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50章:羚羊

第50章:羚羊

好不容易走到了寢室,他一把把王成浩拉了起來。對方揉著惺忪的順眼,才看清楚眼前馬上就要放聲尖叫,卻立刻被秦夜捂住了嘴。

“是我。”

王成浩驚魂未定地點了點頭,誰晚上看到一個滿身是血的人站在自己面前,誰都會魂飛天外好嗎?絕對不是自己膽小。

“馬上走……”

“啊?走哪里去?”王成浩雖然不舍,但是看眼前的樣子,已經腦補出了一萬種經過。睡意頓時煙消云散。

“不管哪里,越遠越好!”

王成浩點頭收拾東西,被褥這些都沒敢拿了。十分鐘后,秦夜已經和對方坐上了一輛出租車,朝著市中心開區。

秦夜強撐著沒有入睡,隨著車越開越遠。司機忍不住打了個擺子:“見鬼了,怎么這么冷?”

“你開快點就不冷了。”秦夜平靜開口。他已經換了一身衣服,看不出絲毫血跡。睜著有些發紅的眼睛看著車窗外,就在外面,數百上千的陰靈,和他們的車背道而馳,全部……朝著他們來時的方向飄去!

對方在召集全市陰靈……他暗暗握了握拳頭。現在馬上五點,對方不會再做什么了。但是明天……后天,全市的靈異都會迎來一個爆發的階段!

寶安市,就連表面的平和都會被打破。

所有陰靈都提著一盞紅色的燈籠,腳下不動,身體飄飛。那盞燈籠上,寫著漆黑的“曹”字。

四面八方,群龍匯海。

當五點整的時候,秦夜才閉上了眼睛。

恢復體力,才是第一要務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才被搖醒,王成浩關切地看著他:“秦哥……怎么樣?要去醫院嗎?”

他們已經開到了市中心,現在是五點半,天已經有些麻麻亮。他搖了搖頭:“不用……開個房間,讓我休息一下。”

開好房,這一睡,就是八個小時。

當他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下午兩點。

他的體質和常人不同,一夜過去,那個不算致命,只是出血量大的傷口已經好了不少。他靠在床上沉吟不語。

怎么做?

對方絕不可能放過一塊碎片,第一塊能讓他從地府大崩潰中活下來,第二塊呢?

他和對方已經徹底撕破臉,閻羅印暴露,今夜……曹有道勢必大搜全城!

是的,他們的陰氣還沒有強到城南城北可以互相感知的地步,畢竟拘魂只是縣級干部。但是……曹有道看過了他的臉。而陰靈這種東西……是不忌諱物體的。

也就是說無論www.klhait.tw他躲在哪里,陰靈根本不會在意是否被阻擋,它們本身就沒有實體。哪怕躲在柜子里,也可以穿墻而過。

無路可逃!

“更頭痛的是……這會引起一系列連鎖反應,陰靈暴動,陽間不明所以勢必鎮壓,不知道多少市民會親眼目擊靈異**,還有數不清的善后工作,特別調查處必定全面觸動……”他輕輕舒了口氣:“沒有一個地方安全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就在此刻,一個虛弱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。秦夜愣了愣:“阿爾薩斯?你醒了?”

然而,沒有回答。

足足過了數分鐘,阿爾薩斯虛弱的聲音才再次響起:“你知道嗎……”

“現在本宮非常后悔,為什么和你綁在了一起……”

秦夜非常不滿意:“這是你的幸運。”

兩人早已習慣了互相傷害,然而這一次阿爾薩斯沒有搭腔,數秒后才沙啞開口:“知道羚羊嗎?”

不等秦夜回答,她繼續說道:“在被老虎捕食的時候,它會拼命用角頂過去……咳咳……但是它在頂過去之前,一定會跑。”

“你懂我的意思嗎?在爆發之前,它的第一反應不是反擊,而是躲避……咳……是啊……我理解你,你在陽間社會躲了太久,藏了太久。房產證不敢拿,駕照不敢考……任何有照片的證件都不敢持有……咳咳……這已經形成了你的第一本能……無論是王家女鬼,還是陰刺軍,或者這一次,你都是在完全沒有后路的時候,才考慮主動出擊……”

秦夜臉皮發熱,他不知道阿爾薩斯怎么忽然這么了解他了,這些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想法被對方一點點剝開,讓他感覺異常羞恥。

阿爾薩斯沒有繼續說下去,聲音如同游絲:“那么……你知道地府的赫赫威名是怎么來的嗎?為什么陰刺軍感覺到你是地府陰差,第一反應就是退避三舍?”

不明白對方為什么忽然跳到了完全不相干的話題,秦夜抿了抿嘴唇,搖了搖頭。

阿爾薩斯的聲音很平靜,“咳咳……兩百年前,云川省七大邪靈暴動。當地拘魂戰死七人,支援的無常二人,無一人后退……”

“一百三十年前,南江萬人坑出現化生等級鬼物,臨近市區五大無常全部戰死,判官受傷……無人后退……”

“本宮當年……拘魂等級就遇到邪靈……若不是氣運通天,哪來的機會執掌?f豐省……”

秦夜臉色越來越紅,這些話就像火苗一樣讓他臉都滾燙起來。目光漂移著干咳了一聲,低聲道:“又不是我想要當……”

阿爾薩斯的聲音猛然拔高起來:“但是你拿了陰差信印!而且用這個代價活了下來!”

一句句話,就像雷霆一樣,徹底震開秦夜最后的偽裝。

“任何生物活在世上,都有它的責任!陰司的責任就是輔佐陽間正常運作!讓善惡報應天道循環,而你!拿了陰差信印,卻只想茍且偷生!”

“我愿意嗎!!”秦夜猛然站了起來,一點點被揭露心里最隱秘的想法,就像導火/索緩緩燃燒到底,再潮濕的炸藥,也會燃起火花。

他一把抓出封魂球,惱羞成怒道:“我只是個普通人!是!吃了太歲能不老不死!能無限復活!但是,死也會痛啊!我也會怕啊!!每次復活就是一段全新的記憶,忘記前塵,我還是我嗎!”

“我跑?!我不跑能打得過嗎!拘魂和鬼差顯卡都不一樣好嗎!鳳來酒店老子差點就死無全尸!!”

“你告訴過我增強實力的辦法嗎!”

“那你有主動問過本宮哪怕一次嗎!!!”阿爾薩斯的聲音更大,說完就劇烈咳嗽起來,王成浩目光眨了眨,悄然想離開。秦夜有些發紅的眼睛瞬間盯著他,隨手一個手刀,王成浩一句“我自己走!”還沒來得及喊出來,再次XiaoHun地暈倒在床。

什么人吶!考慮過頸椎的感受嗎!

封魂球顫抖著,兩人還是第一次這么撕破臉直面對方的缺點,雙方如同斗牛那樣,秦夜胸膛急劇起伏。阿爾薩斯喘著氣道:“你問的全都是怎么解決……有什么辦法……從沒……咳咳……從沒問過!從沒問過本宮,你怎么變強!!”

“咳咳……你沒有陰差的想法,陰差的視角,陰差的心態……如果繼續這么下去,你遲早會被更可怕的厲鬼逼到角落……那時候你再豎起自己的雙角,就會明白……雙角早已鈍了……”

“地府已清空,惡鬼滿人間……靈異大爆發恐怕就在幾年之內……咳咳……得過且過,茍且偷生不是不可以……但一直這樣下去……你遲早會被蜂擁而來的厲鬼撕成碎片!!”

“躲了曹有道,還會有李有道。如果不是我們命綁在一起,本宮管你去死!!”

死寂。

一人一球,互相瞪著彼此。

誰都沒給誰留余地。那些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想法被一點點揭開,羞恥和憤怒交雜,誰也沒有再開口。

秦夜舒了口氣坐到床上。目光有些發紅地盯著封魂球,數秒后才揉著太陽穴,惡狠狠地喘著氣說道:“怎么成為拘魂?”

阿爾薩斯的聲音如同風中燭火:“功績達到200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今夜……曹有道勢必大搜全城,這種局面下,有辦法嗎?”

“自己……想!”阿爾薩斯喘息道:“如果想不出來,你就想方設法離開寶安市,找個深山老林茍延殘喘……本宮也另外尋找一個宿主,免得這么每次都心驚肉跳下去!”

“200功績都達不到……你活不到集齊閻羅印的時候!”

聲音戛然而止。

一片沉默。

秦夜額頭青筋跳了好幾下,才不情不愿地喊道:“小阿?”

沒有反應。

“站著說話腰不疼。”他哼了一聲,狠狠道:“一只怨靈20功績,又不是鬼門關開,陰靈無比集中。等老子東奔西跑找齊還剩的180功績,老子人頭都落地了!”

“艸……就特么不能給我留點面子?好歹我以前也沒經歷過這些,就不知道人也要個心理建設時間?你這種人啊……古代絕壁是被剜心炮烙的對象……也就是小爺脾氣好,才允許你面刺寡人之疾。”

沒有再說話了。

阿爾薩斯的話不中聽,甚至是揭開了秦夜最不想被人揭開的一面。但是……他不得不承認,這些話,是在這個巨變將至的時代最好的保命符。

世界在變化,老的經驗不拋棄,就會被世界拋棄。

用力拍了拍臉,深呼吸了好幾口,讓自己平靜下來。秦夜目光閃爍地陷入了沉思。

當王成浩醒來的時候,看到的就是這個畫面。

屋外的陽光披灑進來,給床邊的少年鍍上一層金光,深邃的眼神……王成浩揉著頸椎試探道:“沉思者?”

秦夜憂郁地嘆了口氣:“我在思考,是不是要對你負責。”

王成浩瞬間驚悚:“我有一句……”

“不當講。”

王成浩吞了口唾沫,悄悄道:“mmp……”

順手摸了摸屁股,沒有任何異樣,放心了。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