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正文 第288章:織田信長的投名狀

正文 第288章:織田信長的投名狀

心思翻涌,阿爾薩斯輕輕嘆了一聲,深深看了秦夜一眼。

沒找錯……對方身上那種遇事首先想著跑的性格,如今已經少了很多。是啊……這很正常,身為陰差,每日都要面對無數靈異**,沒有一樣是跑得掉的。每一件都事關生死。久而久之,就算再咸魚的修仙黨,也知道躲不過去。

習慣成自然。

然而,在發現躲不過去之后,對方就像寶石原石一樣,褪去表面臟兮兮的外殼,露出里面璀璨的原色。

舉一反三,對人心的精妙把控,任何一樣,都是為政者的不二資質。

孟婆……你還算真找對了人啊……她暗中感慨了一聲,閉上了嘴。

織田信長目光也閃了閃,他第一反應是武裝軍隊,這才有和日本冥府叫板的一絲底氣,不過,就算他也沒想到,還可以借此練兵!

用歸天蠱的甲殼武裝軍隊,再掃蕩更多的歸天蠱……這是一個良性循環!不用半年,兩個月,他就能練出一只精兵來!

“不,還不止如此。”秦夜背負雙手,未來閻羅的逼格足足的,笑道:“我問你們,普通陰靈忽然加裝了整套盔甲,那叫什么?”

阿爾薩斯沉默了一下,悄然試探:“皮膚?”

然后清晰聽到了秦夜拳頭卡巴一聲,隨后投來不善的目光。

怎么個意思?

會不會說話?啊?會不會說話!不會說話能不要接嗎?不閉肛你能死嗎?

“咳……習慣了……你繼續……”阿爾薩斯干咳了兩聲道。

秦夜收回眼中的急凍死光,沉聲道:“這叫陰器制造業!”

話音剛落,織田信長和阿爾薩斯同時眼睛一亮,驚喜地看向秦夜。

都有身為執政者的經驗,誰不知道一個新行業的產生能帶來多少利益?產生多少就業崗位?

“如此之多的歸天蠱……”織田信長眼眶中鬼火連閃,深吸一口氣看向遠處黑沉沉的酆都:“如果第一批軍械足夠快……我們甚至能掠奪到數百萬……不,千萬歸天蠱殼都有可能!這條行業線起碼可以運作數年!”

“NONONO。還有,還有。”秦夜繼續搖著手指頭,高深莫測得一批:“最后,這是特產。特產,懂嗎?”

他看向阿爾薩斯,對方眨了眨眼睛,終于倒抽了一口涼氣。

“你是打算……賣皮膚?”她聲音都拔高了:“這是新地府首款皮膚!美工完美,做工精細,首充即可獲得……咳咳……本宮的意思是,年底大朝會,你可以用它作為和其他封疆大吏貿易的底牌!”

在秦夜“你是魔鬼嗎”的目光中,電腦少女終于逃脫了皮膚魔咒,用極其浮夸的詠嘆調說完了這句話。

秦夜也長長出了口氣。心中些微的不甘終于消散。

世界上最慘的事情是什么?

人死了,錢沒花完。

更慘的呢?

錢沒花完,而且親兒子還不能繼承!

比更慘還要慘的呢?

不僅不能繼承……而且特么只能摳出一百塊!

要么別讓人看見,要么就一次性清倉,這尼瑪給一百留一億是要人念想到地老天荒嗎?

老地府就是這么一個狀況。

地府傳承絕對不止這幾個地方,這才哪到哪?看得到吃不到簡直是人生最痛!但現在仔細捋一捋……山窮水復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“沒有垃圾的英雄,只有垃圾的玩家。”感慨地說出這句名言,眼神不由自主傲嬌地掃過阿爾薩斯,言下之意不言自明:渣渣,看看高玩的地獄難度開局方式。以前幾千年的地府,有人這么想過嗎?還不是要看本未來閻羅。

阿爾薩斯翻了個白眼,意外讀懂了這個隱晦的眼神。強壓心中殺意,忍……本宮忍……殺了他地府后繼●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●無人……容他再囂張個幾百年……話說第三任閻羅的畫風和前幾任完全不同怎么破?在線等,挺急的。

“那閻羅大人,我這就去準備?”一個沉穩的聲音打斷了秦夜的意/淫,他這才從“我簡直牛逼得不像人!”的思維境界中回過神來,輕咳一聲看向說話的人,收斂了笑容,肅容道:“信長公,你確定?”

“上了這條船,可就沒有下船的機會了。”

是啊……這才是這一趟最大的收獲!

沒有傳承,可以自己創造,隨著時間的推移,一個新興的地府文明也會變成老地府文明,始終會綻放出自己的文化火花。但是,這種地獄難度的開局,有一個滿星武將,作用絕不比傳承小。

織田信長……遞上了自己的投名狀。

從出來以后,對方看似沒說什么,但都是以屬下大名的身份說的。顯然,對方已經承認了秦夜“關白”的位置。

織田信長沒有開口,只是深深看向遠方龐大的地府,許久,才輕輕地,卻慎重地點了點頭。

“好!”秦夜深呼吸了一口,胸口中黑光綻放,陰司錄刷啦啦飛了出來,虛空一抓,一只毛筆在手。龍飛鳳舞地寫下四個大字。

鎮遠將軍!

然而,就在寫織田信長名字的時候,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著他,怎么都寫不下去。

“你的實力只是無常,信長公也是無常。你冊封不了他。”阿爾薩斯淡淡道:“咬破指尖,將血抹到本宮手心上,我來寫。”

又要咬破指尖?

秦夜見鬼一樣看著阿爾薩斯,不是……前十幾章就對你說過,身中一刀尚且能戰,去醫院驗個血保準痛的吱哇亂叫……誰教你動不動就咬舌尖咬指尖的?和手指舌頭有多過不去?

確認了眼神,是想弄死的人……阿爾薩斯看到對方目光閃爍,秒懂,對于第三任閻羅怒其不爭的悲憤已經習以為常,神色木然地在秦夜手上一拂,抓著他的手就在自己掌心畫了個真.鬼畫符。

刷……符箓書寫成的時候,整個虛空都晃了晃。阿爾薩斯右手猛然爆發出道道陰氣,這些陰氣數目之廣,范圍之大……簡直就像一團數十米高的火焰繚繞。她的黑發和衣袂都在瘋狂亂舞。

“官居判官,在老地府體系才有任用官員的權利……”隨著她的聲音,面前的陰司錄綻放出道道白光,和她右手的黑色陰氣如同呼應:“這,才是陰司錄真正的模樣……看好了。”

一筆落下,織田信長渾身一震,周圍空間響起卡卡卡卡的劇烈聲響。數之不盡的陰氣縈繞身旁,伴隨著點點鬼火,仿佛要把他包圍起來。

“主公……”村井貞勝愕然開口,但是,他身邊也是一樣。

他們不知道,這一刻,齋藤歸蝶,以及其他所有親衛,還有僅剩的一千母衣眾,身側全都是如此!

若龍卷風卷走了星辰,陰風呼嘯中,阿爾薩斯沉聲開口:“不要抵抗!名落陰司錄,從今日開始,你就是華國正牌陰差!面對華國大地,華國駐軍所在之處同級鬼物,有秒殺之能!”

刷刷刷!筆走龍蛇,瞬間,織田信長四個字落于紙上。緊接著,織田信長眉心中飛出一縷金色魂火,沒入紙頁。只見織田信長四個字上,一點金色鬼火如同活物,徐徐燃燒。

轟!所有陰風朝著織田信長身上一合,形成一個兩米高大的陰氣之繭。盤旋纏繞,數分鐘后,陰氣轟然潰散。而其中驚訝的織田信長,已經完全變了個模樣。

日式大鎧消失無蹤,取而代之的,是古華國風格的盔甲。身披一副鐵葉攢成鎧甲,腰系金獸面束帶, 前后兩面青銅護心鏡。上籠著一領緋紅團花袍, 垂兩條綠絨縷領帶。腰間一塊諦聽銜牌腰牌,正面上書鎮遠將軍四字。背面刻著織田信長的名字。

若不是七竅中陰氣勃發,瞳孔中鬼火閃耀,完全配得上威風凜凜四個字。

華國第一位上將軍……沒想到是日本人……秦夜無奈地笑了笑,這也沒辦法,人才,現在最缺的就是人才,不過……織田信長是第一個,接下來如果還有外國名人,他可不會上來就給這么高的位置。

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他總感覺織田信長被冊封為鎮遠將軍之后,整個人……整個鬼陰氣足了很多。

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目光,阿爾薩斯道:“很正常,任何陰靈,都必須有依附的土地。如果沒有,就是無根浮萍。他曾經不屬于任何國家,日本冥府沒來得及冊封他,自然陰氣薄弱,現在么……他的實力至少上升了五分之一。”

織田信長目光掃過自己全新的身體,手卡卡握緊,數秒后,對著秦夜鞠躬拱手:“鎮遠將軍織田信長,見過閻羅大人!”

“愿為地府效死!!”身后,同樣一身古華國披掛的村井貞勝咚一聲半跪于地,朗聲說道。

也不只是他們,這一刻,本能寺結界,齋藤歸蝶一身華國仕女裝,于背后漫天烈火中跪了下來,輕聲道:“恭喜信長公尋得新主,歸蝶……愿為地府效死!”

在她身后,一千同樣華國盔甲的母衣眾,齊齊跪下,向著漆黑的天空,向著不知道身在何處的新主,全力嘶吼道:“愿為地府效死!!”

從現在開始,他們再不是無根浮萍。

“好……”老地府內,秦夜閉上了眼睛,深深點了點頭:“放心,你的愿望,華國地府會為你實現。”

“相信我,百年內,你會看到兵發天巖戶的一幕!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