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正文 第312章:疑鄰盜斧?

正文 第312章:疑鄰盜斧?

林翰死死扛著秦夜,這人怎么回事?說著說著就暈了?太激動了吧……一定是太激動了吧?嗯,世界上就是有我這種舍己為朋友的好人。感動也是應該的。

“我是誰……”秦夜勉強睜開眼,感覺著全身血液在冰冷,死死抓住林翰的衣領,迷茫道:“我在哪兒……”

林翰PIAPIA給了他兩個大嘴巴子:“我在打你。”

下一秒,秦夜瞬間從奶狗變藏獒,一把抓住林翰的脖子,膝蓋頂在對方兩腿、之間,死死撞在墻上,林翰一聲:“臥槽……”

就弓下了腰,臉色烏漆嘛黑,用一種“你蠻橫,你冷酷,你無理取鬧”的眼神幽幽看著秦夜。

“換了!!”秦夜簡直咬牙切齒,雙手搖著對方的脖子,神色可以說是猙獰了:“立刻換回來!”

林翰正打算揉揉不可言說的地方,卻眼角亂跳地看到秦夜的膝蓋又蠢蠢欲動,立馬明智地舉起雙手,冷汗都嚇出來了:“不是……爸爸為你著想,你不感恩就算了,還敢對你侄子下黑手?”

“侄子?!”秦夜往下看了看,立馬明白這傻逼的邏輯思維:我們都這么好了,我兒子就是你侄子,你廢了我,侄子就沒有了……

簡直神邏輯!

“你信不信……你現在不換回來,我讓你侄女都沒有!”

林翰干咳了一聲:“那啥……周主任已經批了……”

秦夜松開了林翰的手。

生無可戀,如同游魂一樣飄蕩在樓道,無神地看著天花板:“老天……你為何這樣對我?我身旁為什么總是圍繞著層出不窮的傻逼……”

林翰感覺對方都快飛起來了,小心翼翼地走過去,低聲道:“你不對勁啊,帶菜鳥去逛逛捕食區就像后花園一樣,順便增強一下師生關系,這么好的機會別人求我還不給……”

“那我求你換回去成嗎?”

“不成。”

說完這句話,林翰就瞬間退到三米以外:“那什么,周主任讓上完這節課你去他辦公室一趟,溝通下實戰實習的內容,我先走一步啊?”

隨著他閃電一樣離開,后方秦夜的備課案資料夾菜刀一樣飛過來,直接入墻三分。

整節課,秦夜可以說都是在照本宣科。毫無趣味性可言。

心里已經將呆霸王死后買到鴨子店一百次,想出了一千種蹂躪方法。然而……并沒什么卵用。

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啊!康衛省啊!毗鄰京津城市圈,和那位道主幾乎就差隔著玻璃打啵了!林翰這番操作簡直讓他窒息!

結束上課之后,磨蹭了好一陣子,他才懨懨地去了周先龍辦公室。

“來了?”這是系主任辦公室,但此刻并非一個人,還有一位面容普通的男子坐在周先龍對面的椅子上,正在交談什么,看到秦夜進來,對方微笑著點了點頭。

很普通,普通得找不出任何語言形容,丟到人堆里絕不會看到第二眼。身高大約一米七五左右。拘魂級別的真氣。

“坐。”周先龍指了指另一張椅子,等秦夜坐下來,開門見山地就說道:“最近授課效果不太好?”

“還行,有些想法打算加入,還沒找到切入點,每天忙于好幾個思維中周旋,等解開就好了。”秦夜搬出了早就想好的托詞,就算他這學期教的再怎么不好,上學期論文打底,學校也絕不可能辭退他。

周先龍點了點頭:“學術的問題在于鉆研。不過,你也要注意和學生的關系,你看,林導師就做的很好。根據反映,你的課師生關系有些僵。所以,這里有個機會。”

他將一疊資料推到了秦夜面前:“開學前的大會上我說過,東三省靈異爆發,大量無家可歸的平民涌入京津城市圈www.klhait.tw,還有康衛省。京津城市圈是特別調查處的總部所在,防衛森嚴,不必擔心。但康衛省從來都是大草原,靈異爆發率極低。忽然涌入大量難民,隨之而來的還有無數陰靈。靈異**直線上升。省政府已經向特別調查處求援了。我覺得,這是不錯的磨煉機會。”

秦夜暗嘆了一口氣,不動聲色接過資料。仔細看了一眼。

上面羅列著康衛省的陰氣詳細資料,陰氣指數已經從3%長到了19%,靈異警戒線已經拉開,但是并沒有太大作用。

“首次的實戰實習,我最終決定由你擔當。”周先龍沉聲道:“你的實力還在林翰之上,他既然把這個機會讓給了你,想了想,我也覺得你很合適。你們的目標,要去的學生簡歷,全都在資料里,回去好好看看,下周五傍晚動身。有沒有問題?”

“有……”秦夜干咳了一聲,滿含期待地看著周先龍:“那啥……如果身體不舒服能不能不去……”

周先龍用一種“你說呢?”的眼神看著秦夜,兩人含情脈脈對望數秒,秦夜認栽地點了點頭。

因為他敏銳地捕捉到了對方眼中不耐煩的火氣。

這尼瑪……還有一周你就預知身體不舒服了?對黨和國家交給的任務這么不上心?是不滿我呢還是不滿學校?

丫找抽呢?

“還有。”周先龍指了指秦夜身邊微笑的男子:“黎季希,第一修大特聘教授。這次……由他帶隊。”

秦夜愕然看了一眼對方,這么普通的男子居然是特聘教授?而且……拘魂級別就當上了教授?

心中雖然疑惑,但是他還是伸出手,勉強微笑道:“秦夜,第一修大實戰系導師,請多指教。”

“是優秀導師。”周先龍道:“上學期末,你的教職分已經足夠評選為優秀導師。已經報上去了,大約一個月后就會有批復。”

黎季希笑著伸出手握了握:“黎季希,特別調查處總部調查員,請多指教。”

稍觸即分。

秦夜拿起資料就離開了,既然躲不過,那就得做好充足的準備,他可是記得,地府有功法傳承的,阿爾薩斯也說過,有些功法雖然地府規則不在了,仍然可以學習。

房間里安靜了下來。

周先龍泡了杯茶遞給黎季希,對方恭敬地雙手接過。還不等他喝,周先龍就皺眉道:“沒必要。”

“如果真不是他,我們調查他的事情又傳出去了,那……我這張老臉都沒地方放了。”

黎季希憨厚的臉上,此刻居然露出一抹深邃的笑容,瞇著眼睛看著門口:“他……有問題。”

“當然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。但是……他的身份證……”他指了指上頭,周先龍目光霍然一閃。黎季希這才幽幽道:“上頭給辦的,是一位老領導。還在位,他上頭有人。但更詭異的事情就來了,如果有人,那他為什么是散修?他應該比其他人更早加入特別調查處才對。”

周先龍沒開口。

黎季希的語速很慢,不過卻說得非常清楚:“如果說這都不算什么,那……為什么他在東海失蹤的那幾天,恰好是對馬海峽陰氣爆發的時候?”

周先龍終于開口了:“你這種心態,是疑鄰盜斧。你們不是看過酒店監控嗎?那幾天他不舒服,都在房間。”

“然而他對林導師和蘇導師說的是有事!”黎季希平凡的臉上出現了一抹鋒銳的神色,和他普通的面容極不協調:“周先生,信天翁絕不會隨便懷疑一個人。我們讓人對那張照片上的人臉做了復原,全國相似度90%的有八十二人,排除那時候在沿海的,不能修煉的,只有他一人!”

周先龍嘆道:“身為同事,我不好多說。但是,你們抓著一個人不放,簡直把他當成了最后希望,這有違第一修大宗旨。”

黎季希也嘆了口氣,苦笑著喝了杯茶:“其實,我們也是走投無路。佳德那邊已經在進行記憶碎片重組,請來了高手,恐怕最少也要四年。我們進入了佳德系統,并沒有發現他的賬號。不過……有一個賬號空缺了。卻被人補上了,然而因為時間太緊,佳德全力籌劃曜變天目碗的拍賣會,導致沒有錄入對方的信息。但……”

他深深看著周先龍:“周先生,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?”

周先龍搖頭。

“古青院士。”黎季希長長舒了口氣:“他喜愛國畫古董,錢多的花不完,是佳德的常客。他的賬號重新激活過一次,并且……”

他一字一句道:“就在寶安!”

周先龍的臉色也凝重了起來。

時間對的上,地點對的上,長相對的上……他幾乎都要懷疑就是秦夜了。

“你不能這么想,畢竟,對馬海峽大戰的那幾天,他都在酒店。”他最終還是說道,這是無法反駁的疑點了。也幸好秦夜謹小慎微,當時外出,還讓阿爾薩斯在房間內故布疑陣。否則……在國家機器的力量下,沒有任何秘密可言。

別以為信天翁是吃素的,像他們這種秘偵部門,就算全國首富要查個掉底,也不過是時間和決心的問題。至于其他人,分分鐘。

黎季希的聲音越來越深奧:“有些術法……同樣可以做到這一步,可惜,全都失傳了而已。他的傳承,你不也不知道嗎?”

“所以……我這次一定要去近距離觀察一下。而且,我還特別加入了一個特殊的學生……如無意外,下學期,到他徹底洗脫疑點為止……”

他站了起來,抿了口茶放下杯子:“我都會在第一修大。”

“再見,周主任,謝謝你的茶,茶不錯。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