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441章:大破離鏡宮(三)

第441章:大破離鏡宮(三)

今明兩天應該一更,不是懶,是在做設定~~

下面的劇情早就想好,但最近有些心得,準備推翻大部分設定重做,莫急莫急,兩天應該就做完了~

最后的ps:感謝池一子土豪的盟主打賞!!等這兩天設定做完,加三更~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死寂。

祭壇頂部瞬間死寂。來俊臣呆呆地看著秦夜,嘴唇顫抖的張大,三秒后,瘋了一樣沖向祭壇邊緣。然而,還不等他沖出去,一根長槍就穿破了他的肩膀,硬生生將他挑到了離鏡宮前。

“請吧,來先生。真是相得益彰啊……當年請君入甕的另一位主角周興,看到這一幕恐怕也會欣慰不已吧……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不!!!”來俊臣終于瘋狂地尖叫起來:“不要這樣!我不想死!!放我下去……放……”

話音未落,他已經被秦夜摁著頭顱,猛然摁進了鏡面中。

秦夜淡淡道:“可惜……你沒想的資格。”

“滋!!”一聲凄厲的慘叫響徹祭壇,來俊臣露在外面的身體拼命抽筋著。一道道陰氣從他身體中冒出來,被離鏡宮飛快汲取。下一秒,他猙獰的面容猛然出現在了巨大的鏡面上!

最外面是一行行紅色的字,里面是來俊臣驚恐無比的面容。他左右張望著,拼命拍著鏡子,仿佛在拼命喊叫什么,然而,外面根本聽不到。

希律律!數十里外,正趕往離鏡宮的騎兵猛然勒住了韁繩,震撼地看著這一幕。

“那是……來大人?”一位將領顫聲說道:“山海關總兵……曲阜巡撫……來大人?”

無人回答。

然而,正沖向祭壇的所有的陰兵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卻沒有一個再進一步。

無人不清楚這一幕的含義。

就在此刻,鏡面上來俊臣雙手抓住頭,發出一聲無聲的尖叫。肉眼可見,無數陰氣從他七竅海嘯一樣沖了出來。下一刻……漫天黑蝶飄散。而鏡面的綠光就在這一瞬間化為了白光。

“敵將授首,投降不殺!!”

下一秒,一個威嚴的聲音傳遍整個山海關!

那些正在鏖戰的地府陰兵,那些正在休息的地府陰兵,這一刻拼盡全力地跟著喊道:“敵將授首,投降不殺!!”“地府萬勝!!!”

剎那間,四面城墻齊齊響起這片酣暢的大喊。

那是撥云見日的興奮,是自己的努力終于換來這場慘勝的興奮,此刻,全都在這一聲中爆發出來。

誠然,他們的聲音對比整個曲阜山海關是如此渺小。但是……聽在山海關的陰兵中,是如此刺耳,如此難以置信。

“我們……輸了?”主將被斬,難以形容的士氣影響,瘟疫一般蔓延整個山海關軍隊。最靠近祭壇的上萬騎兵中,領頭的將領呆呆看著祭壇,看著上方那個手持長槍的身影。呆呆的重復著這句話。

當啷……話音未落,一個清脆的聲音從身側傳來。緊接著,當當當的重物落地聲不絕于耳。

他沒有轉頭,因為不看也知道,那是手中長槍落地的聲音。

再無戰意。

號稱天下第一雄關的曲阜山海關被明修棧道,暗度陳倉,這已經抹消了他們大部分戰意。現在主將被擒,還有什么戰斗下去的意義?

明明這一刻充滿了各種各樣的聲音,風聲,爆炸聲,喧嘩聲。他卻覺得是如此寧靜,心若死灰。

然而,卻偏偏能聽到極遠處那沸反盈天的地府陰兵大喝,一聲聲地府萬勝,投降不殺的大喊,仿佛錘子一樣砸在他們心上。

“將軍……”就在此刻,一位小將領來到他身側,低聲道:“我們……”

“投降。”這位將領呆滯地看著天際:“降旗……丟兵刃……投降……”

很平靜。

仿佛沒有感情。

小將也沒有說其他的話,數秒后,才悶悶地回答了一聲:“是。”

刷拉拉……這只軍隊的旗幟降下去了,所有軍人全部下馬,丟下兵刃,一言不發。

這只是第一支,緊接著,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軍隊,紛紛出現了類似的情況。

嘩啦啦啦……偌大曲阜城,戰火如同燃起的時候那樣突然,這一刻同時湮滅。無數的兵刃丟棄于地。無數的軍隊降下靈虛泰華陰盟的旗幟。仍然還在朝著祭壇沖鋒的,只有僅剩十萬不到的陰兵。

那是靈虛泰華陰盟的死忠,曲阜這座城中的既得利益者。他們不愿也不可能放棄自己的地位,只要有一絲希望,就會拼到底!

任何勢力都會有這樣的人。

千萬鬼民,出神地看著這一切,沒有暴動。只有呆滯。戰火不燒到他們身上就好,孔末能做到的只有統治,并沒有生死簿能帶給他們的切身利益。

秦夜冷漠地看著這一切,那些不死心的軍隊從一只只沉默的丟下兵刃,放下旗幟的陰兵旁沖過。試圖以辱罵活著誘惑引起他們的戰意,然而,被挑動者十不存一。

秦夜輕輕搖了搖頭,有用嗎?

沒用。

大局已定!

在第一支隊伍降旗的時候,曲阜已經宣告城破。這些剩余的頑固派,難道能頂住自己這位判官?

而且……

他看著天空,明顯能感覺到,一股恢弘龐大的氣息,正在頭頂飛速凝聚。

接下來,才是真正打破曲阜山海關所有陰靈心態的時候。

這座城在孔末手里過了數十年,他們沒有經歷過老地府,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成為反賊。

這不重要。

要讓他們知道什么才是大道,什么才是正宗,很簡單。

神跡。

接下來,就是見證神跡的時候。

“殺!!!”一位陰兵將領拼盡全力地大吼著,目光死死盯著祭壇,哪里只有三四千不到的陰靈。只要沖過去……殺了對方,離鏡宮在手,曲阜照樣是屬于自己的!

他不能丟失曲阜,他是曲阜副總兵,改天換日自己不可能坐到這個位置,不如全力一搏,或許還有機會。

身后跟著兩萬陰兵,雖然沒有說話,士氣低迷。但……好歹還跟著他。

“誰能奪回離鏡宮,官升三級!賞陰靈石萬斤!!”他拼命調動著士氣,他看到了……不遠處,陳撫臺,曹部堂,周將軍……起碼八只軍隊馬不停蹄地沖向離鏡宮,每一只后面至少數千人,多則上萬。

差不多十萬兵力……仍有一搏之力!

他摁了摁頭盔,咬著牙往前沖去。近了……更近了!五公里……三公里,一公里!五百米,三百米,一百米!

“殺!!”離鏡宮就在眼前!他發出一聲大喝,縱馬朝著祭壇上沖去。

然而下一秒,他一聲慘叫,轟然被撞飛數百米。

怎么回事?

他瞠目結舌的看著離鏡宮,它周圍……仿佛豎起了一堵看不到的墻壁?

就在此刻,空中忽然爆發出一聲巨響,下一秒,陰氣形成一個和曲阜城等大的云洞。無數鬼火飄搖,一股從未感覺過的威壓從天而降。

根本來不及反應,曲阜所有陰靈撲通撲通立刻跪了一地,渾身顫抖地看著天空。

那是本質上的碾壓。

諦聽降臨!

轟!!

整個山海關都扭曲了起來,所有陰靈瞠目結舌地看著天空,鏡面上,一個個血色的符?消逝,而整個山海關飛快扭曲著。但身在其中完全沒有感覺。下一秒,天地之間一聲震動。整個曲阜……消失無蹤!

只剩下空曠的大地,還有●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●遠方連綿的山脈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只王獸悄然從山后抬起頭來看了一眼。愕然眨了眨巨大的眼睛,仿佛不明白,那座讓它都心驚膽跳的巨城,到底去了哪里?

不……還有之前的漫天陰靈銀河……又去了哪里?

整個大地,一片空曠。

地府志:公元001年,第三任閻羅王秦夜,率軍十萬,大破東山靈虛泰華陰盟叛賊。殺敵五十七萬。攻陷曲阜山海關,奪回甲級陰器離鏡宮。

是役,地府陰一師損失兵力六萬八千。開國元勛穆桂英,楊延德以身殉國。大破山海關。為地府第一次擴展戰爭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黑色山崖,大海。

這里是幽冥界,東山省海岸。連綿的大軍,灼灼的鬼火,將山崖照的燈火通明。而就在山崖對面,是一片血紅色的海洋。

“誰……到底是誰!!!”忽然,本該寂靜的中央大帳中,爆發出一聲無比怨毒的怒喝。所有周圍的陰兵都愕然看向了這里。

這是孔大人的大帳……

“大人!”立刻,有侍者急忙入內。然而剛進去,就聽到了一聲怒不可遏的“滾!!”嚇得連忙退了出來。

大帳之中,仍然是一圈人骨吊燈,后面掛著東山省的地圖。然而,此刻孔大人面前一片狼藉,桌子直接被打翻在地面,那些筆墨紙硯也灑落一地。然而他看都沒看一眼,只是咬牙切齒地捂著眉心。目呲欲裂。

就在他手掌下,一只仿佛鏡子一樣的眼珠,正在緩緩消失。而他拼命抓住這只眼珠,甚至摳入了自己腦門,陰氣和鬼火都冒了出來,無論如何也不愿放手。

但,終歸是徒勞。

下一秒,眼珠輕輕一閃,徹底消失在他額頭。他一聲尖叫,瘋了一樣雙手抓著大腦,五官都扭曲了。

“該死……該死!!!”數秒后,他才從牙縫中冒出這句話。

“地府?還是其他陰盟?!離鏡宮……離鏡宮竟然從幽冥界消失了!是誰……你……必定死于十八層地獄!!”

過度的震怒,讓他全身都在顫抖。足足過了數十分鐘才緩過來,絕望地看著天空。

怎么會這樣?

怎會如此?

他可以接受曲阜失守,雖然不太可能。但……現在整個曲阜都不見了!

它去了哪里?誰能做到這一點?離鏡宮……自己最大的依仗,到底在誰手里?!

自己……怎么辦?

前狼后虎,自己……完全變成了夾心餅干?

“你不得好死!!!!”許久,他痛徹心扉的瘋狂咆哮,響徹整個海岸。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