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356章:首次國際貿易磋商(三)

第356章:首次國際貿易磋商(三)

明天一更,休息一下,太累了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我意已決。”韓擒虎也不多話,說完這句話后,就坐了下來。

很好……

秦夜舔了舔嘴唇,情況慢慢地好轉,這次大朝會的烏云基本散盡,已經可以看到后方的太陽。這三人的臣服,哪怕只是暫時,都足以讓他慶賀。

這等于三條海外貿易路線,以及五十年一次的大朝賀!

也等于三個信息收集點,三位歷史名人的加入!

“好,地府絕不會虧待忠貞之士。”他笑了笑:“這是本官接手地府以來,第一次進行國際磋商,所以要討論的議題并不太多。不如我們進行下一個項目?”

合約當然不可能現在簽署的。

現在簽署的叫做意向。

表明大家有了這個意思,并且認同。真正的合約,還要等雙方法務扯皮,比如不叩邊的邊,這個邊界在哪里。不叩邊包括什么行為,什么規模才叫做叩邊。一旦違反會受到怎樣的處罰,包括哪些內容方面等等,至少數百條!這些都不是他們這種身份要考慮的。他們只負責掌控全局。其他的自有下面的人去做。

雖然新地府的法務團隊很稀爛,不過……至少還是給蘇冬雪弄出來了……這種機會,留給他們磨煉也不錯。

等真正的合約出來之前,至少有大半年磨的時間,相信這個團隊會得到長足的進步。

“可。”第一項內容的結果,雙方都可以接受。誰也沒反駁。

秦夜輕咳了一聲:“那么……就來裁定一下各位大王離開華國的賠償吧?”

鴉雀無聲。

十二天羅全都見了活鬼一樣看著秦夜。哥們兒你什么意思?你真的是死要錢啊,一滴油水都不放過?離開華國還要賠賬?你怎么不檢討一下自己武力不足,導致壓不住這些封疆大吏?

誰給你的臉啊?

周瑜也出神地看著秦夜,對方臉上仍然微笑,沒有絲毫不自然,他忽然感覺……自己可能低估了這位閻羅王的臉皮厚度。

但他馬上就收了神。磋商進行到這一步,對方真正的目的即將水落石出,看看這位閻羅王到底什么手段,也方便決定……以后堂明的路怎么走。

“這個賠償是?”高長恭面具下那張俊美的臉都氣的有些發紅,終于打破寂靜,沉聲問道。

秦夜收了笑容,正色道:“我查過地府卷宗,當年為了幫助各位建設藩屬國。老地府投入了上千億的陰靈石——是每個藩屬國!包括修筑最基本的國道,縣市級地府分部。各大特殊建筑。這才有了各位今日,各位,你們難道想不認賬?”

“那是老地府的投入,與你何干?”察罕冷笑道。

“就憑本官是老地府的接班人!”秦夜一拍桌子站了起來:“怎么?各位,受地府恩惠,現在翻臉不認賬?本官只要你們按照當年的數字吐出來,根本沒給你們計算數百年后物價飛

漲的利息。你們還認不認自己是華國陰靈?非要逼得本官在華國陰司完全注銷你們的信息?”

“可笑!”劉裕一拂袖站起,怒極反笑:“數百年來本王朝貢數十次,早已還清當初地府恩情。什么時候輪得到新地府來碰瓷!秦大人,自重!”

“確實可笑。”于謙老態龍鐘地站了起來,雙手攏在赤紅長袖中,陰森冷笑道:“劉寄奴,你死于公元420年,距今一千六百多年,這一千六百多年里,若不是華國對漢陽大開商路,你的逐鹿臺可建的起來?若不是華國陰司國子監每百年為你們培育傳承,你劉裕哪來人可用?!”

“身為漢臣,不知恩圖報,反而挾恩要挾。如今老地府天際傾倒,新地府孑然而立,你深受皇恩一千六百年,不說報效地府,竟然想趁火打劫!你簡直不配青史留名!你枉為人子!無恥之尤!”

轟!

話音未落,劉裕陰氣暴起,長袖中一只陰風手掌猛然探出,電光火石逼近于謙天靈蓋。與此同時,高長恭身后,兩只陰氣凝結的翅膀倏然展開,無數陰氣羽毛傾盆大雨一樣電射而出。馬伏波笑了笑,身形陡然掠上半空,虛空一抓,一只長槍呼嘯而出,上面纏繞千百冤魂,仿佛地獄的定海神針。

四道陰氣,若長龍出海,直取于謙頭頂。也在同時,秦夜身后,阿爾薩斯黑發烏鴉一般張開,千萬發絲潮水一樣沖出,于謙身旁的楊繼業同樣虛空一抓,一只陰氣長槍頓時舞做萬點黑芒。

下一秒,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,一圈數十米的陰氣沖擊波瘋狂綻放。沒有動手的十二天羅神色古井無波,在這片沖擊波中椅子憑空退后數十米。緊接著,沖擊波還沒有擴散,地藏佛像上,所有鬼火古燈同時一晃,熄滅了一盞。而那圈沖擊波好似從未出現過那樣,已經不可思議地消失無形。

會議桌前,劉裕,高長恭,察罕,馬伏波四人衣袂無風自舞,刷拉作響,陰氣強悍地如同實質。另一邊,阿爾薩斯和楊繼業已經擋在了于謙之前。兩方之間的虛空都在燃燒著鬼火。

“四位,你們還有沒有把閻羅王大人放在眼中!”楊繼業臉色肅然,沉聲喝到:“地藏腳下,你們就不感覺問心有愧!”

“舉頭三尺有神明,別鬧得太過。若天道看到地府大亂,真要強勢插手。那……這一次永鎮六道的,就是你們!”

沒有回答。

只有一觸即發,針尖對麥芒的強悍陰氣。

秦夜一背冷汗,作為全場修為最低的大人物,他剛才根本沒有反應過來,而是閻羅印碎片主動護主。他也第二次看到,高階判官出手,有多么可怕。

“于大人……好一張利嘴。”高長恭輕輕舒了一口氣,緩緩坐下,禮儀萬方:“你,小心了。”

“還真把自己當正義化身了不成?”察罕嗤笑一聲,也坐下了:“十二天羅里,就數你武力最低。也敢在大朝會上大放厥詞?”

劉裕和馬伏波沒有開口,只是深深看了一眼于謙,坐下了。

“老夫行的

正坐得直,倒是有些人,冥頑不靈。老夫在城頭上等著看你們的結果。”于謙絲毫不懼,臉色都沒有變,就像剛才什么都沒發生那樣,冷冷一笑,不再開口。

秦夜輕咳了一聲,其他封疆大吏身軀不動,椅子自動拉了回來,所有人都仿佛什么也沒看到。目光再次移到秦夜臉上。

“那就是說,各位不答應了?”秦夜盡量讓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自己微笑起來。實際上,手心已經滿手冷汗。

“那很遺憾。”

“生死簿,明鏡高懸,恐怕……”

“秦大人。”察罕垂著頭,目光沒有看秦夜,卻掏出一塊虎符放在桌面上:“您知道這是什么嗎?”

秦夜搖了搖頭。

“陰兵符。”察罕淡淡道:“這塊陰兵符,本神是黑色的,只有頭部白色。代表我們可以征兵五千。這是老地府下的禁制,一旦超過五千,多余陰兵會自動消散。但現在,隨著老地府崩潰,整個虎符已經化為純白。這代表……我們可擁兵十萬。”

“另外……這只虎符一旦打上天空……”他舒適地靠在椅子上:“那,新地府外屬于我們的軍隊,將會不計一切代價強攻地府。”

班超開口了:“四位,謹言慎行。你們鬧分家可以,但是……要改天換日,別怪本王手下無情。”

察罕冷哼一聲,輕輕摩挲著虎符:“新閻羅王不要本王活下去,本王還顧忌新地府的死活?”

“還真是大逆不道啊……”王猛輕嘆了一聲,沒有繼續說下去。

“秦大人。”高長恭也看向秦夜:“咱們好聚好散,家國家國,家如國,國如家。只不過一次分家,何必鬧得以后情誼都沒了?若華國遭到超大型陰災,兵難,我們照樣會拍馬前來。我等也從未想過離開華國國籍。你何必提出這種強人所難的磋商協議?”

劉裕沒有任何表情:“若秦大人一意孤行……也別怪我等不念華國情分。”

好……很好……秦夜微笑著看著這些人,這就是史書上千古留名的名人,真的不錯……心夠狠,手夠黑,做奴才的爬到了主子頭上,就差掐著他的脖子說:給你點陽光別太燦爛,給你面子別當怕你!

“那好。”不過現在不是收拾他們的時候……壓下心中怒火,秦夜繼續笑道:“如果你們不愿意一次性賠償,那,本官提出另一種賠償方式。”

周瑜的折扇輕輕一收,不動聲色看了秦夜一眼,他有預感,這才是對方真正要的東西!

提出一個你們給不起的,再提出一個看似可以接受的,好像退而求其次?不,對方拿到了真正想要的東西。

“一年后,本官會在沿海打開新城市。”

“這是一個貿易城市,我希望,四位能和新地府達成海外貿易條約。如果這條你們都不答應……”他的目光掃了察罕一眼:“那就把你們手中的東西丟出去。”

“華國地府,可不是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的地方!”

一瞬間,周瑜腦海中豁然開朗。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