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3章:陰司引渡

第3章:陰司引渡

他脖子都僵硬了,頭頂落下的血越來越多,漆黑的教室中,他機械地抬起頭,借著手機的光芒往上一照。

昏黃的光線,搖曳的視覺,這一瞬間,他看到了一張張到一尺大的血盆大口,慘白的皮膚,不知何時,就在自己頭頂!

殘缺的牙齒,尖銳的嘶鳴,猛然朝著他咬了過來!

從背后看去,一個赤身**,渾身慘白的小孩,正抱著秦夜的頭,一口咬了下去。

“啊啊啊啊!!!”張一龍和王成浩發出聲嘶力竭的尖叫,雙眼一翻,齊齊暈了過去。

但,沒有牙齒合并,或者骨骼斷裂的聲音。

秦夜背著身,右手曲過頭頂,握著一只銀色的棍狀法器,兩端都是蓮花,正好撐在小孩口中。

“唔……唔唔唔!!”詭異的小孩身體扭曲著,巨大的嘴巴用力合攏,卻被這根法器輕飄飄地堵在口腔之中。

秦夜臉上的表情和平時完全不同,帶著一抹戲謔,一抹冷漠。微笑道:“終于出來了啊……”

“找了你這么久,老子裝了這么久的孫子,你終于忍不住了啊……”

轟!!

話音未落,一股肉眼可見的黑風從秦夜身上海潮一樣涌起。同時,一道威嚴的聲音響徹黑風之中:“陰司引渡,閑雜退避!”

刷!教室里陡然卷起一片風浪,滿地沙塵形成一圈肉眼可見的小型沖擊波吹到屋外。飄窗刷拉拉直飛起來。

就在這陣風起的瞬間,那個詭異的小孩子黑洞一樣的眼睛驟然收縮。

鬼有形體么?

或許有,因為此刻可以肉眼可見地看到,小孩身上無數黑氣縈繞而起。但就在他面前,一片比他濃郁的多的陰氣,形成了一個漆黑的旋渦,完全包裹住了秦夜。

好可怕……小孩的全身都在顫抖,這種感覺……仿佛刻印在靈魂里,是一種等級上的完全壓制。

是了……自己曾經聽說過這種壓制……這是……

倏然,他的身體渾身一抖,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,瘋狂地往外面沖去:“鬼差!!!是鬼差!地府大門開了!是鬼差拿人!”

茲拉!他掉頭就走,根本不管嘴里還撐著一根法器,只感覺滿心驚恐,比王成浩和張一龍驚恐一千倍!

怎么可能是鬼差?

鬼差已經一百年沒有出現了!不……這不重要,任何鬼差,那都是官職在身,對付他們這種野鬼簡直不費吹灰之力!

刷啦啦啦!之前緊閉的大門窗戶同時打開,一道陰魂瘋了一樣朝著教室外沖去,但就在同時!身后陡然飛出一把飛索,好似長著眼睛,準確套到了他嘴里的法器上。

那是一只頂端是鬼手的飛索,完全由一種銀白色的鎖鏈構成。抓住的同時,飛索上亮起一片繁復的文字。只是一閃而逝,隨著一聲哀嚎,正在狂奔的小孩靈體頓時跌落塵埃。揚起一地煙塵。

“陰差引渡,你還想跑?”

隨著身后平靜的聲音,飛索猛地一緊,小孩帶著嗚咽的聲音,完全不合力學常理地被憑空

拉了回去。教室大門轟一聲關上。

嘩啦啦啦……沿途的課桌被撞得稀爛,鏘的一聲,鉤鎖帶著那只銀色法器飛回。與此同時,小孩身體嗡一聲炸開,化為道道黑氣飛入四周,一個帶著無比怨毒的聲音嘶啞響起:“陰差引渡,無常拘魂……是鬼差……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正牌鬼差存在!”

就在教室的中央,黑色風潮形成一片旋渦,隨后轟然炸開。秦夜有些蒼白的面容www.klhait.tw,一身斜襟黑色袞服,繡三圓黑白諦聽暗紋,腰纏勾魂索,頭戴黑色鏤空**一統帽。一道道純黑色的陰氣從袖里,衣襟處冒出,衣衫無風自鼓,不怒而威。

他的手輕輕摁上腰間刀鞘:“何方野鬼,報上名來。”

沒有回答,數秒后,怨毒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地府已經百年不管人間事,您為什么要破這個例?”

沙……秦夜抽出長刀,輕輕用食指擦過:“那……今天就開始管了。”

“你!!”聲音一聲尖嘯,緊接著窗戶大門同時打開,一片狂風呼嘯而出。

“哎哎哎,這是持證上崗,我可是地府公務員啊……說走就走,你是不是太不把村長當干部了?”

秦夜淡淡說完這句,隨著一聲輕響,刀光如雪。

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。

一聲凄厲的尖叫,好似大音希聲,又仿佛完全溶于雨水之中。他的鬼頭刀刀刃上,一個童子面容的靈魂,化為黑色的霧氣悄然隱沒。再被吞入刀柄鬼頭之中,燃起一片綠色的火焰。瞬息而止。

秦夜微微皺著眉頭,閉著眼睛,仿佛在感受著什么。數秒后一聲長嘆:“不是它……”

“這個‘捕食區’里仍然沒有,老太婆是不是玩我呢?說好的轉正影子都看不到,這個月本差都收了三只怨靈了,免費打工呢這是?”

就在此刻,他的目光霍然一閃,瞇著眼睛看向窗外。

他的角度很好,此刻屋子里一片漆黑,外面根本看不清內部。他卻清晰看到,大雨之中,一個佝僂著身子,全身漆黑的男人,正拄著一根拐杖,蹣跚地從雨幕中走來。

“又是他。”秦夜縮回腦袋,眉頭深深皺起。身上黑氣倏然一收,衣服化作普通衣服,斂息屏氣,閉上眼睛躺在了地上。

雨仍然在下,整個學校一片寂靜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大概五分鐘,大概十分鐘,門口忽然響起了咚咚的敲門聲。

不徐不疾。

“你好。我是國家特別調查處駐青溪縣分處調查員,編號ac-285,請問我可以進來嗎?”

當然沒有人回答。

又過了十秒,聲音不緊不慢地說道:“那……打攪了。”

門輕輕被推開了,首先是兩聲咳嗽聲,緊接著就是一陣優哉游哉的拐杖篤篤聲。還有一陣細微的鐵鏈碰撞聲,從厚重的衣服下傳來。

對方仿佛蹲了下來,衣服在地上拂動,發出沙沙的聲音。數秒后才撥通了手機:“是我。”

“是的……沒有發現,很奇怪,青溪縣三起靈異**,惡靈等級都絕對不低,需要我親自出

馬……但是不知道為什么,這三只惡靈全都在我之前被人超度了……”

“沒錯,是同一個人,他的印記非常明顯。陰氣比尋常鬼物濃厚得多……我從沒見過這么濃郁的陰氣……我知道了,必要的時候會通知市里。不過目前還沒有發現這只評級為‘b’的靈體出手傷人,仿佛……它在針對這些惡靈一樣。我認為沒有必要打草驚蛇……”

“嗯……可以,我會負責處理好現場,放心吧……”

關上電話,秦夜聽到了一聲幽幽的嘆息聲和打火機的聲音,隨后,一陣奇異的香味飄了過來。

他仍然沒有動,仿佛假死的烏龜,足足一個小時以后,才偷偷睜開了眼睛。

教室中已經空無一人,桌椅完全恢復如初。就在講臺上,一堆燒盡的灰還散發著余溫。

秦夜抓起一點灰聞了聞,嗤笑一聲:“忘魂香。”

“聞了之后第二天什么都不會記得。我要沒記錯……這種香材料非常珍貴,老太婆說她也不多。這人……隨手就拿出來一根,還是‘處理現場?’未免太奢侈了。”他若有所思地看向門外:“從我超度第一只怨靈開始,就被他追蹤到了。和野狗一樣纏著不放……他真該慶幸,要不是他陽壽未盡,現在本差早讓他下去休息休息了。”

他走到張一龍和王成浩身旁,毫無憐憫地伸出手,掰著對方臉頰看了看,又翻開眼皮,隨后將兩人破皮球一樣一扔。

“好人不長命,禍害遺千年吶……”

這里不能久呆,他悄悄走到學校墻邊,一個翻身直接躍起兩米多,落到了墻外。那里正好停著一輛自行車。

雨已經停了,路上沒有半個人,往日熱鬧的夜市,從上周全國通知開始,已經人跡罕至。只剩下路燈孤單地閃耀著,映襯著秦夜不徐不疾的身影。

陰差周圍,百鬼退避,這條路他騎的非常寧靜。一邊走,腦海中一邊飛速運轉:“聽他的話,應該是政府的人。評級為‘b’的靈體……是說國家已經關注這些事情了?”

“從開始我就感覺不對……按照我華國的風氣,這種封建迷信怎么可能登上每日新聞?這是政府在為以后做鋪墊啊……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么?不得已全國開始廣播。而且組建了相關部門?應急措施真是迅速啊……”

“那……現在有多少人知道這件事?”

他眉頭深深皺了起來,看著漆黑的夜空喃喃道:“人多眼雜,‘它’的蹤跡,就更難找到了……”

思緒飛轉之間,他已經騎到了縣郊,青溪縣不大。以往幾十年村里的墓葬都在背靠的青龍山,理所當然,這座山下,就形成了喪葬行業一條街。

扎紙人紙馬的,賣鞭炮紙錢的……并不寬闊的街道兩旁,林立了足足二十家吃死人飯的店鋪。雖然不多,對于僅僅三萬人口的縣城城區,已經相當不少了。

他家的“身后事”店鋪,名字簡單易懂,就位于店鋪最里面。而此刻,他愕然發現竟然圍了一大堆人。

“小秦!”一位大媽看到他停下車,立刻跑了過來:“你可算回來了!快!你家里出大事了!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