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正文 第252章:生死簿?

正文 第252章:生死簿?

黑夜。

死海。

環伺四周,此起彼伏的尖叫。面前非人的存在,背后血肉模糊的尸體,一切的一切,都讓人恐怖感飆升,冷汗滿布。

“滋……滋!”那只大約一米半大小的河童,猩紅的舌頭不停舔著嘴唇,顯而易見,他已經把面前的幾個人當做它的美餐。數位保鏢石壁一樣擋在西野未央前方。舉著槍的手都在顫抖,然而卻低頭道:“小姐,我們攔住它,您找時間跑……”

“跑什么。”西野未央臉色鐵青,卻并沒有慌亂:“頂住它,我沒事,它不敢對我怎么樣。你以為我平時慈善做這么多,是錢燒得慌?”

轉過頭,她一把抓起了船長室的對講器:“喂,我是西野集團的西野未央,聽到請回答。或者馬上給我轉接拍賣場專線!喂……喂!!!”

沒有絲毫反應。

“打、打不通?”一位保鏢顫聲道。

不能怪他膽小,深海對人造成的孤獨壓抑感,陌生的傳說生物出現眼前的未知恐懼,能死死擋在西野未央面前,都算他們盡職盡責。

“不是打不通……”西野未央咬了咬牙:“估計……整艘船的通信樞紐,情況和這里一樣。”

所有人心中都是一寒。

這些怪物到底要做什么?日本傳說中,河童是淹死河邊的冤魂,專吃小孩心肝。這種傳說就和不存在的土龍一樣,流傳了千年,如今……卻在有計劃的控制這艘船?

沙……就在此刻,趴在門上那只河童動了動,猩紅的舌頭貪婪地舔著鱷魚皮一樣的肌膚,居然緩緩朝他們爬了過來。

“退后!保持警惕!”保鏢隊長一聲低喝,所有人都往后靠去,但是,船長室有多大?他們差不多只退了一尺,屁股就抵上了操作臺。

河童爬過的地方,顯而易見有一片水漬。這片壓抑的死寂中,清晰地響起了一聲“咕嘟”聲。

那是它吞唾沫的聲音。

緊接著,它如同烏龜一樣,緩緩地,慢慢地爬來。三米,兩米……保鏢隊長深吸了一口氣,死死咬著牙低聲道:“它動作很慢,可能不在水里。大家準備……一旦進入一米范圍,馬上……”

“滋!!”還不等他說完,隨著一聲一聲凄厲的尖叫,一條紅色的虛影猛然在空中閃了閃,緊接著,保鏢隊長不動了。

“呵……”“我的天……”“這是……這、這是……”

所有人都看向了隊長,西野未央掩著嘴一聲驚呼,立刻后退好幾步。

保鏢隊長眨了眨眼睛,頭顱如同機械一樣卡卡卡垂下來,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肚子。

河童的舌頭,已經深深刺入了那里。

咕啾……一聲令人牙酸的聲音,從隊長肚子里傳來,他的身體猛然抽筋一樣顫抖起來。雙眼泛白,舌頭都伸了出來。而更可怕的是……他的肚子飛快癟了下去,就像一個水泵在瘋狂、抽著他的五臟六腑!

“呃呃呃……”隨著他毫無意識的慘叫,河童舌頭上流過一個個明顯的鼓包,仿佛有肺,有肝,有心臟……

“怪物……怪物……”另一位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保鏢已經呆滯了,巨大的恐懼讓他本能地舉起了槍,瘋了一樣扣下扳機:“怪物!!!去死!!”

啪啪啪啪!子彈雨點一樣傾瀉,然后響起一片細密的叮當之聲。從船長室外面聽去,若大珠小珠落玉盤,十秒后,一道漆黑的身影在其中一晃,緊接著,大蓬大蓬的鮮血,帶著慘叫,徹底將船長室化為人間地獄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喂?”與此同時,拍賣場中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,他們的對講器失靈了。

“請各位貴賓不用驚慌。可能是一點小故障。”白亦山馬上維護現場,說了一番場面話后,立刻壓低聲音對身旁的助手說道:“馬鐘欽。你立刻去信號指揮室看看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十幾分鐘前信號就開始不穩,現在居然完全消失了。當著這么多貴賓的面,這是要丟我們佳德的臉嗎?”

“是!”馬鐘欽是一位鬼差都不到的小修煉者,才二十出頭,能參加這次名垂青史的大型拍賣會已經興奮得快要跳起來了。回答了一聲馬上朝著外面走去。

“秦先生?”就在后臺,賀茂小太郎,巖崎恭彌和褚大掌柜都在,從他們的角度正好能巧妙地看到外面的議論紛紛。外面卻看不到他們。而秦夜,從剛才開始就有些走神。

這一聲終于讓秦夜回過了神來,他皺了皺眉:“現在停船了?”

“停船了……還差一百海里抵達華國海域盡頭。怎么了嗎?”褚大掌柜不解道。

秦夜手指輕輕點著扶手,沒有看魔盒,沉聲道:“你們有沒有感覺……船在動?”

“沒有。”“怎么會,停船一天多了。”另外兩人立刻回答。

秦夜深深看了一眼馬鐘欽的身影,不知道為何,他總感覺一股難言的心悸。

仿佛……自己正朝著什么恐怖到極點的東西靠近。或者……航向地獄。

就在此刻,他的目光忽然一閃,猛地站了起來,死死盯著馬鐘欽的背影,忽然道:“我去下洗手間。”

不等三人回答,他立刻離開了。三人面面相覷,隨后聳了聳肩。

秦夜快步來到洗手間。這里只有一個天窗。他馬上扒開衣服,對著明世隱道:“你看到了嗎?”

“什么?”明世隱明顯沒有睡醒的模樣。

秦夜深吸了一口氣:“就在剛才……我莫名其妙看到……馬鐘欽的背上,出現了一行血紅的字。”

“寫的是:于十分二十一秒后,死亡。”

刷!明世隱猛然飛了出來,聲音都發顫了:“這不可能……不可能的!”

秦夜一把抓它下來,豎起一根指頭做了個噓的手勢,咬牙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

明世隱仿佛都凌亂了,在廁所隔間小小的空間里亂飛,數秒后,鏡面上陡然飛出一道黑影,直撲離開的馬鐘欽而去,而它的聲音,已經凝重到顫抖!

“小子……你聽好了。”鏡子里響起一聲吞唾沫的聲音:“如果你真的看到了……就說明……呼……我們,正在接近……生死簿!”

“生死簿!!”就算秦夜早有準備,此刻聲音都猛地拔高。另外一個遠遠的隔間傳來不悅的咚咚敲門聲,一人一鏡立刻安穩下來。只聽到自己狂猛的心跳。

地府神器之一,生死簿。

斷陰陽,判陽壽。可以說,有了它,地府才是完整的!

“你確定?!這怎么可能!”秦夜肅容道:“這里可是馬上要離開東華國海!生死簿怎么可能在這里!”

“我確定!而且有可能!”明世隱的聲音都在發飄:“別忘了,地府大崩潰造成的波動何等巨大?將生死簿沖到海面太正常不過了!而且……”

說到這里,他忽然頓住了。就像發條卡住那樣,沒開口,鏡面上出現一行血紅的字:“而且……生死簿有主了……”

“怎么可能!!”秦夜是第二次問出這句話:“能掌握生死簿的,只有陰差!這里哪來的……”

話音未落,他也頓住了。

是的,這里真有陰差。

再過去就是對馬海峽,那里陰差數不勝數。

“日本地府得到了生死簿?”他顫聲道。

“不知道……這可能是最壞的情況。但……他們就算得到了也沒法使用。這是華國神器!生死簿范圍內,所有將死之人,都會在背上出現死亡時間……對了,你應該看過人間的漫畫**。這……就是一本比**恐怖了無數倍的……無使用次數限制,無條件限制的筆記!”

明世隱再次開口了,深吸了一口氣:“我明白了……如果你看到的真的是真的,那么,日本陰差很有可能得到了生死簿。你忘記沒有,東華國海頻發的靈異**,大批的幽靈船?這就是對方在嘗試用生死簿勾名錄!”

“你剛不是說外國陰差不得使用生死簿嗎!”秦夜眼睛都紅了。

“是不得對我國陰差使用生死簿!我沒說清楚行不行!”明世隱煩躁地吼了過來:“如果是真的……現在讓小阿過來也晚了!我剛才已經丟了一道附喪靈氣在他身上,一分鐘后他會出現在我們鏡子上。好……出現了!仔細看……看時間,看他的死亡時間!如果你看到的是真的的話……艸!老子現在巴不得不是!”

馬鐘欽根本不知道,自己已經落入一面鏡子中。

此刻的他,已經走了好幾分鐘,船有些大,從拍賣場走到通信室要十分鐘的時間。不過他人高腿長,八分半就到了。

“劉師傅。”他敲了敲門,沒反應,推開了。進門就看到,五十多歲的劉師傅正靠在椅子上,仰著頭養神。

“劉師傅,您看看通信設備吧。拍賣場對講器沒聲音了。是不是頻率不對?有水嗎?”對講器沒聲音是大事,這一路可謂小跑,他和劉師傅也熟,扯著西裝扇了扇,自然地走向操作臺,準備倒杯水喝。

然而……就在他路過劉師傅身邊的時候,整個人卻雷劈中了那樣,完全呆滯了。

死了。

劉師傅……已經死了!

他的眼珠都不見了,只剩下兩個黑框,五官皺在一起,嘴巴大張,鮮血從嘴里噴涌而下,仿佛……有什么惡鬼在體內,吃光了他的內臟一般!

“呵……啊!!”突如其來的驚嚇,讓他后退的時候一歪,咚一聲跌到了地上。甚至都來不及爬起來,瘋了一樣朝著門口沖去:“來人……來人!!!死人了!!”

但是,就在他面前,門咚的一聲關上了。

噼啪!!電燈猛然閃了閃,隨后,盡數熄滅。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