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530章:閻王傳承(三)

第530章:閻王傳承(三)

這個月月票不給力啊~~各位,有月票的別藏著了,趕緊趕緊~~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秦夜深深看著徐陽逸,該說不愧是當過閻王的人嗎?心果然烏漆嘛黑的……竊以為自己和阿爾薩斯都夠黑了,比起這種坐過真正執政者位置的,還是有所不足啊……

然而,不得不說,這一招狠辣至極,卻效果炸裂!

因為自己壓制不住力量,名字出現在了陽間,很快,陽間就會知道,閻羅王名叫秦夜。如果這時候……自己和陽間談好,讓陽間去推廣。讓自己的真名,自己完整的祈禱方式,進入各大寺廟道觀,各大信徒之中。而自己開始人前顯圣,解決掉自己謀劃好的靈異**……

不用懷疑。

這種人人自危的大環境下,他的香火絕對會越來越鼎盛!

而且……更讓他眼紅的是,能順帶出產一只高階陰靈!

這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,不存在背叛的可能。

不過,陽間的活人們……就要嘗試一下夜不能寐的恐懼了……身為閻王,這么做總覺得好像有違道德操守啊……

徐陽逸平靜地品著茶,仿佛自己剛才從沒說過什么驚世駭俗的言論。許久才放下茶杯,對秦夜挑釁一樣抬了抬眉:“怎么?怕了?”

秦夜干咳一聲:“不是……你再勸勸我?好讓我有個心理建設?我好順著梯子爬下來?”

徐陽逸感覺嘴角有些抽筋。

“但這是最快增強實力的方法。”他嘆了口氣,緩緩道:“重病用猛藥,一旦陰司陰氣質量不足,別說府君,判官都百年難得一見。你還妄圖重現誅仙?別做夢了。”

他深深看著秦夜:“有所為,有所不為。只要控制好度,不會出現傷亡。而且,不僅僅是你,各國地府都在這么做。你以為他們的信仰為什么能保持這么好?你以為各宗教為什么為什么動不動就需要拿出一些無法解釋的東西,比如圣杯這些?”

“他們在尋找人前顯圣的合理方法。他們的死神在履行自己的職能!你還有什么好猶豫的?”

秦夜點了點頭:“具體方法?”

徐陽逸剛喝進去的茶差點沒噴出來:“你的心理建設呢?!”

“啊?建設完了啊。”秦夜莫名其妙地看著對方:“你剛才足足用了一百多個字勸告了我。這不……順路著……就建設完了嗎?”

秦夜理智地挪了挪屁股,他發現對方的目光總是有意無意地朝著劍上瞟去,仿佛在斟酌什么角度下手才能一勞永逸……

“你就沒一點心理負擔?”徐陽逸不死心地問道。

“大丈夫有所為,有所不為!”秦夜肅容:“這種事情怎能猶豫!為了整個華國地府的安危,為了陰陽的平衡!我責無旁貸!”

好想弄死他怎么破……第二任閻王垂下頭抿茶,心中殺意翻涌了五秒,才神色如常地說:“所謂神跡,是‘傳說’‘實物’和‘眼見’的結合。除了這一點,你還需要真正有神力的‘實物’和‘傳說’。比如基督教的圣杯,法柜……”

秦夜注視著對方的臉:“怎么我感覺你的心情有點奇怪?好像不太想和我說話的樣

子?”

“……難得你有自知之明……”徐陽逸仰頭望天,總覺的青蓮洞天的太陽是不是被自己做的灰暗了……之前還擔心對方太有底線,然而……自己的擔心略有些多余……

徐某人不想說話,秦夜卻托著腮幫思考起對方剛才的話來。

這是一盤大棋。

以百萬為基數的人類為棋子,自己為棋手,布下的大棋。

首先,需要一個完美的劇本。再則,必須對作為自己對手的“另一邊”陰靈精挑細選,再一一敲定要落實的城市,動員的鬼力。最后,在萬民恐懼之中,鑄造出一只強大的陰靈,將自己的名字推到千家萬戶,千觀萬寺。

這不僅僅是造神……還在造鬼……最后以鬼證神……證的還是自己這個一界之主……

看似簡單,要斟酌的東西實在太多了!

“你有做過嗎?”沉吟十幾分鐘后,他抬頭問道。

徐陽逸不想看他,甚至有種自己是不是選錯人的感覺。對方問了幾次之后,才悶聲道:“做過。”

“燕京的貓臉老太,深夜不見人的公交。就出自我的手筆,但是本王用不著這些,才起了個頭就興趣缺缺沒有做下去。”

算了……好歹是自己選的人,不要臉就不要臉吧……這不是好事嗎?塔納托斯,阿努比斯等貨色就從沒要過臉……國際陰司政治上,要臉是要吃虧的……自己南非的陰玉礦沒拿下來就是太要臉了……咦?這么一說起來,自己為什么還有些小期待?

或許……這貨以后可以在談判桌上,坑坑老奸巨猾的幾位老牌死神?

這么一想,心情再度明媚起來。他似笑非笑地看著秦夜:“說起來,要締造一位影響深遠,甚至堪比畫皮的厲鬼,然后以鬼證神。其中注意點多的是。你需要一個完整的智囊團。但現在地府從未有人接觸過這件事。能接觸的,一般都是閻王的真正心腹。”

“比如,你要設計它的來歷,傳說的來源,它在陽間留下的憑證——類似于那種數年沒有破獲的兇案。最好是社會上廣泛轟動的巨案——這種案情必產厲鬼,而且,絕對沒有下到地府。畢竟你陰司的路都沒打通。”

“在現代的信息速度下,巨案產生的陰靈能在網絡上迅速傳播。你還要操控好這個度。殺哪些人,留哪些人……林林總總,只有寫好劇本,才能完美導演。而且,你還要考慮陽間特別調查處的立場。這只厲鬼你給他拔高到什么地步?萬一引來最高戰力怎么做?怎么才能達到引起極高重視,又不會被殲滅?”

他笑了笑:“如果地府還沒出手,就被陽間滅了,這出戲劇就完全失敗。相信我,這樣的例子,在歷史上比比皆是。并非陰司導演好了,就會得到想要的結果。否則不會每個地府的著名陰靈典故都不算多,而且經典的少之又少。”

秦夜再次輕咳一聲:“鈴木光司?”

“誰?”徐陽逸沒反應過來,但直覺告訴他,前方有坑。

“那什么……電午夜兇鈴的編劇,你看他怎么樣……要不行的話,我推薦梁鴻華……得,看樣子你也不知道,山村老尸的編劇啊!外國的不行,華國的還有很多啊!劉孝偉咋樣?陰陽路的編劇?許月珍?見鬼的編劇?”

“你別不說話啊?你看,我們能從多角度打開對方的思維死角,甚至可以來個陰司一日游,或許還能煥發對方事業的第二春?咦?你拔劍干什么?你……住手!!”

刷!

話音未落,劍已經貼在了秦夜脖子上,根本看不到怎么出劍的。

徐陽逸深吸了好幾口氣,盡量控制住手不要抖,他有種感覺,對方繼續說下去……自己恐怕要尋找第四任閻王……

慫夜斜著眼睛看了一眼劍,心驚膽戰地舉起雙手,非常之自覺。

“或許我沒有表達得很清楚。”盡量讓自己保持微笑,徐陽逸冷笑道:“閻王職能,不可外泄。你一共有兩種職能,其一為‘度法’。其二為‘創神’。任何人參與到你的職能中來,除非是無心,否則……都會瓜分你的職能。”

“你懂這是什么意思嗎?意思就是,對方會沾染上神性,只要你點了這個頭!或許他們一時半會兒意識不到,但是意識到了,如果不是你絕對信得過的人,那么……我想你不會想知道結果!”

“明白了嗎!!”

“我懂……”說完這兩個字,劍鋒倏然消失。秦夜這才松了口氣,拍了拍胸口,幽遠地看了一眼對方。

什么人吶……

讓我做的也是你,不讓做的也是你……你就不能有點準數?

“具體的了解清楚了,就開始上課吧。”徐陽逸淡淡道:“從現在開始,我會把閻王該知道的都告訴你。包括陽間已知的幾個隱秘地點,和一些只有閻王才有資格知道的事。”

“第二天會抽查第一天的知識。如果忘記了……”

秦夜心驚膽戰地問:“會……怎么樣?”

轟!回答他的,是長劍沒入地里,只有劍柄露出來。

這個回答就很扎心了……

所以,秦夜乖巧地在島上住了下來。

時間一天一天過去。徐陽逸教育方式可謂相當粗暴,一言不合,打。當兩周過去以后,秦夜發現自己身上居然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。

三周以后……

秦夜推開門,咬牙切齒地走到了桃樹下,那里不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知何時多了一張床,是相當不合時宜的羅漢床……徐陽逸躺在上面,面前擺著豐盛的瓜果。懶洋洋地捻起一顆葡萄吃下去。眼睛卻在秦夜身上掃視,仿佛是打量著哪個部位下手更方便。

不過,秦夜長長舒了口氣。

因為,桃樹旁邊竟然多了一個身影。

阿爾薩斯。

“地府有了緊急公務對不對!”不等對方說話,他一步沖上去,握住阿爾薩斯的雙手,沉聲道:“有這種事情,你應該立刻告訴我!不要耽擱!快,我們馬上回去處理!”

阿爾薩斯斜著眼睛看他:“我是不是應該說您的直覺還真準……確實有份文件需要您敲定時間。是這樣,劉裕發來賀表和賀禮,同時,邀請您參加漢陽地府十月底開府大典。”

撲……話音未落,羅漢床上已經響起了一聲冷笑:“膽子還真大啊……”

秦夜小心試探:“不如……你順手替我……”

“這是留給你的。”徐陽逸淡淡道:“能用,用。不能用,殺。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