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41章:徽大

第41章:徽大

從市區入口進入主市區,二十多分鐘路程,從未間斷!

熟悉的城市,熟悉的人類,熟悉的天空。

這一切,卻因為一塊led讓人感覺不再熟悉。【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】

“這是……”王成浩倒抽一口涼氣:“這……是‘那些東西’活動的痕跡吧……”

“肯定不是什么軍事化演習!這些都是掩飾!”

屏幕之上,整個寶安市,幾乎全部覆蓋著一層淺淺的紅色!

甚至有三個地方,艷紅如血!

秦夜收回了目光:“開車吧。”

猜測沒有用,張保國知道的肯定要詳細的多。他們早就約定了地址,車開的很快,沒人有心情看路上的風景。跟著導航走二十分鐘,開到了一間裝修不錯的茶樓面前。

“先生,請問您有預約嗎?”剛進門,一位服務員就迎了上來,微笑問道。

“張先生的預約。”

“請。204號房間。”

秦夜快步走上二樓,站到204房間門口的時候,手指剛搭上門,卻停住了。

“怎么?”王成浩好奇地說道。

“……你說,如果你滿頭白發,卻看到昔日同齡人頂著一張青春洋溢的臉出現在你面前,你會怎么做?”

“千刀萬剮!!”

秦夜狠狠瞪了他一眼,絲毫沒有創新,低俗!

門輕輕推開,里面是一片深藍色的地毯,一尊一米半的蟠桃飛鶴茶海放在正中,旁邊放著兩把太師椅。牡丹工筆畫富麗堂皇地盛放在畫架之上。再搭配上精雕細琢的宮燈,不得不說,都是中式裝修,遠比鳳來酒店雍容華貴。

太師椅上,一位滿頭花白的老者,還有一位穿著薄毛衣的年輕人,剛看到門打開,立刻站了起來。

很意外,沒有人開口。

噠……門輕輕關上,秦夜看著對面的老人,雖然頭發白了,精神卻很矍鑠,身材在一米八左右,很是魁梧。臉上不算太多的皺紋帶著一抹滄桑的痕跡。

年輕人和老者有幾分相像,都是國字臉。剪著毛碎,眉毛很濃,看起來也很精神。

“二十年不見。你老了。”最終是秦夜開了口,微笑著走了過去。

張保國看到秦夜的第一眼,身體就開始微微顫抖起來。眼中的目光非常復雜,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過去,自己的青春……最終化為一聲感慨:“二十年不見,你卻沒老。”

咚!兩人的身體結實地抱了抱。哪怕是秦夜,此刻也感覺感慨萬千。張保國情不自禁地老淚縱橫,用力抱著秦夜,手狠狠拍著他的背:“好久不見,別來無恙?”

“別來無恙。你也不錯啊,升官了?”

足足三四分鐘,秦夜才帶著一抹白云蒼狗的感慨坐到了位置上。

“秦老。”張保國沒有坐,深深鞠了一躬,幾乎九十度:“當年……多謝你。”

正在好奇打量兩人的青年,端著茶杯的手都抖了抖,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父親。

秦……老?

自己……是不是聽錯了?

今天是父親特地讓他來,他在大學的學生會今天有一個辯論會都推掉了。父親的原話是:無論你在做什么,今天必須跟我一起!

所以,他在這里。

但是!

他本來以為,是父親為自己鋪路,父親什么高官的朋友等等。打開門的剎那,他是有些驚訝的。卻下意識地以為,這是哪位京都的二代甚至三代。

不過這個稱呼一出來,他就徹底懵了。

秦老?

他從未見過父親對任何人用這個詞!

哪怕書記,市長,都沒有用過!

卻對一個明顯是晚輩,和自己同齡的人如此恭敬?

秦夜壓根沒有注意青年的神色。自然而然地點了點頭:“當年也是舉手之勞,不妨事。如果不是你行得正,坐得直,我不會出手。”

“但是……您讓我看到了不同的世界!”張保國的聲音又激動起來:“我知道的……你們這樣的人,在社會里有多么不容易。特別您又是閑云野鶴一樣的性格,不愿意加入政府。您冒著被我告發的危險出手了……我……”

他低下頭,聲音哽咽,擦了擦眼睛。

青年立刻遞上絲巾,眼中的期待也消失了。

原來是恩人啊……

父輩的恩人,要自己報恩?

“過去了,老張,你也別每次喊秦老秦老的。把我都喊老了。”秦夜不在意地端起茶一飲而盡:“以后,就叫老秦吧。”

“這怎么……”

“就這么定了。”秦夜笑道:“市委監察局副局長?實權在握啊,市里幾位老大都得和你搞好關系。”

張保國無奈地笑著搖了搖頭,目光微微掃了掃青年:“張霖華,愣著干嘛?還不給你干爹上茶?”

什么!?

張霖華簡直呆住了。

干爹?

干爹?!

我特么什么時候認了個干爹!?

他的身份在市里不是橫著走?如今多出個同齡干爹?!

“看什么看!”張保國不樂意了,眼睛一瞪:“沒點眼色,沒看到你干爹茶杯都空了?”

“我……”張霖華心中簡直羞怒攻心,嘴張了幾次,就是叫不出來。

“算了。老張。”秦夜自己給自己斟滿:“我看起來是嫩了點。”

什么叫看起來!

你特么能過20老子跟你姓!!

張霖華太陽穴亂跳,順水推舟地坐了下來。

張保國狠狠瞪了他一眼,微笑著看著王成浩:“這位朋友……也是和您一樣?”

一樣兩個字含義很多,秦夜微微一笑,看了一眼張霖華。張保國心中無聲長嘆,沒有干爹的名頭,張霖華沒資格聽下面的話。

“出去。自己在一樓等著。”

張霖華強壓著心頭的怒意走了出去。房間里靜了下來,數秒后,秦夜才開口道:“特別調查處你知道嗎?”

“知道,我甚至一年前就知道要成立特別調查處,里面好像都是您這樣的能人異士。”張保國斟酌著說:“他們權力從四個月前開始暴漲。有直接調動軍隊不需要協調的權利。”

秦夜若有所思:“他們已經全權開始接手地方防務了?”

張保國看了看四周,低聲道:“不僅僅是地方防務……老秦,我知道這世界上有些事情不能用科學解釋,或者說,科學還沒有走到那一步。您想,靈異**的爆發,涉及了多少方面?”

“醫藥,民生,工程……可以這么說,他們沒有不能插手的地方。而只要他們插手,其它所有部門都得讓道!”

“包括你們?”

“包括我們!”張保國肯定地回答:“他們甚至脫離一切監察機構,如果非要比喻,您記得明朝的錦衣衛嗎?”

直達天聽!

原來如此……秦夜端著茶杯,目光微動,這個特別調查處,體系之龐大,結構之復雜,權力之鼎盛,自己在青溪縣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。

其次,這個部門絕非一日之功,國家恐怕在很早以前就開始為這天做準備。

“寶安市的情況如何?如果我說……我想要他們的名單,和靈異爆發區域的詳細地圖,最好有力量分布。能做到嗎?”

“你要他們的名單做什么?”張保國疑惑地問。

“活下去。”秦夜淡淡道:“我不想和他們起沖突。我的身份見不得光。規避一切危險,才是我這樣的人生存之道。老張,不是我小看你,一旦我被發現……你根本壓不住。”

張保國沉吟了一下,搖了搖頭:“恐怕做不到。”

“我給您看個東西。”他朝背后摸了摸,拿出一個牛皮紙袋來。從里面摸出一張折疊好的,一米見方的地圖,和一疊資料。秦夜接過一看,赫然是寶安市的地圖。

“寶安市一共四區六縣,我已經編上了編號1-4。而這邊的資料也有編號,對應每一個區。”

秦夜將資料打開,剛翻開目光就豁然一跳。

5月14日,固縣發生連環失蹤案件。特別調查處接手,七日后于縣蓄水池中找到四具扭曲在一起的尸體,死因不明。

5月20日,平安縣發生離奇死亡案,死者成為干尸,一日后成為人皮。特別調查處接手,三日后搗毀縣郊老槐樹,于其下挖出一尊破損的骨灰盒,復不再出現。

6、月4日……6月12日……6月30日……7月2日……

地圖上,最開始沒有紅色,從五月開始,紅色如同潮水,緩緩向著市區包圍!

“7月2日,市郊第三醫院發生集體中邪,所有人都聲稱看到了不干凈的東西。當夜,兩位護士吊死在天臺,特別調查處連夜接手。事后關閉第三醫院四天?”

他輕輕地翻著:“8月9日,市郊萬壽公墓,守夜人清晰聽到晚上有人在唱黃梅戲。次日山頂公墓兩處從內朝外翻開……”

他合上資料:“5月14日到現在,差不多五個月了,這是從縣城開始爆發,然后逐漸靠攏市區……”

“為什么?”

說的通俗一點,有組織,有預謀。想也想得到,如果沒有人籌劃這一切,靈異的爆發應該是毫無計劃的凌亂不堪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呈環形逼近市區!

有人,不,有鬼……在寶安市動手!

他眉頭深深皺起,難道……那個幕后的人手有這么長?

不僅僅在西川布局,甚至伸到了徽省來?

這不太現實。

“正在調查。”張保國搖了搖頭:“一切全權由特別調查處負責,他們所有人員,行蹤,全部是機密。可以這么說,靈異爆發得越厲害,他們的身份越會被保護地水潑不進。別說我一個紀檢委的副檢察長,就是省級干部,恐怕都不知道。”

秦夜點了點頭,這樣看來,確實強人所難了。

他要的東西難度太大。

張保國看了看秦夜的臉色,忽然笑道:“不過,在寶安市這一畝三分地,只要您不鬧出大事,我還是能說得上話的。幾年前您留電話的時候,是在青溪縣,何必跑那么遠?”

“我也想。”跳過剛才有些些沉悶的氣氛,秦夜抬眉微笑:“老張啊……我問你,哈士奇群里混進了一頭狼會怎么樣?”

不等張保國回答,秦夜就幽幽開口:“在同一個地方呆五年以上,就已經是警戒線。

張保國點了點頭,但覺得有些扎心。

自己怎么就……莫名其妙被劃分到哈士奇里面去了呢……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