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387章:塵封的往事(二)

第387章:塵封的往事(二)

就是在這里,鮮血染紅了下面的字跡。

秦夜默然拿著紙,拿遠了一些,做出一個寫信的動作。緊接著,目光就深深瞇了起來。

這是從背后劃破脖子,瞬間噴出的鮮血。

這時候,寫信人應該是在房間里。

一個人,深夜十二點。

以她的恐懼程度,是絕對不敢開門的。門窗都關的非常緊,而且……這個女工應該已經到了神經質的地步,一旦有一絲聲音,肯定會被發覺。

也就是說,有什么東西,在深夜十二點,在她床上,她身后,割開了她的喉嚨。

沒有掙扎。

甚至自己都不知道。

簡直想起來就讓人起雞皮……秦夜搖了搖頭,翻過這一頁,看到了下一張。

“1948年4月1日,晴。”

“繅絲廠……毀了……全毀了……”

“昨天我生病沒有去上班,但是,就在昨夜,一把大火,徹底燒毀了繅絲廠,一千多人啊……整整一千多人,全部燒死在了里面!”

“那里已經待不下去了……每天都在死人!日本人請了和尚也毫無辦法。所有女工都魂不守舍,沒人想做下去,日本人竟然把她們全部鎖在了里面!所以,昨晚的大火,無一人逃脫……”

“噩夢結束了……我今天準備去拜祭一下姐妹,可能……我是這場噩夢里唯一幸存的人了……但是我剛走到街上,就聽到外面的人說,日軍居然把整個繅絲廠挖坑要埋起來!不管里面可能還有活人!我……我嚇得馬上回家鎖上了門。”

“太可怕了……這種沒有希望的日子什么時候能結束?今晚,我偷偷遠遠看了一眼,那片地方都被填平了……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聽,我……又聽到了女嬰的哭聲……”

中間很長的空白。

下一行字,瘋了一般,非常扭曲:“不……沒有結束!她來了!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她來了!!”

“那個女嬰,她在找我!她一定在找我!!!”

“今夜……門響了一晚上!不知道誰在敲門!從門縫里看去,沒有一個人!但是……從門下的縫隙看去……能看到……嬰兒的手腳!!”

“她在找我……她還在找我!她不肯善罷甘休!!為什么……我什么都沒做啊!!”

“放過我……我不想死……”

日記戛然而止。

只剩最后幾張了。秦夜翻了過來,但下面一張,是完全被血染紅的紙。

上面,有一行黑色的字。

歪歪扭扭,就像剛學會寫字的孩子那樣。

“你來了……”

刷!

秦夜猛然放下紙,警惕地看著四周。

這不是人寫的字!

字上陰氣濃厚得很,已經達到了無常級別,這是……鬼寫字!

而且,是寫給他看的!

下一頁,是一張血紅的紙。然而卻沒有字。但在他翻到的一瞬間,一行自己緩緩地,慢慢地,歪歪扭扭地出現在上方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在……”

“看著……你……”

啪滋!!

字跡剛剛結束,血紅的燈光瞬間熄滅!

正主到了。

這,就是整個谷城縣陰靈**的起源……或許地藏提醒和阿賴耶識全都應驗在對方身上。秦夜凝重地掃視了一圈,目光落到中央的池子上。

繅絲池,煮繭就是在這里。也是嬰兒被丟進去的地方。但現在……這個池子仿佛煮沸了一般,一絲一縷的陰氣順著池子邊沿冒了出來。

越來越多,越來越濃!不到一分鐘,整個地面都凝聚了一層如同實質的陰氣,而繅絲池里的陰氣仿佛源源不絕一般,火山爆發一樣往外流淌。

無常高階……距離判官一步之遙,天生地養的鬼物根本不懂得控制陰氣,這一瞬間,秦夜就判斷出了對方的境界。但是,疑惑也隨之而來。

判官之下,誰能難為自己?

嘩啦……繅絲池里響起一聲龐然大物浮上水面的聲音,陰氣蔓延得比之前更可怕。秦夜深吸一口氣,化為陰風來到了繅絲池邊,往里一看。

什么都沒有?

意外的,整個繅絲池清澈見底。里面空無一物。只有周圍青黑色陰氣不停蔓延。

不對……理智告訴他,這里面絕對有東西!但……居然自己法眼看不到?

他沉吟了數秒,手一招之下,四面八方貼在水槽上的鏡子全部飛了過來,在繅絲池上組成了一面和池子等大的鏡子。

傳說,鏡為陰陽之引。

很多肉眼看不到的東西,鏡子里卻能顯現出來。這也是沒事別在十二點梳頭,和不要對著鏡子往后看的由來。

因為……你永遠也不知道,鏡子里的東西,會不會隨著你轉頭。

就在鏡子形成的剎那,秦夜終于看到了真實的畫面。

人骨……

穿著日本軍服的人骨,全都被墊在池塘底部,這赫然是一個骸骨池!

水在沸騰,一顆顆頭顱漂浮水中。那是……活人的頭顱!

都是男子,有老有少。整張臉已經被煮的通紅,比普通人頭顱大了三倍。肌肉都浮腫起來,然而,對方的頭發,正絲綢一樣散開。

秦夜總算明白那種惡臭是怎樣來的了。

是煮死人……煮出來的惡臭!

陳念曾對他說過,兩位調查員下去了再沒有上來,老道七竅流血而死,還有……那些被鋼筋串ChéngRén肉串的工人。現在全都在這里,一個不少。

但,這并非最重要的。

就在繅絲池中央,一具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子,正漂浮在那里。

這是具無頭尸。之所以說是女子,因為肉身完好無損,還保持著女人的形態。而她的雙手環在腹部,抱著……一個青紫色,布滿尸斑的……嬰兒頭顱!正直勾勾看著秦夜!

“滋!!!”就在上方黑發炸開的一瞬間,頭顱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。肉眼可見,頭顱黑發足足兩米多長,鋪滿整個池底,而她的面容……已經是青面獠牙!下頜的犬齒都長出了兩寸!

僵尸!

秦夜感慨地嘆了一聲,這里是養尸地,幾十年后尸變不足為奇。而僵尸絕非電視上那種身體筆直,行動不便,毫無靈智的尸體。

雖然地府傳承看的不夠多,但是他也看到了鬼物分級的部分。真正的僵尸……雖然肢體筆直所謂“僵,”但行動卻快若閃電,且力大無窮。絕對是鬼物中的貴族!

任何出現僵尸的地方都絕不容小覷。

“無常高階……只差一步進階判官,遇到我,也算你倒霉。”秦夜幽幽開口:“做人難,死了再無牽絆,你也是殺了不少人,如今,就乖乖上路吧。”

刷……判官筆出現手中,但就在他要點下去的時候,忽然頓住了。

不對!

這是無常,也只是無常,一只無常厲鬼,憑什么能遮住自己的法眼?

若非變異陰靈,而且在老地府陰靈排行榜上都極為靠前的那種,絕不可能擋住自己的法眼。一只無常僵尸,還沒有完全養成,是怎么做到的?

這種情況,在廢棄火車站出現過一次。但那次……是儒家那位被放逐到幽冥界的罪人。這池子里要么是虞麗珊,要么就是她的女兒。身份完全對不上!

還有一種可能……

秦夜倒抽一口涼氣,再不猶豫,陰風倒退,全速朝鐵門沖去。

這種可能就是……對方和僵尸聯手,正在這里等著他!

也就在同時,鐵門上閥門無人自轉,四面八方刷拉拉亮起無數符?,那是用人血寫成的,而且……是老地府的文字!

“艸!”秦夜怒罵一聲,中計了。那位不見面的對手,從未放松過一分對他的殺意!

為什么?

但現在根本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,下一秒,隨著轟轟轟數聲巨響,整整七道身影從池底一沖而出,手中寒光熠熠,直指秦夜全身各大要害!

“陰差拿人,閑雜退避!!”

也在同時,池中女子頭發如同海嘯暴起,轟然朝著秦夜卷來。

這一瞬間,所有燈光猛然熄滅。人在突然的黑暗中,哪怕有光亮,看到的也是一片漆黑。但秦夜現在已經是陰差形態,根本沒有受到阻撓。

所以,他看清楚了。

那是七個穿著黑衣的尸體,之所以說是尸體,因為……他們剛一離開水池,渾身的尸臭根本無法掩蓋。

黑衣是古式黑衣,帶著斗笠,和小說中的殺手沒有任何區別。然而……雖然是尸體,動作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凝滯,手中的匕首快若毒蛇,刀尖直指秦夜全身。

陰差拿人,閑雜退避!

這句再熟悉不過的話,讓秦夜有一瞬間的失神。但馬上就明白,如果那位不見面的敵人,身份真的是儒家罪人,那么,對方當然熟悉這句話!

就像這房間周圍的符?,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陰靈畫符,這是真正的鬼畫符,若非對方的身份,其他陰靈怎么做得到?

一瞬間的失神。匕首帶著破空之聲,距離他僅僅三米。他都能感覺到上方繚繞的道道陰氣。但他并沒有慌,七具尸體只不過是拘魂級別,根本傷不了他,就連他的官威都破不了。然而就在此刻!

空中七人凌空一個旋轉,身上黑色夜行衣齊齊破碎,露出了下方……一套裁剪精細的紙盔甲!

時間仿佛凝固。短短零點幾秒,無數的陰氣從鎧甲下噴薄而出,繚繞全身,對方的陰氣竟然不可思議得一再攀升!瞬間沸騰!

卡拉……空氣中突兀響起的音爆聲,讓秦夜腦海中警鈴大作。

這是……無常級別才能斬出的音爆!

還不等他反應過來,陰云之中一聲尖嘯,七個聲嘶力竭的聲音同時怒吼:“斬!!”

匕首消失了。

在陰云中出現的……赫然是七把一米長的鋸齒長刀,帶著風雷之聲直劈頭顱!陰氣和之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語!

真的是無常……

七位無常!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