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495章:第八天(一)

第495章:第八天(一)

武陽市,市政府大樓洗手間隔間,秦夜重新睜開了眼睛。

他眉頭深深皺起,就在意識被切斷,那邊強行關上“門”的一瞬間,他看到了李貞淑身邊的兩只怪物。

很強……

恐怕阿爾薩斯都遠不是對手,或許不如劉裕,但絕對差不了太多。而且穿著明顯是日本厲鬼。

“最后……她說救她?”

搓著下巴,走出了隔間,秦夜靜靜洗著手,皺眉想到:“她被那兩只厲鬼逼迫?還說中原……什么中原?中原還是中元?不……應該是后者,李貞淑不會用那么古早的叫法,她要叫都叫華www.klhait.tw國。而和陰靈相對的,只有中元。那就是說中元節?”

“中元節要發生什么?他們要做什么?”

“怎么什么都趕在了這一天?”

搖了搖頭,信息量太少。對面的厲鬼太擅長這方面,甚至沒讓她說出第五個字。不過,他會上心。

和感情無關,只是……一種知己。

只有和他一樣的人,才能懂彼此。甚至,作為“過來人”,對方還能給他一些建議。

走出洗手間的時候,武文慶正好走了過來,笑道:“監理公司給的意見是暫時停工,我已經給上面反映過了。上面請您去現場看一看,然后反饋意見備案。自行著手處理。”

秦夜有些煩躁。

現在,最重要的是中元大典,因為修羅道主的駕臨,這次大典規格要拔高很多。現在他哪有功夫管這些屁事?

然而,不能不管。

這是分內之事。

“走吧,趕緊解決。”搖了搖頭,他嘆了口氣,朝著武文慶招了招手。

“是,車已經準備好了!”

武陽市不算太大,本來開發的多為海景房。然而,現在海邊別墅因為靈異**早已賣不出去,越來越多的樓盤開設在市政府不遠,追求心理上的保障。而地皮也因此一降再降,或許這場席卷華國十年的靈異暴動,唯一的好處就是戳破了房地產泡沫,給了政府重整的機會。

車飛快開往茂園工地,秦夜在車上閉目養神,然而,就在開出十分鐘后,他猛然睜開了眼睛。震撼地看著四周,沙啞道:“停車!”

車立刻停了下來,武文慶愕然開口:“秦先生,怎么了?”

秦夜沒有說話,而是凝重地看著天穹。

“你看不到?”許久,他才低下頭問道。

“什么?”武文慶莫名其妙。

秦夜沒有回答,而是跳過話題,指向了另一個方向:“那里是茂園?”

“是啊……您怎么知道?”

秦夜深吸了一口氣,太陽穴都在亂跳,最終打開了車門:“開車,立刻過去。”

武文慶不明就里地再次上了車,他沒看到,后座的秦夜慎重地看著天穹。

在他眼里,天空已經完全變了樣!

血紅色。

就像天空是一片水,而滴入了一點紅墨,正在緩緩暈開。而一絲一縷,卻無窮無盡的陰氣,竟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漏斗!

是逆向漏斗,下大二而上小,而下方……正是茂園!

刷拉拉……就在秦夜看著天空的時候,無數漆黑的身影不知從何處飛來,形成鋪天蓋地的浪潮,云集在漏斗上方,旋轉不止。

那是一只只知更鳥……陰氣所化的知更鳥,閃耀著紅色鬼火的眼睛,將那片天幕連接成鬼魅的銀河。

“老天……”秦夜收回目光,狠狠摁著太陽穴:“這到底是要鬧哪樣?還讓不讓我安身了?怎么我在哪里哪里就出事!!”

這些陰氣……無法計數!

甚至……超越了諦聽!

達到一個他根本理解不了的境界。

這到底什么鬼東西?為什么自己回來的時候都沒有?而且凡人根本看不到?

茲拉……就在這時,車停了下來,面前已經是茂園工地。而就在這里,陰氣濃郁到根本不敢想象!

這里已經停工,各種工程器械還不曾撤去,剛走進去,數位帶著特別調查處徽章的調查員就走了過來。

“領導好。”“領導好!”頓時,問好聲不絕于耳,無數的眼睛往秦夜身上打量。而他渾然不覺。

越是走近,越感覺自己心跳的厲害。這種陰司天象,比當初阿爾薩斯顯出真身都不遜色,然而,卻并沒有給他恐懼之感,反而……更感覺親近?

但這偏偏是最恐懼的,因為……是他負責這里。

“秦先生?”武文慶第一個感覺到了秦夜的沉默,剛說了一句。秦夜就徑直朝著里面走去。身后數位調查員立刻跟上。

就在他們前方,一片高大的打圍,已經高高豎起。

所謂打圍,就是華國工地外的塑料圍墻,通常標注著正在施工,注意安全等字樣。然而,在工地內部卻不會再有打圍,但是這里卻不同,不僅有,而且全是木板圍墻。

木板不知道是何做成,黑沉沉的,上面雕刻著鐘馗捉鬼,陸判審案,十八地獄等圖案。仔細看去,仿佛有一道道內斂的黑氣流轉。而打圍外面,是一道道鐵鏈,貼滿符紙纏繞起來。

封印……武文慶動作很快嘛……這么短的時間已經做好了封印……不……這不重要。

秦夜煩躁地踢了踢腳邊的石頭,走到面前,越有種預感,這里……會出事……

自己最好不要呆在這里……

然而,眾目睽睽之下根本無法離開。

就在此刻,一條鐵鏈忽然響起了咔噠一聲。

開了。

這些木頭打圍足足有兩米高,仿佛大門一般,此刻,上面的符?飄然落地。緊接著,一只手扒在門上,滋呀一聲拉開了那扇打圍。

隔著窄窄的間隙,一個身影看著所有人,隨后……又如同山村老尸一樣,緩緩縮了回去。

一片死寂。

沒有一個人開口,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涼氣,齊齊后退了一步。

秦夜目光閃爍,他習慣觀察細節,如此近的距離,或許其他人都看向了打圍,而他看到了……那只只伸出幾個指頭的手,還有后方一閃而過的身影。

沒有影子。

無論是手,還是身影,都沒有影子!

就像青天白日,看到了藏在壁櫥中的咒怨那樣。

“里面有誰?”他沉聲問道。

“秦先生……”武文慶狠狠吞了口唾沫,聲音都有些發顫:“里面……沒人……”

“一個人都沒有……”

“靈異地區,第一個進入的……必定是當地修為最高的修煉者……”

秦夜深吸一口氣,凝重地看向開了一條縫的打圍。

那……誰打開了門?

一股寒意從眾人心中升起,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看向了秦夜。

正好……秦夜平復了一下心情:“我進去看看,你們在外面等著。”

不等其他人開口,他已經朝著打圍中沖了過去。

百米距離轉瞬即逝,就在他剛剛踏入打圍中的瞬間,身后大門一樣的打圍轟然關閉。

靜。

安靜到詭異。

馬路上的車輛聲,人聲,完全傳不進來。仿佛這里就是地獄的入口。

更沒有一個人影。

仿佛剛才只是幻覺。

在他面前,是一個上萬平方米的挖掘現場。里面整整齊齊地碼放著鋼筋條這是地基。然而透過鋼筋條往下看,下方……是無底深淵!

足足上萬米大的深淵!

那絲絲縷縷的黑氣,就是從這下方蔓延出來,旋轉到天空。到了這里,那鋪天蓋地,凡人根本看不到的知更鳥,幾乎遮蔽了陽光,形成無邊黑潮。

然而詭異的,隨著他的來到,所有知更鳥不僅沒有攻擊他,反而飛舞越來越快,發出了歡快的鳴叫。

如同萬鬼朝拜閻羅一般,而這下方,就是他的九幽王座。

能不能別叫這么歡!我特么很怕被人看到好嗎!

秦夜一口氣沒法出,干脆不看,咬牙走上了鋼筋條,透過腳下的千瘡百孔,仿佛下面有風傳來,冰冷刺骨,讓人汗毛倒豎。

仿佛走著走著,就會從鋼筋的空穴里伸出無數的手,將他拖到下面一樣。

“這到底是什么東西?”他異常糾結,身為武陽市判官,這件事情是他分內之事。然而他相信自己的直覺,下方的東西恐怕和自己息息相關。

不能處理,又不能不處理,進退兩難。

沉默了數秒,他拿出手機,完整地拍攝了五分鐘視頻。并且拍了數十張照片。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。手猛地抖了抖,手機都差點掉進深淵。

有人……在呼喚他。

在深淵的下方呼喚他。

“你是誰。”身為判官,此刻他已經底氣十足,沉聲問道。

聲音夾雜在風聲中,若隱若現,而且,還附帶著一些哭笑喜樂之聲:“你……聽不出來么?”

秦夜眉頭深深皺起,腦海中一遍遍回憶著剛才的聲音。

數秒之后,他目光霍然一跳,難以置信地看著下方。

那是……他自己的聲音!

“你是誰?”再次開口,同樣的問題,他已經凝重了數倍。

“我……就是你……”聲音仿佛咯咯笑著,又嗚嗚哭著:“你可知……閻王存在的意義是什么……”

“是……信仰……”

“人的信仰……眾生的信仰……”

聲音消失了。

他又足足等了十分鐘,再沒有半點信息。

他沉默站在原地,數秒后嗤笑了一聲:“欺負我任職時間短是吧?”

“別以為我不知道,就挖不出來你到底是什么。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