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61章:血祭

第61章:血祭

大廳之中,曹有道的無頭尸體晃了晃,緊接著,數不盡的陰氣從脖子里噴涌而出,幻化為一道道陰風的漩渦,帶著凄厲的慘叫,回蕩整個空間。

“阿阿阿阿阿阿……”這些陰氣化為足足五米大小的黑色氣旋,曹有道的無頭尸體盤旋其中,隨后……撕扯為一只只黑色的蝴蝶,再化為齏粉,消失空中。

與此同時,整個寶安市,數萬陰靈齊齊沉寂了。

寶安市第二大道,寬闊的馬路上,警車,軍車停成一排,足足數十米,前方數百名軍人排成四排梯隊。銅錢編織的繩子將他們保護其中,垂下飄飛的符?,而就在他們對面,足足兩三千陰靈,駕陰風而來,提著血紅的燈籠,形成洶涌的靈潮。

“呵……”“絲……”凄厲的嚎哭回蕩空中,好像大海掀起的浪頭,轟然朝著前方軍陣拍來。

“艸……”最前方的戰士死死咬了咬牙,令行禁止已經刻入骨髓,面對著在銅錢繩索內現出形體的陰靈海潮,內心不恐懼那是假的。然而,無人后退。

手臂筆直,腿有些微微顫抖,脊背挺直如松,隨著一聲“放!!”的怒喝,利箭破空,帶著燃燒的符?在靈潮中炸開道道烈焰。

但是……太多了。

滅殺了第一批,后面的陰靈不要命一樣尖叫著沖了上來,嘩啦啦啦……保護軍陣的銅錢繩子若被狂風吹拂,劇烈作響。數不盡的陰靈在前方堆積如山,眼看就要跨過這道禁區。

“該死……這些鬼東西根本殺不完!!”最中央的一輛軍車中,一位一杠三狠狠錘了錘方向盤,焦急地站了起來:“讓前面頂住!!無論如何都要頂住!其他地方已經到了至關重要的時刻!我們不能掉鏈子!!”

“連長!”身邊的勤務員焦急道:“我們的人已經倒下了三分之一!用什么頂啊!”

就在這輛車后方,路邊躺著一位位戰士。沒有任何傷口,只是臉色鐵青,渾身冰涼,毫無知覺。只有心臟還有微弱的跳動。

如同停尸。

邪祟入體,如果再讓他們戰斗下去,一小時內必死無疑。

“這是命令!”連長死死咬著牙,聲音無比鐵血:“哪怕用身體去擋,其他地方沒結束之前,我們決不能破這個口子!!”

話音未落,隨著一聲轟然巨響,前方的銅錢繩嘩啦一聲完全崩潰,散做滿天星。

時間仿佛在這一秒沉寂。

連長愣了愣,猛然看向戰線最前方,沒有結界保護,漫天陰靈萬鬼出籠,他深吸一口氣,用盡全力大喊:“頂……”

住字還沒出口。他忽然愣住了。

不只是他,前方所有戰士都愣住了。

他們已經雙手交疊在胸前,做出防御姿勢,然而仍然未退。但是,預料中那種冰冷的觸感并未出現。

“這是……”最前方,一位滿頭冷汗的年輕軍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的陰靈之潮,他已經能看到最近的一只陰靈,對方猙獰的面容,青白色的靈體。不過……卻全部靜止了。

上一秒沸騰如海,這一秒寂靜如石。

不只是第二大道,這一刻,寶安市人民公園,順城南北街,龍馬大道……一個個要沖,還有哪些閑散在普通民眾區域的陰靈,全都停滯了!

“他做到了……”市中心,監察使目光閃爍地看著漆黑的天幕,喃喃道:“這是坐頭龍已死,陰靈無主……”

轟!!

話音剛落,四面八方,就在這只兩千人的龐大軍陣周圍,已經形成磅礴云洞的陰靈,瘋了一樣朝著四散飄去。

萬鬼無首,四散而逃。

沙……所有能看到陰靈的修煉者,這一刻赫然發現……一處處,一片片,如血繁星一樣的燈籠,靜謐熄滅。

屬于陰間的氣息瘋狂退潮,只剩下陽間的萬家燈火。

如同月亮熄滅了光芒,似群星閉目,十分鐘內,整個寶安市所有血紅燈籠齊齊湮滅,緊接著……自動燃燒起來,那個漆黑的曹字,隨著數萬點火焰,徹底湮沒在夜空。

電視塔上,張成海和尼姑,梅老并肩而立,看著下方青白色的陰氣全市崩潰,撥云見日一樣露出城市的真容,全都松了一口氣。

“立刻……”張成海眼皮輕輕顫抖著,聲音沙啞:“下令所有軍隊……明天一早,每一根路燈上,都給我插滿國旗!!”

“我們要告訴所有敢于覬覦陽間的鬼物……這片土地,到底是誰在主宰!”

剛說完,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子走了過來,低聲在耳邊說道:“先生,上頭的命令下來了。”

“關于……寶安市日后要怎么做。是一號紅頭文件。茲事體大,市長,書記已經在等著您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寶安市的一切,秦夜都不知道了。

就在擊殺曹有道的瞬間,鬼差證再次飛出,一行紅字筆走龍蛇:“擊殺等同于拘魂級別怨靈一只,獲得功績200點。”

“現有功績200點,距離無常等級,還差功績1800點。”

秦夜絲毫不關心。

差吧差吧,反正本官沒打算再升級了。別說一千八,一萬八都是那個鳥樣。

他看著眼前的一寸小人,疑惑問道:“這是什么?”

“陰兵開刃。”阿爾薩斯回答道:“地府正式公務員的陰器全都是灌注過六方鬼王氣息的寶物。只要達到拘魂等級,有資格錄入陰司錄后,滴上持有者的鮮血,你灌注的六方鬼王氣息就會應召出現。”

“血祭?”

“可以這么說……”阿爾薩斯恨鐵不成鋼地開口:“用越多的血,能召喚出的鬼王氣息越濃郁……本宮真是萬萬沒想到啊……你居然只敢在自己手掌上劃一厘米的口子!簡直是貪生怕死到了極點!”

“你就沒想過如果召喚出的鬼王氣息無法擊殺曹有道,你會是什么下場?”

秦夜相當不愉快:“你懂什么,能不交閃現就絕不交閃現,我這是計算能力精確到秒的巔峰心算!我就問你,結果怎么樣?”

阿爾薩斯不說話了。

最憋氣的就是,曹有道怎么這么不經打?竟然讓她喪失了一個站在道德制高點教育這個廢材的機會!

居然無法反駁!

“這次算你運氣好……”阿爾薩斯磨牙道:“現在,把陰司錄拿出來吧。這個坑應該直通地府,曾經或許是陰陽相交的通道。陰司錄被地府崩潰的余波沖到了這里,這才讓曹有道有了茍且的機會。”

秦夜站在坑旁,伸出脖子看了看,小心翼翼的動作讓阿爾薩斯恨不得將他的狗頭摁進去。

“直通地府?”

阿爾薩斯從牙縫中說道:“是……華國有無數個類似的入口,大多都在人類幾乎無法發現的地方。否則你以為陰差行走陽間怎么出來?biu的一聲就跳出來了嗎?”

秦夜點了點頭。

然后……在阿爾薩斯幾乎崩潰的目光中,搬起周圍殘骸,妄圖將這個洞堵起來!

“你到底在做什么!!”阿爾薩斯覺得自己更年期到了,發火的次數隨著對秦夜的了解一天比一天多www.klhait.tw,此刻幾乎是尖叫:“陰司錄雖不是地府三大至寶,但卻握在第三殿閻羅宋帝王手中!鎮壓黑繩大地獄!距離至寶只差一線!沒有它,你最多自己升官,你根本無法給別人升官!!更無法組建自己的團隊!”

秦夜莫名其妙地看著阿爾薩斯:“我為什么要給別人升官?”

“我給你數數,我現在手握閻羅印,另外一切阻止本少茍活的異端都被燒死了,只要揣著閻羅印碎片安安穩穩茍下去……我能茍到世界末日!”

阿爾薩斯忽然沉默了。

“小阿?”數分鐘沒說話,秦夜擔心打擊太大,阿爾薩斯駕鶴西歸,不放心地問了一句。

“呵呵……原來你一直是這樣認為啊……”又過了一分鐘,阿爾薩斯冷笑的聲音才響起:“你仔細回想一下,以孟婆那種身負神職的陰司要員,拖在陽間這么久,到底為了什么?”

不等秦夜回答,她沉聲道:“如果僅僅是為了閻羅印碎片,本宮當初為什么拼命都要拿走王澤敏的靈魂?”

“小子……本宮不知道你是不想深入去考慮,還是已經考慮到了在躲避。但是……你躲不過去的……”

她聲音無比凝重:“閻羅印……三大先天至寶之首。黃泉就藏在閻羅印中,而黃泉……是整個地府的核心,一旦湊齊閻羅印,就等于……地府重新復蘇!”

“酆都鬼城會重開大門,地府秩序迎來重整!一切的一切,失去的陰司都因此而運轉!這相同于……創世!”

“夠了!!”秦夜猛然怒喝,聲音也冷了下來:“我不想聽。”

阿爾薩斯哈哈大笑:“躲……你又在躲?當然,這次我不怪你,因為閻羅印的職責實在太大,任何人,都會選擇要不要擔起這個擔子。但是,孟婆根本沒有給你躲的機會!”

“她在陽間拖得神魂都要散掉,為了找你玩收集游戲?”

“錯!她在找下一任閻羅王!誰集齊閻羅印,誰就能打開黃泉!重開地府之門!任命手下的閻羅府君判官無常!重現地府當日輝煌!讓陰陽再次回到平衡!!這是無上功德!”

“所以!本宮當日才瘋了一樣都要搶過王澤敏的靈魂!所以,孟婆才找到你!因為……你吃過太歲,你不會死!你等于有無限的時間去完成這個宏偉的任務!你是獨一無二的,最好的人選!”

“閉嘴!!”秦夜猛然抓起封魂球砸到墻上。

封魂球咕嚕嚕滾下來,阿爾薩斯看著胸口急劇起伏的秦夜,失笑道:“果然啊……你早就猜到了……本宮就說,你小子比猴子都精明,幾十年百煉成精,怎么想不到這一層?是當時我對你說閻羅印里藏著黃泉,你就猜到了吧?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