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517章:責任(一)

第517章:責任(一)

這是第三天三更了,明天這個劇情就完,應該明天也是3,徹底收尾要后天。后天估計是2

另外,說媒爆更的,先看看更新記錄再說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邊搜索,須佐童子一邊瘋狂逃竄。

那小子到底是誰?!這才十幾分鐘不見,轉眼就能找來閻羅援軍?他……是那位閻羅的私生子不是!?

不…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找到李貞淑,然后立刻離開華國!別再想抓住對方,現在不被對方抓住就是最好的結果!

他的目光都因為過度的焦急而赤紅,一根根毛全豎了起來。雙手掐訣,立刻調動百鬼夜行,然而……沒有反應。

“閻羅出行……群鬼退避!該死!!”恐懼如影隨形,盡頭他每一個賣空,隨著一聲怒吼,面前一片陰靈在他一爪下化為灰燼,而根本沒有李貞淑的影子。

到底在哪里!!

得得得……他的牙齒拼命顫抖起來,前途一片蒼茫,后方死神隨行,磅礴的陰氣就像驅趕羔羊的猛虎,恐懼的巨手死死拽著他的心臟。

第一次……在華國的土地上,第一次讓他感到了極端的恐懼。

相對于他的恐懼,半空中的軒轅劍主則是凝重無比的看著茂園工地的方向。

陰司出手了……百年以來,陰司第一次出手!畢竟,外國冥府已經欺負到了頭上,但……來的是誰?

作為三大最高戰力,他知道得比其他人多得多。畢竟護國神衛代代相傳,總有那么些記載。這一刻,他的思維不禁順著記憶想了下去。

是無數的陰兵?還是某一位閻羅?

不……應該是陰兵,閻羅對付一位府君,也太跌份了。但這么龐大的陰氣,到底來了多少陰兵?

又是一聲巨響,須佐童子利爪一掃,數十米陰靈瞬間蒸發,他渾身顫抖著,猛然揚天尖叫:“滾出來……滾出來!!”

轟!!劇烈波動的陰氣形成一圈漆黑的沖擊波。這聲如同哀嚎的尖叫響徹全場,足足十秒才擴散到遠方。

這不是憤怒。

而是恐懼的發泄。最后的瘋狂。

恐怖的不是已知【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】,而是未知。鋪天蓋地的陰器距離這里不過咫尺!那種名為恐懼的感覺,已經衍生到他每一個細胞。

就在他剛剛吼完這句的時候,世界忽然安靜了。

那是一種令人窒息的靜謐,仿佛神明降臨之時的大音希聲。安靜到……讓他脊背上稀疏的白色毛發根根樹立,安靜到……四面八方的陰靈幾乎趴在了地上,瑟瑟發抖。

他轉過了脖子,如同機械,甚至能聽到自己脖子咔咔的聲音。半空中,軒轅劍主死死盯著須佐童子的后方,呼吸都為之停滯。

來了……來了!

地府高級陰差駕到!

一人一鬼,此刻卻同樣感覺,頭皮都在發麻,身上的雞皮一層一層暴起,整個大腦都回蕩著一種無聲的尖叫。

一道火紅的裂縫,如同虛空的血痕,無聲無息出現在須佐童子后方。一片讓人近乎膜拜的陰氣,隨著裂縫的打開,轟然炸裂!

咚咚!沒有任何猶豫,須佐童子和軒轅劍主不約而同地雙膝一軟,半跪在地。

陰氣蔓延得不多,但是質卻高到前所未有!也就是這一絲陰氣,讓軒轅劍主瞠目結舌地看著那條裂縫,滿腦子都只有一個聲音。

“閻羅……這是閻羅!!竟然是閻羅!居然真的是閻羅!那位判官陰差……竟然能呼喚閻羅前來!他……他到底是誰!?”

“閻羅駕到!?”

“是哪一位閻羅?十殿?鬼王?!或者……其他沒有記載過的!”

“任何一位閻羅,都是生前人杰,死后鬼雄!能瞻仰他們的尊榮……此生足以自傲!”

他的心臟都快要跳出胸腔,明明隨著陰氣的鋪開,整個現場溫度急劇下降,然而,他卻感覺心頭無比火熱。

得得得……對比他的火熱,須佐童子剛剛平靜下去的牙關,又再一次瘋狂顫抖起來。

太可怕了……太恐怖了……

就像于黑夜孤寂的房間中,一只手輕輕撫摸上了自己的面頰。他感覺自己的陰氣都萎縮起來。

刷……下一秒,一道道漆黑的光芒群星墜落!轟轟轟落在須佐童子身邊。

這些光芒閃爍著,扭曲著,隨后化為一道道陰氣漂浮的朦朧身影。持槍披甲,已經將須佐童子齊齊圍在中央。一面面秦字大旗陰風飄揚,數千道聲音異口同聲地怒喝:“陰差拿人!閑雜退避!!”

咚!須佐童子終于雙腿一軟,調轉身跪到了地面。

隨著他的跪倒,赤紅裂縫中伸出兩只巨手,仿佛扯開火焰的幕布,一把撕開!

一片刷拉之聲,火焰海潮一般退開,露出里面錢紙漫天飄飛,鬼火四處飛舞的活地獄。

地獄之中,一位穿著宋代官服的瘦削男子,眼眶中閃耀著針尖大小的鬼火,正死死盯著他。

府君!

虛空中軒轅劍倒抽了一口涼氣,這位不知名的閻羅,竟然用府君開道。而且……這位府君距離閻羅恐怕也不遠,他能清晰感到,對方出現的時候,自己的真氣瘋狂波動。

那是本能的自我防御。

“這……就是地府真正的實力?”

“高階……陰差?”須佐童子全身都在顫抖,不是對手……對方強大得匪夷所思!自己絕非他的對手!

“沿海片區的府君大員?”

然而,對方根本沒有理他,而是轉向身后,畢恭畢敬地五體投地:“修羅道主,恭迎秦閻王!”

“閻王千秋無期!!”伴隨著所有陰兵的大喝,火海之中響起了咚的一聲巨響,踏碎漫天火星。

一只長著鱗片的爪子踩到了地面,看不清是何時出現的,似虛空中而出。緊接著,一只足足十米高的巨獸,老虎頭,頭生獨角,犬耳,龍身,金色的身體上布滿鱗片,緩緩從火焰中走出。

所過之處,鬼火退避,萬鬼臣服。

“這是……諦聽!!!”

須佐童子,軒轅劍主,全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,腦海中無數聲音在尖叫,他們近乎失去了本能的思考能力。緊接著同時低下了頭。

閻王出行,無人敢窺視。那不是真理,而是一種警告,四面八方咆哮的陰氣全都在警告他,偷窺者死!

這就是閻王威嚴!

但軒轅劍主的心情,卻無比激動。

陰司實力……遠非陽間可以想象!閻王親臨,是否等于告訴全國,地府準備重掌陰司?

如此恐怖的實力……平定陰陽最多兩三年!

這種想法,讓他激動得渾身都冒起了一層雞皮。拳頭都死死握緊。

這是……黎明的曙光啊……

根本沒有給一人一鬼多想的時間,下一秒,秦夜肅殺的聲音磨牙響起:“修羅道主。”

軒轅劍主和須佐童子脖子同時動了動,然后……齊齊低了下去。

無比想看看閻王真容,然而……不敢抬起,天威難測。

聽到主人的呼喚,修羅道主立刻以額觸地:“臣在。”

秦夜看死人一樣看向須佐童子,寒聲道:“無證入境,視為挑釁。濫殺陰靈,視為宣戰。”

須佐童子只感覺咽喉都在咔咔作響,恐懼,震驚,凝聚為一團逆血,死死卡在喉嚨。惶恐如同空氣,侵入了他每一寸皮膚,讓他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等待著最后的宣判。

秦夜深呼吸了一口,從牙縫中說道:“陰司律法,是何罪名?”

卡卡卡……須佐童子指甲都沒入了地面。

修羅道主恭敬回答:“犯我中華,雖遠必誅。辱我天威,雖難必報!”

“很好。”秦夜抬起手,猛然往下一壓:“殺!!”

今夜,我為華國地府正名!

“殺!!!”隨著他一聲令下,四面八方如數陰兵,宛若海嘯一樣沖了過來。最前方,是數千玄甲軍,黑色鐵甲如同黑夜巨人,長刀在地面拖出深深的溝壑,悍不畏死,一馬當先!

在他們身后,是鋪天蓋地的長槍,折射著月華。那驚天動地的喊殺聲讓大地都在顫動。須佐童子肌肉顫抖地看著這一切,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。

不行……不能被對方抓住!這一瞬間,恐懼竟然突破了臨界點,化為動力,一聲尖叫,爪子瞬間伸長數十米,如同長刀,直劈最前方的玄甲軍。

當!!聲震長空,所有玄甲軍同時停步,豎起長刀,利爪狠狠磕到了刀刃上,擦得火星亂閃。金鐵交鳴之中,最前方的玄甲軍眼中鬼火升騰,直接被這一抓擊退十幾米,撞在后方的槍兵身上,然而,卻擋住了府君一擊。

“滋!!”恐懼感每一秒鐘都在增強,一爪揮出,須佐童子看都不看,尖叫著往上沖去。然而就在他剛剛飛起的時候,四面八方,數不盡的弓箭帶著赤紅的光尾,直射他的身體。

業火神弩!

感覺到了這些利箭上業火的恐怖,須佐童子毫不猶豫地深吸一口氣,背后雙翼猛然張開,緊接著,無窮無盡的白羽電射而出,將所有利箭都攔截在外。而他本人根本不敢耽擱,急沖海岸而去。

逃……離開這里!

只有遠離這些恐怖的怪物,他才有一絲活下去的希望!

看著須佐童子飛空,秦夜沒有開口,只是淡淡看了修羅道主一眼。

修羅道主渾身一震,立刻心領神會地厲喝道:“大膽!!”

“閻王不開口,華國地府豈是你說來就來?說走就走!”

下一秒,他的胸口倏然破開,一個渾身漆黑的嬰兒,長著兩只赤紅的眼睛,渾身流淌著漆黑的尸水,猛然張大了嘴。

轟!!

這一刻,世界仿佛失去了聲音。

來勢洶洶的鬼火如同群龍匯海,齊齊沒入嬰兒口中,但是卻沒有了任何威力。而且……方圓千米之內,所有陰靈,器物……全部浮動起來,朝著嬰兒口中飛奔而去!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