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次元 > 囚婚蜜愛:霍總又吃醋了 > 第五百零六章 是個真男人

第五百零六章 是個真男人

“……”景容表示,boss撒狗糧已經到達了一定的境界,眼前這劍拔弩張他都氣的想把付倩倩打一頓了,霍霖紓居然還能淡定的和夫人談情說愛。

嗨,果然是單身狗永遠不懂的感受。

“付小姐,你們訂婚的費用我會全額退還【147小說】給你們!麻煩你們現在出去,不然我就要采取強行措施了。眼前這位就是瑞延集團的總裁,霍總。”

酒店經理實在是忍不住了,生怕付倩倩在多說一句,霍霖紓把這酒店給掀了!

其他人全部愕然,居然真的是傳說中的霍霖紓!

他們居然見到了真人!

哦不!看著眼前他怒氣沖天的臉,有些人恨不得腳上長了火箭立刻從這里離開!

“這……既然清場咱們就走吧……”

“走吧走吧……”

人們紛紛退場,幾分鐘的時間就走了一個差不多。

只剩下了雙方的父母以及一對新人。

付倩倩的父母面如死灰,他們是怎么也沒想到,對方居然這么大的來頭!

“霍……霍總,小女有眼不識泰山……”

“不敢當。”霍霖紓淡漠的吐出三個字,他在付倩倩那囂張至極的時候就已經給付家定了死罪,這會兒他們說什么都不管用了。

何家的人是一臉菜色,誰想到娶個媳婦這么高興的事情,居然惹了禍端!

“霍先生,倩倩她心直口快,剛才無意之間冒犯了您,請你不要生氣!”何彬是個真男人,都這個時候了,還沒忘了給付倩倩說好話。

霍霖紓的目光掃過何彬,眼睛里閃過一抹贊賞,但卻并不動容,“趁著我還沒有遷怒于你,和付家撇清關系。”

何家夫婦一聽這話,根本顧不得付家在場,伸手捂住何彬的嘴,扯著他就往外走。

付倩倩父親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他接起只聽對方說了一句,臉色立刻就變了:“什么!崩盤!”

他手里的手機掉落在地上,嘴里呢喃著:“完了,付家完了!”

付家三口面如死灰。

此時付倩倩看霍霖紓,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傾慕,不屑,取而代之的是恐懼,他就像那真正主宰一切的掌控者。

短短幾分鐘之內,居然讓付家不復存在!

而這一切,居然完全是因為席姻!

付倩倩看著窩在霍霖紓懷里的席姻,她低著頭漫不經心的把玩著霍霖紓的大手,仿佛眼前的一切和她無關,可她明明是觸發一切的源頭!

“景容,送辛小姐回去。”霍霖紓扔給景容一句話,攬著席姻就離開了酒店。

一直到了上車,席姻都很安靜。

霍霖紓倒是好奇,像付倩倩他們這種小角色,根本用不著自己出手,往常爪子很犀利的席姻,今日怎么這么安靜了?

難不成,是遇上付倩倩這樣的潑婦,害怕了?

霍霖紓覺得不行,他得開導開導席姻,“下次在遇到這種事情,不用留情,直接反擊,千萬不要受了委屈,你捅了多大的婁子,都有我呢。”

席姻的心里暖暖的,笑瞇瞇的看著霍霖紓,“你放心,只要是我親自能捅的婁子我都不會麻煩你的。”

“……”霍霖紓仔細品讀一下她的話,又覺得不對?

“什么叫你親自能捅的婁子?”

“就是我能出手的我就自己出手,像今天這種我不能出手的,才麻煩你。”

霍霖紓還是沒懂席姻的意思,“為什么今天這婁子,你不能出手?”

“俗話說得好,寧拆一座廟不破一樁親!這事兒太缺德,我可不能干。”席姻說的頭頭是道,她剛才是有些不忍心的,把人家的訂婚宴給攪了?

罪過罪過,多不好呀!

萬一真的有鬼神之說,那她估計會損陰德不?

“……”霍霖紓感覺一嗓子眼的話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,她是不想作惡,所以讓自己作惡?

這媳婦不是親的。

霍霖紓眨了眨眼,消化了一下席姻的不厚道,臉色木然。

“缺德事兒我干?”霍霖紓實在又按捺不住沸騰的心,忍著把她扛過來揍一頓的沖動,等她給自己一個解釋。

席姻剛覺得自己太聰明,突然身子就一僵,扭頭看著霍霖紓,她剛才說了啥?

席姻瞅瞅霍霖紓,他臉色臭臭的,席姻似乎都聞到了一股臭味。

“不是,你瞧呀,那何彬和付倩倩明顯不是一段好姻緣。何彬是個好男人!付倩倩那囂張跋扈的性格,根本配不上他!所以你這也不算破了姻緣,你這是干了好事兒,救了何彬!”

霍霖紓的臉色又冷了一層,“好男人?”

“是呀,你看他跟你說話的時候多有禮貌,是個君子!你在看你把付家端了,何彬他還給付家求情呢,也不怕惹禍上身,是個真男人!”

席姻猛點頭,拼了命的想證明給霍霖紓看,你干的那些事兒不算壞事,雖然破了一樁親,但這親不是好親!

霍霖紓卻揚唇冷笑了一聲,君子,真男人!

他有些后悔沒把何家給端了!

她在自己面前稱贊何彬是個君子,真男人!

在心里誹謗了幾遍,霍霖紓最終還是窩著一肚子火,開車回家。

席姻覺得自己解釋的夠清楚的了,怎么霍霖紓還生氣呢?

簡直太小氣吧啦了!

回到家里,霍霖紓一頭扎進了書房去工作,席姻就像一個辦錯事的孩子,心里只打鼓。

剛巧辛凌給她發信息,她趕緊向辛凌求助,自己犯了錯,咋整?

‘席姻,你這錯犯大了,我幫不了你。’辛凌迅速的給席姻回過來一條信息。

席姻一愣,給她回過去:‘能多大?什么損陰德之類的,純屬扯淡!那都是子虛烏有的東西,能信嗎?’

抱著手機給席姻回信息的辛凌扶額,感情這個女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兒呢?

‘席姻,你的情商配不上霍霖紓呀!’

“……”席姻無語的看著辛凌發過來的東西,到底啥意思呀?

‘霍霖紓生氣哪里是因為那件事,分明是因為你夸贊何彬是個君子,真男人呀!’

辛凌及時又給席姻解釋了一下,替霍霖紓心累,遇上這樣一個女人,他還愛到骨子里,真是苦了他。yyls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