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427章:兵臨城下

第427章:兵臨城下

我知道肯定有人罵我……以后補,以后一定補,明天恢復三更……一定,一定!

今天提起筆來,卻發現狀態不好……有個叫做LOL的小妖精太磨人了……玩了幾把之后,發現……沒狀態了!我去!!

實在抱歉,再次道歉,明天寫多少更多少!一定不會少于三更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得得得!卡擦卡擦……骸骨虎騎的腳步聲,還有陰兵的步履聲響徹陰間。十萬大軍馬不停蹄地沖向前方。

空中的還陽燈如同血色長河,昭示著前進的方向。沒有人說話,陰風從隊伍間穿過,吹動揚字大旗獵獵作響。仿佛風中都帶著鐵血的味道。

三個多月的遠征,地府歷史上第一次擴張戰爭,即將到達目標……最前方的是黑色一千玄甲軍,趙七的手從腰側古樸的刀鞘上劃過,心中的火熱讓指尖都在顫動。

多久了?

多久沒有參加這種足以銘記史冊的戰爭了?

玄甲軍自唐而絕,他渴望這樣的戰爭已經太久太久。久到在歲月中沉睡,久到在歲月中被喚醒。

他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身邊的同僚,這些同樣從歷史長河中蘇醒的戰士。他們蒼白的臉上沒有畏懼,沒有退縮,只有一往無前的戰意。為能參加這場國運之戰而興奮。他再看向了后方連綿不絕的大軍,旌旗獵獵,鬼火漫天。沒有人猶豫,沒有人卻步,所有人的目光,都死死盯著前方的天際。

就在天邊盡頭,一個巨大的漩渦緩緩旋轉。掩映在血色道路之中。一道道青黑色混雜著紅色。帶著血腥味的風肉眼可見地從里面吹出來。吹動周圍草木都伏低了身軀,甚至感覺不到任何王獸的陰氣。本能在告訴它們,離開這里,上面就通向無邊地獄。

然而,這個地獄,卻吸引著十萬大軍慷慨而往。

就在他身邊,織田信忠猛然一夾骸骨戰虎,戰虎發出一聲低沉的嚎叫,速度更快。在他身旁,花解語,穆桂英,耶律金娥等人無一落后,披風筆直飄起。無一落后。

或許……這就是軍人的宿命……趙七收回目光,用力一勒骸骨戰虎的韁繩,一千玄甲軍一馬當先,帶起道道陰風,直沖漩渦而去。

越來越近,越來越清晰,數十公里,對于陰兵用不了一天。不知道過了多久。地府大軍終于來到了漩渦之下。

“上面就是山海關。”狂風吹動阿爾薩斯的黑發,她和秦夜的戰虎筆直來到了漩渦之中。十萬陰兵在后方組成連綿的長城。站在這里,能清晰感覺到一種讓人起雞皮疙瘩的顫栗。

就連秦夜也不例外,他知道,那是山海關磅礴的陰氣,遠超自己的軍隊,帶來的無形威壓。

數百上千萬陰靈,八十二萬陰兵……這股強大的威壓甚至滲透了幽冥界和地府的界限,讓站在正下方的它們呼吸都有些困難。

終于到了……

他深吸了一口氣,心情非常復雜,是期待,是忐忑?或許都有,但都不完整。

那是長久的追尋,終于看到獵物的悸動。

是開創新時代的曲序。

是結束舊時代的落幕。

心跳如鼓,等待心跳平息以后,他睜開眼睛,轉向后方。

這一刻,后方十萬大軍,數十位將領,連綿的陰氣之海,一道道沸騰的鬼火。金戈鐵馬,金旗獵獵,戰鼓震天,殺氣三時做陣云,寒聲一夜傳刁斗。

所有人的目光

都在看著他。

等待著,期盼著自己的閻羅,地府之主,說點什么。

明明看了這么多次,心臟卻再一次狂跳起來。許久之后,他才無比復雜地看著頭頂血色漩渦,若有若無地說道:“他日我若為青帝,報與桃花一處開。”

任何帝國的崛起,都伴隨著血與火,哪怕他以前不適應,現在也必須適應。

這只是開始。

他深呼吸了幾口,等到呼吸都平穩下來,這才一抬手,頓時一片陰氣光幕凌空展開。一座恢弘無比的巨城出現其中。

方圓不知幾十里,靜靜臥在寬闊大地上,仿佛沉睡的巨獸。墻頭上無數寒光閃耀,城門中數不清的陰靈,銀河一樣朝著城中飄去。四面八方算不清的陰兵策馬奔騰……他環顧所有陰兵,聲如雷霆:“各位,上面,就是我們這次的目標,曲阜。”

無人開口,只有肅穆而熾熱的氣氛貫穿軍陣。

“大家這一路上,已經聽過太多有關它的消息。是,它是一座巨城,堪稱地府建立以來最大的對手。陳兵八十二萬,陰靈數百萬,城池上百平,陣法,武器數不勝數。”

“然……地府從不允許不臣之人!!”

本來只是硬著頭皮上陣,戰前不可能沒有戰爭動員,尤其……這是國運之戰。

但說著說著,心中仿佛有什么化解開了,越說越流利,不經意地……帶上了一些真性情。

從來都死死隱藏著的,屬于秦夜最本質的性情。

“這一戰的重要,我不想多說,一戰奠定百年基業絕不夸張。或許你們覺得沒有什么,但我可以告訴大家,如果打不下它,地府就被死死限制在了寶安!再也無法沖出去!現在高枕無憂?百年之后,各國列強就會叩門!”

“你們或許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,但是我經歷過!”他的聲音嘶啞而江:“一寸山河一寸血,這句話絕不是夸張!我不想再看到當年的那一幕!陰陽息息相關,地府被攻陷,陽間岌岌可危!你們難道還想重歸華國被奴役的日子?!”

不知道多少最近百年的陰靈,呼吸都急促了起來。

秦夜閉上了眼睛,眼皮微微顫抖:“我不愿。”

“我再也不想經歷那個悲慘的年代,我再也不想看到人間地獄。華國有五千年的歷史,本就該屹立于世界頂峰!而這個機會,只有打下它才有可能!只有統一全國地府,我們才能挺直腰板面對百年之后的外國列強!”

他再一次睜開眼:“如果非要有地獄,那就只能在陰間。”

“打下它,我保證,你們的名字將會被千秋萬代傳誦。我保證,以后每一座地府都市的建立,都會有你們的英靈碑。我保證,你們的親人下來以后,會得到最好的待遇!現在,告訴本官,你們是誰!”

“陰差拿人,閑雜退避!!”頓時,十萬陰兵齊齊大喝,聲震四野。

百年的屈辱史,是華國所有人民心中的痛。

沒人愿意跪著活。

沒人愿意奴顏卑膝,沒人愿意仰人鼻息!

所以,華國才能以三十年達到別人百年的發展速度。所以,秦夜才在陰司拼命努力著。也所以……他們才能站在這里!為了地府大一統而努力。為了和陽間一樣,重新屹立于世界地府之林,而拿起了手中的槍。

“好……休息一天,明天,全力攻城!”秦夜不知道說的好不好,但是,他www.klhait.tw說出了自己最深的想法。

或許……在知道華國地府大崩潰后,這才是他的本能想法吧……

經歷過,悲痛過,所以……不想再經歷,不想再悲痛。

那……首先,就必須有一個大一統的帝國!

陰司帝國!

陽間三世,傷天害理皆由你。

陰曹地府,古往今來放過誰。

任何不臣,只能倒在陰司鐵騎之下。

從孔末開始。

“愿為地府效死!!!”

所有將領陰兵七七跪地,用盡全力地大吼道。

“勉勉強強。”看著秦夜臉色有些發紅,呼吸急促,阿爾薩斯意外的說:“真想不到,還有你翻不過來的嘴皮。”

秦夜沒有開口,而是朝著走過來的楊延昭一拱手:“楊將軍,拜托了。”

“放心。”楊延昭同樣肅穆地拱手鞠躬:“為了地府大一統,死而無憾!”

秦夜點了點頭,鄭重道:“記住,把本官和阿落剎娑,放在進攻內城的核心隊伍上。”

楊延昭正要說什么,秦夜搖頭道:“曲阜至少有數位判官,你們根本攔不住。本官不去,兩位判官就能攔死你們。不用再勸,我意已決。”

楊延昭咬了咬牙,嘆了口氣:“屬下無能,竟然要閻羅大人親自出戰。還請……大人千萬照顧好自己。刀劍無眼。”

說完,他一掀披風,走進了一片隔離的空地。

所有將領,此刻全部匯聚于此。

任何一位陰靈,眼中都燃燒著熾熱的戰意。

這就是陰司的天王山之戰,這就是陰司的三大戰役。這是軍人的殊榮,這是將士的勛章。

楊延昭走到中央,那里已經放好了一張桌子。上面放著十塊虎符。

他拿起其中一塊,輕輕摩挲著。

玉質,入手光滑柔順。許久,他豁然抬起眼睛:“穆桂英何在?”

“屬下在!”穆桂英抱拳出列,半跪于地,無比鄭重。

“我問過阿落剎娑大人,從這里出去……只能確保在城內,卻不能確保到底在哪里。”

“你率兩萬,沖擊西側城墻。不要去管城內,無論如何,你必須第一時間沖上城墻!纏住守城軍,你可明白?”

“謹遵將令!”

穆桂英深吸一口氣,接過虎符退下。楊延昭再無一絲猶豫,目光如電:“花解語!!”

“屬下在。”

這是送死……然而,沒有拒絕,沒有推諉。也沒有人情,沒有照顧。只有一往無前,死而后已。只有知人善用,用人不疑。

“率軍兩萬,沖擊南側城墻。無論城內發生什么,你們都絕不可擅離戰場!徹底打亂守城軍!你可能做到?”

“謹遵將令!”

“耶律金娥,你率軍兩萬,沖擊東側城墻!哪怕死在城墻上,也不可后退一步!”“呼延赤金,你率軍兩萬,沖擊北側城墻。曲阜不破,哪怕戰到最后一兵一卒,也絕不下城墻!”

“是!”“屬下明白!”

“各位。”一道道命令吩咐下去,楊延昭只感覺喉嚨發痛。站了起來,深深一躬。

今日之后……他日相見,或許就是英靈碑上。

然……楊門無怨無悔。

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”他的聲音有些哽咽:“珍重。盡量……活著回來。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