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409章:進入武陽

第409章:進入武陽

今天2更,,,休息一下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陽間呢?”

男子苦笑了一下:“陽間……陽間還算安寧。我們也不知道為什么鬼物會相互廝殺……但這只是看起來的安寧。就在這幾個月里,我們已經發現了好幾個市區陰氣激增,同時那幾個地方每天晚上十二點以后,都會爆發拘魂以上,鬼差級別怨靈依附的小型戰爭。厲鬼之間的戰爭……到現在已經上百起,而且越來越多!”

秦夜皺眉:“你之前說……危若累……”

“是,危若累卵。”男子的聲音有些顫抖:“陽間看起來安寧,但是有兩個地方……陰氣已經超出了副省級省會能調查的數量!”

秦夜目光一閃,沉聲問道:“哪里?”

“萊平,陰氣無法計數!曲阜,陰氣同樣無法計數!”前方已經出現了車站的影子,男子煙嘴都咬扁了,恨恨道:“月初,SRC總部來人,帶來了首都的儀器,我們終于查出來……萊平陰氣已經達到了兩千一百四十七萬!而曲阜……同樣高達一千八百四十二萬!”

果然是曲阜!

秦夜猛然回過了頭,愕然看著男子。男子苦澀地笑道:“沒騙你,所以……東山省才拼命發送招募信息,全面提高調查員待遇。曲阜和萊東的人口已經全面撤走。如果我們走的市一環,你會看到數百萬的板房。秦先生……您是去的武陽,距離這兩個該死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。不過……千萬小心。”

秦夜沒有說話,忽然之間,他感覺自己遺漏了什么。

他一直對武陽東征看的非常重,但現在看來,恐怕還不夠重!

因為一個詞,判官。

同為判官,他有信心直接斬殺孔末聯軍,自己帶上的一萬陰兵,不……還有楊繼業支援的軍隊,難道不能橫掃曲阜?

但他忽略了,他不怕判官,卻怕府君。身為道主的府君,不是他能對付的。

然而……曲阜陰靈聯軍卻敢叫板府君!不管如何,對方有和府君剛正面的底氣!

自己……不同樣等于面對府君?只不過是比道主弱一些的府君?

細想起來,軍陣加身,府君陰器護體,這還只是對方展露出的一些方面。還有更深的東西……自己對陰差身份有些過于自信了。

兩千多萬的陰氣,量變……同樣會引起質變!

“是了……想必……陰差秒殺同階,是一對一的情況下。或者在一個小范圍。如果一個陰差可以隨便秒殺不計數的同階厲鬼,還要陰兵做什么?以前的地府大戰,比誰的高階陰差多【147小說】就行了。并且……地府也完全沒必要提供如此多的陰差職務。一位無常就可以統管一個市。他們應該不是政府機構臃腫,而是……有這樣做的必要!”

兩個千萬量級,瞬間提醒了他,自己到底在面對什么東西。

“果然是初期戰國時代……一旦占山為王,在沒有太多其他勢力的干擾下,實力將會迅速膨脹……現在不鏟除它們,以后……恐怕就要付出十

倍的代價!”

恐怕孔末聯軍做夢都沒想到,他想先下手為強,結果反而引來了新地府的殺意。

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?

只能說,世事如棋局局新。地府崩潰之后,無論殘存的陰差,還是陰靈,誰都在摸索中前進,誰都在黑暗中壯大自己。這是一個真正的黑暗森林,誰先露頭,誰就會引來別的槍口。

茲……就在此刻,車停了下來。玻璃外齊州火車南站幾個大字,已經伴隨著一座巍峨建筑出現在了眼中。

秦夜在男子欲言又止的目光中下了車,笑道:“不得不說,術業有專攻。讓調查員來做說客效果還是太差了。”

男子苦笑不答。

“謝了,不過在哪里工作都是一樣,崗位地方不同而已。”秦夜揮了揮手,拿起行李走進了火車站。但就在此刻,他的目光忽然一動,拐到了沒人的地方。

手指抬起,虛空一陣波動,一只陰氣凝聚的知更鳥飛到他指頭上停了下來。他側耳停了停,目光霍然一閃。

楊家將大部隊全員抵達!

知更鳥不能帶太多信息,他只知道,楊家將大部隊已經趕到。六位將領,六萬陰兵,四頭陰獸!對于剛知道對方陰氣突破兩千萬的他來說,簡直是一針強心劑!

還陽燈只差最后一盞……他強壓下立刻回到地府的心思——這趟車是硬座,不過兩個小時而已。他不想因為自己魂歸地府而節外生枝,另外……必須將武陽的事情交代清楚,他才能全面投入到武陽東征的大業之中。

火車緩緩開動,他深呼吸了好幾口,心情才漸漸完全平靜。不能急……任何大事,最重要的不是事情爆發的瞬間。而是事情之前,無數的猜測,推動。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只差最后一盞還陽燈而已,絕不能出一絲紕漏。

車上,他給武陽政府打了個電話,對方一聽他兩小時后到,興奮之情簡直透過電話都傳了過來。堅持要去接站,秦夜怎么勸都沒用。

兩個小時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。當他到了武陽的時候,已經是下午六點。全市都在響徹靈異廣播,火車站已經沒有多少人,但是出站口卻站著好幾個人。

都不帶怕的?

秦夜愕然,隨后自嘲地笑了笑,是啊……來的可是無常,怕什么?

他的資料早就被發過了過去,在剛出站的時候,出站口的人立刻激動地圍了過來:“秦先生是吧?我是市委馬書記的秘書,您叫我小蔣就好。這位是市駐軍856團的團長錢建軍先生,這位是市警察局副局長高林先生,非常感激您接下了武陽市的委托。以后我們還要相處五年的時候,來,秦先生,請上車。馬書記和季市長已經準備了晚宴。想必秦先生也累了。”

依次和所有人握過手。秦夜上了車。蔣秘書開車,車上只有他一個人。而錢建軍和高林坐在后面的車上。

“真年輕啊……”錢建軍看著前方的車緩緩開動,感慨地嘆息道:“高先生,他真的是無常?”

“第一修大的證明,華國修行網上都查到了。絕

無虛假。”高林同樣感慨,臉上的微笑怎么都止不住:“聽說是華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無常,好啊……好!我們武陽市終于有無常坐鎮了!這下,你我也安心多了。”

秦夜當然聽不到他們的對話,新官上任的興奮感也沒有。現在他的心情全都在武陽東征上,不處理好這件大事,真的是食不甘味,夜不能寐。

它帶來的蝴蝶效應太大了。

車很快開到了縣政府,所謂晚宴,也不過是縣政府食堂,不得不說,靈異全面爆發之后,華國政府機構重新恢復到了那種干實事的作風。起碼秦夜現在見過的一方掌權人,還沒有一個會掉鏈子。

大敵當前,內部矛盾全部都得放下。但凡敢不做事,一律從嚴從重處理。這是總/書記在某次內部會議上的講話,通過錄像形式下發各大調查處。

“秦先生!”剛走進去,一干有資格知道秦夜真實身份的政府班子就走了上來,為首一位國字臉的五十多歲男子熱情地握了握他的手:“我們武陽真是久旱逢甘霖啊。來,坐坐坐,今天咱們不說別的,好好見一面,熟悉一下,明天再談工作。”

華國人的聚會,怎么能少的了酒?但是今天竟然沒有一瓶酒,菜也是東山省的特色菜,絕沒有什么山珍海味。

“秦先生可別小看這桌菜。”生怕秦夜不滿,蔣秘書坐下來就微笑道:“這可是正宗的孔府宴。地道的東山味。秦先生,我以茶代酒,敬您一杯。”

雖然沒有酒,這些會議桌上的老油條也絕對不會讓氣氛尷尬。談笑之中,時間不知不覺過去。秦夜不得不感慨,魯菜能進入八大,甚至四大菜系之一,果然有它的特色。咸鮮香,既不會有川菜的辛辣,讓承受不了的人胃里難以接受。也不會有淮揚菜的酸甜,味道偏重。然而是中正綿長,滋味深邃。

“各位。”吃得差不多了。秦夜終于舉杯站了起來:“各位的殷切期望,我絕不會辜負。只是……”

頓時,整個食堂安靜了,所有人都深深看著秦夜。他沉吟道:“接下來四個月,最多半年,我恐怕要閉關一段時間。”

沉默。

許久,馬書記才轉著茶杯說道:“秦先生……莫非有什么急事?但……武陽人民同樣很急啊。”

秦夜搖了搖頭:“我保證,接下來半年,武陽絕不會出現大型靈異事故。這個消息的來源絕對可靠,但恕我不能多說。但最晚半年后,整個東山省的靈異局面,將會出現一次大洗牌!”

半年內,修羅道主的勢力還在和孔末糾纏,絕對沒精力顧及陽間。但半年后……新地府兵發曲阜,徹底打通寶安到曲阜的國道。那時候……東山省就是三國演義,無論哪一方走投無路,絕對都會大肆掀起靈異**,以戰養戰。

不等其他人回答,他沉聲道:“而且……這半年內,我有可能進階判官。”

話音未落,一位瘦削男子刷一聲站了起來,目瞪口呆地看著秦夜。

判官……

判官?!

“你……您不是……剛進階無常?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