直想大笑三聲。

這份契約對他分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文不值,但是……對另外一批人,這就是鐵證!

陰陽師!

有了他,自己空手套白狼的計劃就能更進一步,黃泉比良坂出動的兵力不會超過六千,織田信長加上陰陽師的陣容,還有明世隱壓箱底的包天子一道威壓,他絕對有可能殺出重圍!

“明白陰羽的難度了吧。”明世隱在一旁幽幽道:“人才的爭奪,是地府數千年來不變的主題。每一位陰羽,都是精銳中的精銳。”

秦夜點了點頭:“陰陽師找到了嗎?”

明世隱晃了晃鏡子:“沒有。我看遍了東海的每一個角落,他們不在東海。”

“那就是在船上。”秦夜目光閃爍,肯定地說道。

“船上?你是說他們已經上船了?為什么不是在日本等?”明世隱意外地說。

秦夜搖了搖頭,越是到這種時候,他的思路越清晰,篤定地開口:“陰陽師……防止織田信長復蘇最好的辦法,就是重新鎮壓曜變天目碗,這才是他們參加拍賣會的根本原因。但……如果被其他人拍走了怎么辦?他們的財力能和那些財閥相提并論?”

他深深看著窗外的黃浦江:“最好的辦法,就是和日本陰差一樣,在拍賣之前,拿走它。他們應該知道魔盒的安保級別,所以沒有在東海動手。但是船上不同,再怎么說,佳德都要最終肯定拍賣名單。魔盒很有可能在船上被打開。”

他手指輕輕點著窗欞:“所以,我肯定,他們必定早就在船上等著了……這是好事。如果他們真的愚蠢到在日本才上船,我要在剩下幾天內找到他們,說服他們,時間太緊了。”

“當然,最好的結果,就是魔盒打開的時候,我能趁機拿走曜變天目碗。這才是最完美的結局。甚至不需要面對東華國海那片恐怖的海域。”

明世隱沉聲道:“有可能嗎?”

“你問的是佳德有可能最后核查?還是我有沒有可能拿到?如果是前者,我的把握是100%!從這里離開,進了公海,再出來就幾乎不可能了。哪怕佳德背景通天,國家可以開一次后門,卻不可能次次都開。這是他們核查的最后機會。”

“拿錯了,拿漏了,還有機會回頭去拿。一旦出海,就事成定局。還有三十個小時抵達對馬海峽,他們必定會在這段時間內開箱。”

“而我是否能拿到……”他幽幽嘆了口氣:“可能性不超過20%,我能想到,日本陰差,陰陽師也不是傻子。到時候……要動手的可不止我一個。三方角力之下,最終結果很可能是誰都拿不到。仍然要等拍賣會……明大人,上船之后,麻煩你隨時監視魔盒。一旦打開,不管能不能拿到,我也必須試一試。”

明世隱沉默。

許久,才感慨地舒了口氣:“難怪……小阿敢讓你自己出來,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畫風和平時完全不一樣?她對我說過,不把你逼到山窮水盡,你就會永遠咸魚下去。這次……是終于感覺到危機和憤怒了么?”

“或許吧。”黃浦江上吹來的江風撩起秦夜的劉海,他瞇著眼睛看向窗外,淡淡道:“有些記憶,本來都被人深藏,他們偏要做挑開舊傷口的刀。非要讓人回想起血肉模糊的過去……那……就等著吧。”

“等著看看對馬海峽之上……到底誰能笑到最后!”

不久之后……對馬海峽的海水,勢必被陰氣染黑!

兩天的時間過得很快。在第三天晚上,秦夜將魔盒交還給了褚大掌柜。和林瀚打了通電話,告訴對方自己要消失一周,隨后離開了酒店。

對馬海峽,他必須搭上這艘船,但是不能以蒙面無常的身份搭上。他要去的身份,是參拍者。

剛剛離開,白亦山的電話就打了過來:“秦先生,今夜三點半,東海DT0021號碼頭。”

終于到了……

掛上電話,秦夜深呼吸了好幾口,好好休息了半天,讓自己的精氣神達到了頂峰。午夜一點,他已經換上一身筆挺的西服,提前來到了DT0021碼頭。

這是一個很破舊的碼頭。

仿佛已經暫停使用了很久,岸邊還能看到不少生銹的船只,堆積地零零散散的器材。救生圈,漁網……等等東西到處都是。然而,碼頭邊卻停著一艘和碼頭完全不相符的豪華游輪。

純白色,三層,精美的流線型。打理得非常新。燈火通明,秦夜到的時候,卻不是第一個人。

就在岸邊,勞斯萊斯,賓利,悍馬……足足十幾輛豪車靠在這個破舊的碼頭上。一位位平時只能在報紙電視上看到的巨商首富,在四五位保鏢的陪同下,于夜色中悄然走進游輪。

秦夜等到了一個沒人的時間,徑直走了過去。

并且,他沒有隱藏自己的陰氣。

陰氣如潮,順著影子打量著入船口的每一個人。他已經走到了入船口,對門口幾位黑西裝男子報上了自己的號碼。對方正在核對。

“如果你們夠聰明,就絕不會放過今天……”

“我可沒時間陪你玩躲貓貓,既然你不出來,那么……打草驚蛇,感覺到無常級別的陰氣登船,你們……又會怎么做?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