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我要做閻羅 > 第624章:重回寶安(二)

第624章:重回寶安(二)

一片璀璨的光幕前,一輛造型精致的馬車停在了那里。

光幕前站著數道人影,秦夜,商鞅,王成浩,權景浩。在他們身后,是舉著碩大“秦”字大旗的三百陰兵。

這些都是蓬丘之戰中活下來的老兵,更經歷了中元節大變。沒有一絲絲懈怠,每一個都站立得如同標槍一般。人數不多,卻偏偏給人一種壓抑到透不過氣來的感覺。

肅殺。

白色的文字在金光帷幕上緩緩流轉,足足有數千米之長,宛若隔斷天穹的銀河。

他們已經進入了“一沙一世界”的地府主城。

曾經在遠征蓬丘之時,他們踏出地府,地府就化為一點光芒飛速變小消散。出現在他們面前的,是巨大的陰司世界,是王獸。現在,他們重新站在了地府門前。

秦夜伸出手輕輕放在上面,光幕之后,就是久違的寶安。

一切開始的地方。

一步步從這里走出,王成浩,阿爾薩斯,織田信長……到現在權景浩,諦聽,修羅道主……這些人一個個站在自己身后,從曜變天目碗到武陽東征,再到華國第一個中元節……不知不覺,就是兩年過去。

也就是在這里,他殺掉了怒魊,還是在這里,數萬大軍出征,東征武陽……光幕隨著他的觸摸,綻放出無窮金光,如同絢爛的彩霞,最終,這扇光的通天之門,終于裂開了一條縫。

刷拉拉……邊陰氣海潮一樣翻涌出來,露出其中一片錦繡。

嗡嗡嗡……這一刻,蓬丘所有陰靈都感覺到了。天地之間,一線天開,象征著地獄與死亡的血紅光芒,從那條縫里射了進來。緊接著……一股熟悉又陌生的陰氣,如同火山爆發,轟然掃蕩整個寶安!

熟悉,是因為任何老鬼都在他的統治下,度過了最難熬的前一年。

陌生,是因為……對比起離開的時候,他已經強大到難以置信!

織田信長與古青正在秦園一期,同時抬起頭來,看向那道血紅的縫隙,陰氣如潮,瘋狂涌入。古青只感受了一下,渾身猛然一顫,難以置信地說道:“府君……府君?!”

“他……秦大人竟然是府君了?”

織田信長沒有開口,只是看著那條血紅天光的眼神里,充滿無盡向往。

織田信忠早就對他說過了,然而親眼看到,一年前還是判官的秦夜,如今以府君的身份君臨,還是感覺無比震撼。

“失陪。”他簡短地說完,立刻化為陰風消失,再出現時,已經到了鬼門關前。蘇冬雪早就站在那里,后方是兩百位審死官,工工整整。

在他們前方,還有一排陰兵。他們穿著黑色的甲胄,那是歸天蠱制作的鎧甲,手中抬著一根雪白的骨頭做的長號,足足三米。那是怒魊的骸骨制作的號角。

織田信長一抬手,頓時,蒼涼的號角聲響徹全城。

“嗚嗚嗚——!”

下一秒,所有陰兵,無論身處何地,此刻全部轉過身正對血紅的天光,半跪于地,齊聲吶喊:“恭迎閻王駕臨!吾王千秋無期!!”

期期期期……震耳欲聾的聲音回蕩寶安,緊接著,四面八方,整齊的號角聲海嘯一樣響起。一面面秦字大旗迎風飄蕩。

“他回來了……”一位老年陰靈,仿佛響起了當年秦夜在這里大殺四方的場景,立刻恭敬的躬身。

全城無數的地方,無數的陰靈,不知道多少,但凡經歷過秦夜

時期的,此刻全部躬身。而他們身邊的陰靈,無論見沒見過,也因為這莊重的儀式感,俯下了身子。

萬鬼朝拜!

嗡嗡嗡……天光越裂越開,最終,轟的一聲,紅與黑完美交融,百米寬的大道中央,一位穿著朱紅官服的身影矗立原地,身后,是數百陰兵。

現場足足有十幾萬陰靈,此刻卻鴉雀無聲,直到一個尖細而恢弘的聲音響起:“秦閻王駕到~~~”

無數陰靈想抬起頭,看看這位傳說中的秦閻王到底什么模樣,然而,沒有一個陰靈敢。

那恐怖的陰氣如同壓在他們身上的巨山,讓他們感覺……看一眼,也是罪。

隨著這一句話落下,秦夜終于抬腿走了進去。

小小的寶安,熟悉的鬼門關……他的腳步不徐不疾,將一年的變化盡收眼底。

森林沒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棟高樓廣廈。那些他們落下無數腳印的地方,和古青商談怎么建設的地方,如今都成為了現實。

滄海變桑田,荒漠變綠洲,卻僅僅只有一年。

自己……還算稱職……

荒謬的,這個想法忽然升起。他的臉上終于綻放了一抹微笑,然而,就在他踏入新地府的剎那,忽然間,一片地動山搖。

“嗯?”織田信長愕然看著四周,敵襲?

不……不是……這是……

●147小說app下載地址xbzs.cc●他的目光,從驚訝到震撼,從震撼到難以置信。因為就在眼睛中,整個地府……四面八方陰氣飛快消散!

仿佛……一個全新的世界正在構筑!

這種情況,他經歷過!

“這是……地府在擴張?!地府第二次擴張?!”

他知道,不代表所有人知道。

一位位陰靈瞠目結舌地抬起頭來,看著平日的“邊界”正在瘋狂退后,露出一塊塊土地,甚至……他們看到了山巒!還有巨大的湖泊!還有根本沒有見過的,開滿七色花的樹林!

還有,還有!

還有漫山遍野,無盡的彼岸花!

還有山丘之上,一張張長著美女面容的,臉盆大的花朵!

還有太多自己想都沒想過的美景!只屬于地獄的美景!

“我的天……”一位陰靈呆若木雞地看著周圍:“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地府……在變大?”“不只是變大,還在變高!這到底怎么了?”“擴張……又一次擴張了!這次會出現什么?”

開始,還是低聲私語,但不到十秒,全城沸騰!

不只是他們,陰兵都呆住了,審死官也呆了。他們絕對沒有想到,閻王回歸的第一時間,帶來的是這種大禮!

秦夜也呆住了。

就在他面前,陰司錄不知何時飛了出來,無數功績,信仰,潮水一樣往外蔓延,以前他根本推不動的黑霧,此刻卻像遇到了什么洪水猛獸,瘋狂后退!

轟!!

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,四面八方黑霧轟然消散。而當日他們曾經看到過的巨大山谷再次出現在眼前。狂暴的陰風吹得地府所有陰靈幾乎站都站不穩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這片世界才重新歸于平靜。

陰司錄書頁飛快翻動著,重新合攏,飛入了秦夜胸膛。

“阿爾薩斯說過,地府有本能防御,當時,我判官還沒有正位,就離開了寶安……”秦夜感覺自己手指都有點

微微顫抖:“這是……地府感覺自己不需要防御了?可以向已經大變的陰司生態圈露出文明的獠牙了?所以……在本王回來的一刻,第二次擴張?”

他現在是府君官位。

但不是正位府君。

所謂正位,是需要手里掌握了實際等同于官位的陽間土地。比如,陽間一個市被他掃平,就是正位無常。如果一個省被他掃平,就是正位判官。

他雖然不是正位府君,卻是正位判官!因為……東山省已經沒有一合之將!最大的武裝集團孔末已經被掃平!

但是,他卻忘了,自己的晉升,是會關聯到寶安地府的!

“寶安和蓬丘,現在相當于燕京和東海……我的正位,還關系著寶安地府的擴張!這……”他喃喃地說著,看向了外面。

這……等于瞬間打通一個省的道路!

如果按照他正位判官來算現在地府的面積,地府……現在有一個省的面積!

也就是說,他這位一年前的“鎮長”,如今……確實手握兩大省份!而且是實際的面積!

華國34個省,其中兩個已經完全歸位!

他忽然有點明白……為什么第二任閻王說,寶安是地府的核心了……

閻羅印碎片所開啟的地方,硬生生將自己統一全國的目標,縮短了一半的時間!它的擴張,不是像東山那樣,還要自己殺出通道。而是一旦擴張,全省盡在眼下!想去哪就去哪!

這就是神器之威!

就在此刻,山谷之上,忽然響起了一聲劇烈的轟鳴。緊接著,一個龐然大物從山谷中抬起頭,八只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。

“是你啊……”秦夜笑了笑,身形驟然消失。

不過短短一年,卻仿佛過去了很久,他都差點沒想起,當初初出茅廬的陰兵大軍是何等狼狽。

首先,遇到的是這片山谷的王獸——鬼蜘蛛。然后,再遇到了天災。

如今,對方竟然還在這里?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鬼蜘蛛異常小心地打量著周圍。

就在剛才,它感覺到了,一種仿佛規則的東西在消散。緊接著……它看到了一座不小的城市突兀出現。

城里沒有太危險的氣息,反而……有相當美妙的味道。它的八只眼睛都掃了過去。然而就在此刻,山谷頂上,忽然陰風凝聚,一位穿著朱紅長袍的陰差忽然出現。

這一瞬間,鬼蜘蛛如墜冰窖。

在它眼里,它看到了翻涌的鬼火,看到了咆哮的地獄。看到了……一望無盡的荒野白骨!

逃!

立刻逃開這里!這個陰差……是怪物!

明明感覺不到陰氣,卻讓自己八只爪子都在發涼。然而,太過龐大的軀體阻礙了它的行動,幾乎是本能,它抱著頭趴到了網上,渾身瑟瑟發抖。

這股陰氣很熟悉,仿佛一年前才見過……是自己感覺錯了吧……這種可怕的惡鬼,見過一次他絕不會忘記!如果對方一年前出現在這里過,它早就離開了!

哪怕是和其他王獸爭奪地盤,也比這里安全得多!

秦夜微笑著看著當年讓自己畏懼不已的王獸,忽然笑道:“多日不見。”

話音未落,反手一拍。

轟!!

陰氣排山倒海,仿佛天際傾覆。

“甚是想念。”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