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說 > 都市 > 權少,一吻成癮 > 第一百一十六章:脅迫認可

第一百一十六章:脅迫認可

“你外公的壽宴,在哪里?”安以夏問。

“不遠,不過五百米的距離。”湛胤釩朝左前方的海岸線指了指:“在那個方向,只有自家人。”

“一個外人都沒有嗎?”安以夏又問。

“不多。”湛胤釩道:“老爺子就是不愿意麻煩,所以才早早以修養的名義來了這邊。提前就安排好,不會人山人海,放心。”

“我并不怕人多,人多了才沒人注意到我。”

安以夏心底愁得不行,人越少,給她的關注就變得越大,她不想被人關注,她的身份實在尷尬。

“有我在,你別擔心。”湛胤釩一直在安慰:“只是一個簡單家庭聚會,今天帶你去,是最合適的時間。以后也難遇到人到這么齊的時候。”

安以夏輕咬唇,隨后點點頭。

她已經來這里了,當然得聽他安排。

“我們只需要今天中午出現一下就好,是不是?”安以夏輕聲問。

“理論上是這樣。”

這回答,安以夏忍不住的看他,“什么意思?”

安以夏扭頭,又被湛胤釩轉了回去。

“別怕,我一直都在。”湛胤釩低聲道:“我在身邊,有什么好怕?”

他溫熱的語氣吐在她耳邊,弄得她耳蝸癢癢的,她忍不住自己蹭了蹭。

“我是擔心,我應付不來,給你丟臉,也怕他們不愿意見到我,讓你為難。畢竟是你外公的壽辰啊,我這個時候出現,有點故意讓老人家上火,我擔心……”

“別想太多,一切有我。”湛胤釩拍拍她肩膀,斬釘截鐵的打斷她的話。

安以夏沉默,他不能時刻都在她身邊,不在她身邊,她該怎么面對陌生的環境和本就對她有敵意的他的家人?

算了,不想了。

大好的日子,應該不至于怎么為難她,湛胤釩還在場,至少明面上不會為難她。

湛胤釩擁著安以夏,輕聲道:“我知道你害怕二先生,放心,待會兒我們就去見他。”

安以夏微微皺眉,看著他的臉。

她沒有話語權,咽下所有擔憂,跟著他走。

湛胤釩給安以夏準備的禮服更偏向日常服裝,帶著休閑風的小禮服。看著已經收拾好的安以夏,湛胤釩站在她身后默默的欣賞,心底感慨:年輕真是好,隨意收拾,就能美麗動人。

湛胤釩上前,摟著安以夏下樓,直奔姜二先生的別墅。

安以夏問:“這片度假別墅都被你們包了嗎?”

湛胤釩前后掃了眼:“數年前,我來過這里,那時候海邊還沒有椰林,這邊更沒有別墅,內陸很遠的地方才零星幾座房子,很遠的地方有個小漁村。”

安以夏認真聽著,以為他會說出什么重點,可他說到這不說了。

她等了很久,下意識問:“然后呢?”

湛胤釩垂眼,忍不住笑出聲。

“然后你覺得我會如何?”

安以夏愣了,這話什么意思?

“我怎么知道你會如何?”安以夏滿臉奇怪。

湛胤釩道:“你猜猜看,接下來我會如何。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安以夏沉默片刻后,再說:“你覺得這里風景宜人,是個投資的好地方?”

“聰明,銀灘這里是我投資的第一個旅游項目,這一片私人度假別墅,都是我個人的資產。”湛胤釩道。

但為了討老人歡心,這片聯體別墅的中心別墅,已經贈給了老爺子。

安以夏眼睛瞪了溜圓,當然她瞪圓的眼睛看的地面,震驚無比。

“是不是你們商人看到任何人、事,腦子里想的是不是都是商機?你們從來沒有不帶利益評估的單純去看待一件事和物吧?”

面對安以夏這話,湛胤釩不置可否,但沉默片刻后,他說:“看到你,一切都變得單純直接。”

安以夏話結,多次欲言又止。

姜二先生別墅外等著的是他的司機老張,這老張算得上是二先生的半個私人管家,一人手上抓著不少的權利。

老張見著湛胤釩,立馬上前問好:“喲,大少爺來了,快請進,二先生還在準備。大少爺是打算現在就去老太爺那邊嗎?”

湛胤釩微微擰眉,看向老張,打底是不悅此人的多話。

半句都沒回,拉著安以夏進了二先生的居室。

姜二先生聽見外面的聲音,快步走了出來。

“喲,瞧瞧咱們的大少爺多孝順,這個點兒就準備過去了……”

迎出來才看到湛胤釩拉著的女人,看清楚那張臉,姜二先生后面話都給丟了,臉色瞬間就黑了下去,直直站在原地,鼻端噴著怒氣。

“大少爺帶這個女人出現在,是要做什么?”

湛胤釩笑容和善,大底在兩位舅父面前和姜家人面前就沒有這么和善過。

“舅舅,今天是外公的壽辰,是特別的日子,所以我才帶她來這里。您是長輩,晚輩帶著另一半來拜見您,這是禮數。我清楚這丫頭曾經跟您的過節,但請舅舅看在外甥我的面子上,別再與她為難。日后都是一家人,她會與我一同敬重您。”

姜二先生臉色依舊很難看,“大少爺這話,過腦子沒有?”

湛胤釩面色帶笑:“自然是深思熟慮過的,曾經外公就已經金口斷言,我們與安家的恩怨結束。既然我們與安家再無關系,那這丫頭也不該再受我們的為難。”

“誰還在為難她?沒有人為難她。”姜二先生語氣冷硬,“但我們不再為難安家的人,老爺子也沒有同意你就要這個女人,我們與安家畢竟有過似海深仇,怎么能說算就算了?大少爺,你可別忘了,害死你父母的殺人兇手是誰!”

湛胤釩面色冷靜又嚴肅:“二舅,上一輩的恩怨,我希望不要延續到小輩。我要定這丫頭了,今天是帶她來給您磕個頭,見個禮。二舅,還望您成全我們,祝福我們。”

“你喜歡誰不好,選了她是在打整個家族的臉,你把你死不瞑目的父母放在什么位置?”二先生怒問。

湛胤釩反問:“舅舅又怎知我父母還未瞑目?”

“你!”

湛胤釩快速接話:“舅舅,我是帶著誠意來向你拜禮,希望您能祝福晚輩。如您所說,我也到了改結婚成家的年紀,今天我把她帶來,就已經說明了我的決心。”

湛胤釩說著就跪在二先生面前,拉了一下安以夏:“請二舅成全。”

安以夏怕死了二先生,從進門到此刻都沒敢抬眼,怯弱的躲在湛胤釩身后。

湛胤釩這一拉,她才被動的跪在二先生面前,聲音細小的重復湛胤釩的話:“求、二先生成全。”

湛胤釩側目看她,低聲叮囑:“寶貝,應該改口叫二舅了,你改口后,會得到舅舅的厚禮。”俗稱改口費。

安以夏微微側目掃了他眼,但并沒有對上他的眼神,很快又埋低了頭。

“二舅,請您成全我們。”

湛胤釩為了她,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,那她就可以再努力往前一步,配合他。

姜二先生騎虎難下,進退兩難。

姜家幾個老東西如今也只能倚老賣老、仗著這身份說幾句話。

成事只能靠湛胤釩,老頭子和大哥不服輸,【147小說 更新快】但他姜二是看得清清楚楚的,想要日子舒坦,這羽翼已豐的大外甥就不能得罪。

但姜二先生也清楚湛胤釩帶著這女人來找他的原因,因為他不會反對,這臭小子就是逐個擊破,取得他的認可后,在老爺子面前才更好說話。

“大少爺,你這是在為難我,你明知道家里長輩不會同意你們。你說說看,你今天把安家這丫頭領出去了,大家會怎么說你?”

湛胤釩語氣堅定道:“我清楚,我只在乎親近的長輩的態度,其他人如何評說,我不介意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姜二先生黑著臉,家里就他是軟柿子啊,什么事兒他這都是第一關。

“行了行了,都別跪著了,成什么樣子?趕緊起來。”

湛胤釩痛快的起身,安以夏抬眼望著他,這就起來了?

湛胤釩笑道:“二舅已經認可我們了,起來了,別跪著了地上涼。”

安以夏嘴角歪了歪,偷偷掃了眼二先生,還是怕得很,下一秒趕緊躲在湛胤釩身后。

湛胤釩對二先生鞠躬:“多謝舅舅成全。日后二舅若有需要,盡管提,外甥一定唯舅舅馬首是瞻。”

姜二先生心底冷哼,他要信了這話,就怪了。

這臭小子,現在做什么不是老謀深算?

湛胤釩鞠躬,安以夏也跟著鞠躬。

湛胤釩厚臉皮道:“二舅,禮物,紅包。”

二先生吃癟的臉極其難看,“什么玩意?”

“規矩呀。”

“哪來的規矩?”

湛胤釩朗聲大笑:“習俗,江城的習俗您忘了?小輩的改口費是不能免得。”

姜二先生一臉的土色,這剛說的有任何需要找這臭小子的話,他就知道不可信。這才過去有沒有一分鐘?伸手找他要東西了!

“老張!”姜二先生喊了聲。

老張快步跑了進來,站在姜二先生面前,聽了吩咐,去收藏室取了個玉玨出來。

東西遞給姜二先生,姜二先生反復的撫摸,看得出來對那物件兒的喜愛。

“丫頭,我對你雖不曾有過善意,但你命不該絕,又跟我這大外甥有這樣的緣分,以前的事都一筆勾銷了,你心里也莫記怪舅舅。今日你收了這個物件,就跟舅舅是一家人了,也就是湛家的媳婦,姜家的外甥媳婦。”

安以夏不敢抬眼,一直埋低著頭在。

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